2010年12月13日 星期一

二代健保 別讓人看破行政團隊手腳

吳敦義政績250

〔中國時報 社論2010.12.13摘要〕   「二代健保修法議案」在立法院闖關失敗,執政黨籍立委陣前倒戈,對法案提出若干批評。這些民意代表有選票壓力,深怕此案後座力影響到明年選舉,故其陣前倒戈可以理解。

然而衛生署在立院受挫後,財政部也跳出來對修法草案指東道西,說新法窒礙難行云云,那就有悖行政倫理了。

    財政部對外表達了兩項反對意見,其一是諸如執行業務所得等非薪資所得不穩定,其前一年所得額財政部要到次年四月以後才能掌握,故若健保新法民國一百年元月上路,保費至少要到五月才能開徵,形成保費收入與支出之時間落差

若要避免此時間差,則只能取用兩年前(民國九十八年)的所得資料,但這樣又可能因個人工作轉換等變動因素,而喪失量能計費的意義。財政部另一項意見,則是明指健保局沒有足夠人力去認定家戶所得。

如果這些事會形成二代健保推動的困難,財政部也早該心知肚明。其次,健保局人力不足、可能無法準確掌握家戶所得,也不是什麼新聞。但為什麼這些邊邊角角的執行困難,財政部長不在行政院內部會議時提出,卻要到立法院觸礁時一股腦的搬出來?

執行業務所得資料掌握時效的問題,並非台灣所獨有;為什麼別的國家健保費繳收沒有這個問題,唯獨台灣有此問題?為什麼他國的財政單位可以處理,而台灣的內閣團隊卻在彼此扯後腿?

    放在大一點的框架下看,其實現在二代健保修法所面對的困境,原本就是財政部的責任多、衛生署的責任少。二代健保法案之所以在推出時受到台灣民眾的高比例支持,就在於其「公平」訴求

一代健保除了個人與家戶納保的爭議外,其最受人詬病之處,就是保費費基只與薪資有關,而不納入資本利得等其他所得種類。

衛生署所提的二代健保案雖然納入執行業務所得,但還是無法涵納與富人相關性最高的資本利得,也還是達不成增加富人健保繳納的目的。這樣的健保改革,在公平面並沒有太大的進展。

但究其根本,還不是因為財政部無論如何就是不碰資本利得的課稅問題?實現社會公平當然是財政部的職掌!

    我們要提醒馬總統,最近兩三年台灣人民對於貧富差距的惡化、都會豪宅價格的飆漲、財政當局拚命為富人降稅、國家建設與社福支出幾乎全由受薪階級負擔,都已經感到難以容忍

九成多的薪水階級收入,僅占所有國民所得的六成,但卻要負擔絕大多數的政府財政,這種普遍的相對剝奪感,不但是社會怨憤的催化劑,也是此次執政黨選舉得票率下跌的主因。

    行政院對最關鍵、最能影響所得重分配的稅制結構不敢聞問,放任財政部的無所作為,卻期待衛生署做所謂公平保費的健保改革。

這樣子捨本逐末的做法,一則無法挽回選票、二則沒有觸及社會公平的問題核心,三則也縱容財政主管單位冷眼旁觀、伺機放箭的墮落。

謀定而後動〔工商時報2010.12.13摘要〕以二代健保的重要性而言,關係到每個國民的健康醫療照護,執政當局理當像當初推動ECFA一樣,府、院、黨齊心把它規劃完整,並且主動說清楚、講明白。

關乎全民的大事,值得以鋪天蓋地的宣導、不憚其煩的介紹,讓民眾知道:究竟二代健保比一代健保好在那裡?更公平?更省錢?更好的醫療照護?更有效地控制藥費黑洞?這些都是民眾想要的,二代健保能做到多少?

然而號稱規劃十年的二代健保,直到執政黨在國會甲級動員時,立委諸公們沒有人瞭解二代健保的費率如何計算?影響層面有多大?衛生署長楊志良在立法院,只是泛泛提出健保費率與綜所稅家戶總所得連結的概念。

因為「綜所稅」約有七成五是由受薪階級負擔,真正高所得的人未必依照其所得繳較高的所得稅,甚至善用各種租稅減免,「依法」不必繳稅,最多只負擔「最低稅負」。

假如六成民眾健保費的下降屬實,而健保費又依附在「綜所稅」的架構下,那麼增加健保負擔的民眾是否就是受薪階級呢?

在民主社會裡,執政當局要推出任何改革或新政,主管部門有義務用盡各種傳播工具向民眾說清楚,而不是民眾有義務上政府的特定網站去看明白;應該是政府主動向民眾溝通,取得民眾的認同,而不是民眾要費心費力去「揣摩上意」。楊署長的想法,還停留在威權時代。

    在社會各界的聲討氛圍下,行政院長吳敦義裁示費率計算基礎回到第一代健保的六類14目,這些困難,在規劃之初就應當發現,怎麼在十年規劃中都沒注意,而有賴吳揆的「英明」才能切中要害?

    總而言之,此次二代健保費率計算基礎的反反覆覆,顯示主政者在事前規劃與即時溝通,都沒有「謀定而後動」。由此也可以看出,推動政事之首要,不在乎時間之長久,而在於計畫之周密與對社會大眾溝通之用心

    政策不透明 二代健保難扶【摘要12.13.2010聯合報陳招池/國小校長】以我是一個天天翻遍報紙新聞的人來說,很少看到二代健保的進度和內容,無法認知二代健保與我何干?

偶爾聽到二代健保的名詞,也只揣測是為彌補財務黑洞,若想花時間去了解,又很難理解專家的語言和繁瑣的統計資料,何況多數為生活奔波的市井小民?

在民主國家裡,任何重大政策修改,都必須透明,才能使上情下達或下情上達,取得共識。只要對多數人有保障,相信民眾不會為了個人私利而否定共存共榮的團體。

政府要做的事情並不難,可利用各種管道舉辦公聽會,如編列預算補助學校親職教育,里民大會等活動幫忙說明。

參考資料:

二代健保難解醫療黑箱

二代健保 違背公平原則

二代健保 世紀大騙局

二代健保納虛擬所得

父子該誰騎驢?

如何跳脫父子騎驢的困境?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