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11日 星期六

彈道專家判斷 連復原快非奇蹟

連勝文槍擊案9

【摘要12.11.2010 蘋果 林偉信、劉文淵】連勝文遭槍擊後昨首度露面,他左、右臉兩處傷痕以美容膠布遮掩,引發外界質疑連勝文只是輕傷

刑事彈道專家昨以目前得知的連勝文傷勢分析,其左臉頰、子彈進入槍傷應似扁鑽刺傷,右側太陽穴附近傷痕直徑約0.91公分,若未傷及臉部神經,復原快速不算奇蹟,也曾有男子持改造槍自轟太陽穴奇蹟生還,16天就痊癒出院。

上月26日晚上,連勝文替新北市議員候選人陳鴻源站台,遭槍手「馬面」林正偉槍擊受傷,當晚送進台大醫院急救,術後3天開始進食,第4天從加護病房轉普通病房,第10天深夜出院,昨槍擊案發生後第15天,連現身遭質疑是輕傷。

此外,前總統陳水扁6年前腹部槍傷疑案,專案小組為釐清「為何陳前總統腹部擦傷而非貫穿傷口」及「槍擊案疑似自導自演」等2項疑點,彈道專家成員曾使用10多張豬皮進行實彈試射,除排除近距離射擊外,並發現豬皮試射確能造成與陳水扁腹部同樣擦傷痕跡,且類似槍傷並不罕見

李鈞震:

1.      連家現在應該可以相信,槍擊案確實會發生奇蹟,連勝文應該不是『自導自演』;阿扁的319槍擊案,應該也不是『自導自演』。

2.      連家之前選輸不甘願,胡鬧好幾年,確實是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3.      五都選舉槍擊案,連勝文確實是受害者,三天就可以吃麵包,也顯然是輕傷。這一種輕傷,以台大醫生的水準,應該可以在12小時以內就判斷是輕傷。

4.      但是過去這16天以來,台大醫院顯然故意隱匿輕傷的事實,造成台中與台北縣選舉翻盤,也造成社會的紛擾與藍綠的對抗。有不少人認為藍綠對抗造成國家空轉,如今的始作俑者就是台大醫院的醫生。

5.      因為台大醫院隱匿病情,造成許多中間選民覺得被騙,清純真誠的良心被台大醫院所詐騙,但是台大醫院會勇敢地負起責任嗎?會像個男子漢嗎?絕對不會!

6.      台大醫院的醫生有不沾鍋、不負責任的生活習慣。他們一定會把隱匿病情的責任,推給連勝文或蔡依珊。

7.      過去台大醫院認為趙建銘品德不佳,如今事實證明,台大醫院等高層主管品德也非常不佳,他們操控台灣多數政客的生命安全,對不對?因此,他們可以說是台灣政壇的真正幕後黑手、影舞者、真正的大老。

8.      李登輝、連戰、馬英九……等權貴階級,應該都非常地畏懼台大的醫生,如果得罪他們,萬一有什麼意外,台大醫生可能放棄醫治,老命就休矣。

9.      馬英九就很聰明,安排一個暗樁到榮總,以備不及之需。這一點就是阿扁愚蠢的地方。

10.  真正操控台灣前途與未來的,其實是台大的醫生,在台大醫院做過身體健康檢查或開刀的人,一定不敢否認!所以,李登輝開心臟都要請日本醫生。

11.  依據教育學原理,任何生活習慣都是長時間養成的。台大醫生會有隱匿病情、對病人不誠實、病歷記載不詳細的習慣,都是因為台大醫學院的教授們,長期培養出來的結果。教授會有這種習慣,應該是兩蔣獨裁統治者培養出來的。

12.  習慣,很難改變;習慣,也很難發覺。社會大眾都知道,馬英九有說謊的習慣,但是他一定不承認,也不自覺,還自我感覺良好,認為自己是全世界最守信用的人。

13.  為什麼台大醫學院的醫療水準,沒有辦法超越哈佛大學?為什麼台大醫學院的院長不敢訂時間表明確地成為世界最頂尖的醫學中心?很簡單,知識水準不是世界頂尖的。

14.  為什麼美國一流的醫生都不願意到台大醫學院來留學?為什麼日本一流的醫生都死也不願意到台大醫學院來留學?很簡單,教授們的知識水準不是世界最頂尖的。

參考資料:

阿扁官司啟迪180 如何看新流感疫苗迷思

台大醫院 非常黑心

培根啟迪46 論學習

 

連勝文也請統一說法〔摘要12.11.2010余艾苔 蘋果〕連勝文遭槍擊案已進入第16天,16天來有關兇手馬面開槍的動機,各種版本滿天紛飛。

另一方面連勝文也非省油的燈,透過各種管道表達對檢警辦案方向的不滿,如果不能約束各方放話,任由各種傳言溢流,這個槍擊案要水落石出恐怕很難。

連勝文身為受害者,當然有權了解真相,然而當連勝文急於了解真相時,他也應該小心避免成為指揮辦案的人。

兩周來連勝文不斷透過去看他的友人,說出他對案情的意見,但或許是去看他的人太多了,在轉達他的意見時難免有些出入,但卻也製造了一些困擾。

建議連勝文可以像他出院時發聲明一般,透過文字親自表達意見,不要再假手他人,一來比較不會弄擰了他的原意,二來也避免以訛傳訛。不然他就指定一名發言人,除此人之外,其他都不能代表他,相信可以讓槍擊案減少無謂揣測。

 

 

1 則留言:

Taiwan Echo 提到...

『以台大醫生的水準,應該可以在12小時以內就判斷是輕傷。』

送到急診室的,不管什麼傷,只要看病人反應,照個 X 光片不要半小時就可以決定是輕是重,不太可能拖過一個小時以上才決定。要不然要是重傷的話早就翹辮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