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24日 星期五

陳雲林為馬英九上了一課

文化評論

〔摘要12.24.2010自由社論〕陸委會主委賴幸媛,日前會見中國海協會會長陳雲林時,就中國對台灣軍事部署表達看法;陳雲林卻回稱,雙方敵對狀態尚未解除,兩岸必須坐下來商談解決

陳雲林在這一點倒是非常坦白,將兩岸仍屬敵對狀態的事實,向馬政府官員上了一課。這句冷冰冰的說明,不知道能否喚醒對兩岸關係自我感覺良好的馬英九總統?

過去,兩蔣的政策是「反攻大陸」、「三民主義統一中國」,不論是軍事反攻,還是政治反攻,都清楚界定兩岸的敵對狀態。反觀,中國對兩蔣,乃至現在的台灣,從「解放台灣」到「和平統一台灣」,也清楚界定兩岸的敵對狀態

然而,馬政府誤以為無限制地外交休兵,便可以解除中國對台灣的敵意。最糟糕的是,馬政府的中國政策,都是以「非敵對狀態」為前提制定的

馬政府經常向國人吹噓,國共達成的協議對台灣有利,以非國家名義參與國際組織活動也是一大成就,反正,所有的傾中作為都是為了顧台灣。問題是,清楚界定兩岸屬於敵對狀態的中國,真正的目的是要拖垮台灣經濟,扼殺台灣的國際生存空間。

陳雲林點出敵對狀態,說明他們的對台政策相當具有攻擊性,一切都是以併吞台灣為前提而制定的!例如,中國的對台經貿政策,開宗明義便強調:要從祖國和平統一的戰略高度認識對台經貿工作的意義;在經濟上把台灣拖住,這也就是用經濟促統一。

中國的目的是要併吞台灣,在何種情況下,中國才可能談及解除對台灣的敵對狀態呢?

2008年底,胡錦濤便講得清清楚楚:在一個中國原則的基礎上,協商正式結束兩岸敵對狀態,達成和平協議。換句話說,台灣必須正式承認「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台灣願意讓中國完成併吞台灣的手續,兩岸之間的敵對狀態才能解除,台海才有真正的「和平」可言。

事實上,國共協商ECFA等協議的過程中,中國早就一步一步誘導馬政府走向這個目標,而馬政府也乖乖地走上這條自掘墳墓之路了。

中國要併吞台灣,馬英九要終極統一,可謂兩情相悅。諷刺的是,面對中國瞄準台灣的一千多枚飛彈,面對中國官員當面宣稱兩岸仍屬敵對狀態,馬英九是賣水果,還是賣台灣?

李鈞震:

1.      只要台灣的財團對稅收、國內就業有幫助,政府應該盡量開放,方便商人到全世界各地經商,包括到中國。

2.      只要對台灣的學術的提升有幫助,台灣各界對世界各國(包括中國)應該盡量開放、自由的交流。

3.      台灣要富強,最重要是面對自己,不是面對中國。提升國民的平均知識水準,提升科技研發與創新,提升文化與學術的國際地位,台灣就會富強、國際化。

4.      台灣人民應該努力改革自己的缺點,加強跟各領域的國際級大師交流;不斷的把眼光放在文化比較落伍的人身上,只會阻礙自己的進步。面對國際霸凌,最好的方法是自強不息

5.      中國一定會走向民主法治、尊重人權,問題是「時間」。腳步走得快,中國的權貴階級,就會懂得尊重言論自由、支持各民族獨立自主;腳步走得太慢,權貴階級就會自己腐化,因此被世界各國財團所侵蝕,最後國家崩潰。

6.      重視教育投資、重視人權與法治、重視自然生態的永續發展,是台灣未來30年最重要的發展重點。其實跟主權或中國,沒有太大的關係。

7.      中國確實對台灣沒有善意、企圖併吞。但是台灣自己如果沒有國際的學術高度,文化不夠多元,國民知識素質不佳環境污染嚴重,縱使進入聯合國也不會有國際地位,也不會被人尊敬。

8.      如果台灣的學術地位是亞洲第一,言論自由亞洲第一,民主與人權水準亞洲第一,行政效率、清廉度與環保也是亞洲第一,國際貿易自由化,縱使台灣無法進入聯合國,中國也沒有能力併吞、霸凌台灣。

9.      所有人類的天性,都是喜歡理性,厭惡情緒失控。追求理性,是所有人類的自然天性。政治趨於民主、法治,個人重視人權的保障,才會有理性的個人與社會。因此,中國一定會趨向民主法治、尊重人權

10.  決定「民主法治、尊重人權」進步快慢,最主要的因素有:1.文化深度。2.教育投資。3.言論自由。4.天災與經濟。5.大師出現。

11.  而政治權貴階級可以努力的,只有擴大教育投資、尊重言論自由,可以彌補文化深度與廣度的不足,並促進知識經濟的發展,減少天災與污染的擴大,最後孕育出許多大師級的人物出現,以加快改革的速度與長遠發展的正確。

檢討校園霸凌 得先根除社會霸凌 〔夏曉鵑 中國時報2010.12.24摘要〕身教甚於言教,孩子的眼睛是雪亮的,不論大人如何滿口仁義道德,他們主要的學習來源是對社會現實的觀察和體認。

    今年初,某國中教師辱罵一位母親來自印尼的女學生:「野蠻人,滾回印尼去!」這名老師的行為極端,但其實只是冰山一角,反映出教育界和整體社會對來自較貧困國家的「婚姻移民女性」的嚴重歧視

    「新台灣之子人口素質低」的論述,嚴重缺乏紮實研究的基礎,其唯一的依據是階級歧視的意識形態:他們的父母多是貧困、教育水準低,因此必然素質低。

2004年,教育部次長周燦德公開呼籲外籍與大陸配偶「不要生那麼多」,甚至還勇於任事地表示「攻擊我沒關係」,他不怕人權團體批評。

    2007年底,八名大學生酒後以毆打一位騎腳踏車經過的外籍勞工為消遣,被巡邏警察制止及逮捕,學生家長接獲通知抵達警局時,不僅未教訓子女,反而回嗆警方:「有這麼嚴重嗎?」

此事在媒體披露後,不少國高中生在網上貼文回應支持毆打外籍勞工的大學生。甚至有高中網友,詳述自己和同學以「正義」為號召,集結上百部機車和數十輛轎車前往工業區,逢「外勞」就以球棒追打

    只要我們略有敏感度,便可處處看見霸凌移民/的場景,例如:1.看見來自東南亞和中國大陸的配偶,就對其指指點點,懷疑她們是假結婚;2.雇主和仲介不准外籍勞工休假、苛扣工資、扣壓證件,而只要「外勞」稍有反抗,便以解僱威脅;

3.演藝人員在電視節目上,大談自己家裡雇用的外籍幫傭有多麼愚昧,而在談與「外國人」戀愛或邂逅的話題時,如對象是「黑黑」的外國人,包括非洲裔和東南亞裔,會成為其他來賓嘲弄的對象,而遇到第一世界的白種人時,則成為其他人羨慕與請益的對象。

    校園霸凌,只是社會霸凌的反照。當整體社會對來自第一世界國家的白領「外籍人士」卑躬屈膝,卻對來自第三世界的「外籍新娘」和「外勞」充斥歧視與剝削時,不論教育部花了多少預算推動「品格」教育,孩子們學到的只是恃強凌弱的醜陋社會現實而已。      (作者為世新大學社會發展所教授兼所長)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