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25日 星期六

7成5上補習班師大:國中補越多 考越差

吳清基政績74

〔葉芷妘/中國時報2010.12.25摘要〕   國中生升學壓力大,近十年來,國中生補習率仍然高達七成五,但補習越多成績越好嗎?

台灣師範大學心理與教育測驗發展研究中心昨天表示,今年最新調查顯示,補習越多,基測成績不一定會比較好,全學科都補習學生,學習效果反而比較差

        分析國中生不同基測PR值考生補習天數中顯示,PR九十以上的學生平均補習兩天的人數比例最多。相反的,PR四十到七九的考生約三成都是補習五天以上,PR四十以下的考生也有將近兩成是補習五天以上。

    心測中心副主任曾芬蘭表示,國中生補習要針對不懂的科目做加強,不是補越多就越好,隨著補習天數越來越高,成績越來越低,全學科都補習,得到的效果反而較差

    考生平均念書時間分析顯示,PR九五以上考生,最會利用假日安排時間進行有效學習。

霸凌只是冰山一角 〔李丁讚 中國時報2010.12.25 摘要〕   八德國中的霸凌事件,有學生嗆聲要開槍打老師。但經仔細查明後發現,這位嗆聲的學生,過去曾自動為學校撿垃圾一年,努力做個「有用」的人,來贏得老師和同學們的認同。

目前他正在工地跟父親扛沙堆磚塊,幫忙補貼家用。但幾個月前,過去很支持他的教務主任退休,讓他覺得全校再沒有人接受他、理解他,於是跟幫派越走越近,才會有衝進辦公室揚言射殺老師一事。

    霸凌,只是冰山一角而已。目前中小學更普遍的問題,其實是歧視。很多不是主流教育體制下的「好學生」,往往受到同學、甚至部分老師的歧視、排除。

這種情形在過去不是沒有,但在全球化之後,社會財富兩極化,造成嚴重的社會排除,包括失業、貧窮和貧富懸殊,使得邊緣與底層的人口遽增,校園排除與歧視的問題也白熱化。

再加上單親、隔代教養、社群解組的問題,這些學童更顯孤單、無助,與學校的距離越來越遠,幫派、霸凌只是「排除」的自然延伸。

    排除與歧視,雖有其經濟原因,但學校文化太單元,太重視課業成績,以致於忽略其他不同的才華與能力,讓很多「壞學生」因此無法受到肯定與認同,更是歧視的重要原因。

如何把教育的多元目標找回來,讓每個學生特殊的才華與能力可以被看見?是建立學生自尊與自信的開始。在一個真正多元的校園裡,每個人都可以找到自己的利基與認同,排除與歧視會降低許多。

    可是,目前的校園文化,除了課業成績之外,其他各種能力都不被重視,縱使音樂、美術、體育這些部定的正式課程,也沒有受到實質肯定,更不要說那些沒有正式列入課程的領域,如勞動、技術、表演、社會服務、野外求生、身體體驗等,

或是那些不是那麼閃亮的德行,如勇氣、坦率、氣魄、直爽等,有太多的才華或能力,都不是學校定義中的學習項目。

老師們如何在正式課程或主流文化之外,細心去觀察學生的能力與興趣,並創造多元的學習空間與價值,讓同學能認識並重視彼此的特色,是從排除得以轉為接納的關鍵。

    學校應該創造更多可以相互交流的學習空間,降低彼此的隔閡、陌生與不信任。老師如何更民主地對待學生,讓每個學生都有平等的發言權,都能夠參與到班級的討論和運作,是建立班級認同和同儕關係最重要元素。

平等、民主、參與不是口號,而是生活實踐。只要在具體的實踐裡,這些價值就會慢慢變成生活的一部分。

    「集體實作」也是創造多元空間的好方法。讓同學一起演戲、唱歌、或一起讀一本小說,或一起創作一幅壁畫,或一起操作一件工藝作品,或一起種菜耕田、或一起到郊外奔跑、溯溪、漫遊,甚至一起組裝一輛腳踏車、一起參與一件社會服務等,都可以培養學生實作參與的能力,建立自尊與自信。

更可以在集體實作的過程中,培養同學分工、合作、信任、分享的德行,建立良好的師生、同儕關係。

    霸凌只是冰山一角,如何進入冰山的底層,從對每一個學生的多元尊重開始,進而建立友善的師生互動關係,才是改善校園環境的人文基礎。在這個人文的基礎上,其他制度性的改革才有意義。(作者為清華大學人社院學士班教授兼主任)

李鈞震:

1.      國中學測,沒有計算音樂、美術、體育、社團活動、社會服務…等項目,造成學生、老師身心不平衡與觀念偏差,以為比較會死背書的人就比較有前途。

2.      由於教育主管的觀念偏差,導致多數的家長、老師、學生認為,在學習階段打球、練樂器、畫畫、跳舞…等文化活動就是不務正業,就是不乖的學生。使得具有多元學習、厭惡死背書的人,遭到學校與社會的排擠、歧視

3.      教育學的基本原則,明明就是要求「德智體群美」要五育並重,但是數十年來,所有的教育部長都不重視;音樂、美術、體育也沒有像英文檢定考試一樣,有公正客觀的衡量標準。

4.      國中、高中,除了特別班以外,上音樂、體育、……等課程與聯考/基測科目的比重,明顯有極大的差距,造成學生畢業後絕大多數沒有欣賞藝術、運動的能力與生活,阻礙藝術、文化、運動產業的發展,也造成國民生活品質低落。

5.      台灣絕大多數的政客,休閒生活的品質都很差,縱情酒色文化,因此身心都非常不健康,這是行政、立法效率差的主因;也是社會暴戾風氣高漲的主因。

6.      由於過去數十年來,台灣的教育都不注重五育均衡,導致學歷高的人多數是死背書,腦袋不多元、思考單一,因此大多數的大學教授都寫不出品質高的國際學術論文,導致台灣的大學學術水準無法提升。

7.      教育部長不專業,是台灣教育最大的問題。吳清基沒有國際學術地位,寫的教科書國際一流大學不會採用,沒有得過師鐸獎,也沒有以五育均衡並重聞名於國際,也不是各領域的台灣之光,行政也沒有通過國際ISO認證,也沒有教出諾貝爾獎得主…,顯然對教育相當不專業

8.      民進黨內,也沒有教育專家,這是在野黨無法確實監督執政黨無能的主因。反對黨的素質差,因此縱容了執政黨擺爛。

留校察看〔中國時報2010.12.25摘要〕教育部長,被民間團體點名「留校察看」,實在是很沒面子的事。但是,校園霸凌事件為何會在教育行政主管普遍輕忽甚至「吃案」下愈演愈烈?如再做不好,就要被「退學」。

    吳清基在這一波霸凌事件中的表現,是相當令人失望的。當他在全校老師面前說出霸凌是「小事情」時,上行下效,就不會有人認真把霸凌當作「大事情」。

    儘管吳清基事後大動作宣示教育部反制霸凌計劃,但若第一時間就是帶著「大事情」的心態去宣布這些計劃,外界的觀感絕對不同,教育部處理霸凌的決心也不致受到懷疑,這就是吳清基失言的巨大後遺症。

    此外,教育部、桃園縣政府竟然忽略了聯署撤換校長的老師們參與,這種鴕鳥心態同樣令人費解。老師們若非忍無可忍,何必跳出來得罪校長?但教育行政體系卻對參與連署的老師們視若無睹;若非媒體大幅報導,誰知這次會不會又被「吃案」了?

    吳清基「大小不分」的表現,民間團體給他一個月的觀察期,其實已經算寬容了。想想那些被霸凌的學生們,他們又何曾有過任何觀察期?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