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30日 星期四

政府置入 有違憲之虞

媒體評論

〔摘要12.30.2010戴智權 蘋果〕資深記者黃哲斌20101213日在其部落格發表聲明,自認「觀念落伍」無法接受「置入性行銷」而辭去記者工作。

他在網路上發動「反對政府置入」,引起熱烈迴響,包括台大、政大、師大、中正、輔大、文大等傳播系所在內,以系所名義參與連署。非營利組織方面,包括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公民監督國會聯盟、媒體改造學社、社團法人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等,也以其組織名義表示支持。

1226日更是有46系所、共131個傳播科系的教授舉行記者會,連署反對「政府置入性行銷」。

法律學者建構「新聞自由」的概念時,以「第四權理論」作為新聞自由的理論基礎;換言之,新聞媒體基於「第四權」的地位監督政府,因此,新聞媒體必須有其自主獨立性。

如果媒體左手收了政府的錢,右手拿著正義的寶劍說「我要監督你」,這把劍真的砍得下去嗎?這不就是「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軟」嗎?新聞媒體何來獨立性可言;相對地,只不過成為政府的「傳聲筒」,所謂「第四權」,名存實亡。

政府限制人民的基本權利,必須立法院制訂法律,提供法律依據,這就是《憲法》第23條揭示的「法律保留原則」。因此,當政府要對新聞自由作出限制時,必須要有法律依據。可是,「政府置入」讓政府完全規避了「法律保留原則」。

媒體一旦接受政府的置入性行銷,變相排擠其他本來應該被報導新聞的空間。平面媒體有固定版面,電子媒體有播出時間的限制,若因為政府挾其雄厚的預算「利誘」媒體「配合」,這不就排擠了原來應該被揭露的新聞資訊嗎?

因為政府挾其政治與經濟的優勢,使新聞媒體的新聞自由變相受到限制。政府置入性行銷,變相規避《憲法》第23條「法律保留原則」,違憲之虞。

「政府的置入性行銷」混淆新聞與廣告的分際,讓閱聽人不再信賴記者。閱聽人較信賴新聞所傳達的資訊,對於廣告可能會抱持著懷疑的態度。但是,置入性行銷的出現,打破了兩者的分野,未來閱聽人到底是否要相信記者所傳達的訊息?

到底還有什麼新聞,值得閱聽人相信?這是一個嚴肅的課題。

政府對於置入的辯解,通常是政令宣導,但是這樣的說法,合理嗎?如果只是一般的政令宣導,有必要用「置入性行銷」這樣的手段嗎?難道不能用一般的「廣告」嗎?

政府對於所推行的政策,應該更積極地與民間溝通,適時地辯護,而非「花人民的血汗錢」,以「置入性行銷」來「洗人民的腦」

台灣曾為了「黨政軍退出媒體」而努力,我們期許未來政府也能還媒體一個純淨空間,讓新聞媒體獲得「真正的自由」。

修衛廣法 禁政府置入案 躺在政院已1〔鐘惠玲/中國時報2010.12.30摘要〕    關於禁止政府置入性行銷,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說,去年底就將《衛星廣播電視法》相關修正案送行政院,只因黨政軍條款相關條文還需要再議,全案修法進度被耽擱,至今尚未送到立法院審議

    NCC送行政院的「衛廣法修正案」版本增加規範,業者不得播送受政府委託的置入性行銷節目,或播送受政府委託而未揭露政府出資、製作贊助或補助訊息的節目

另外,業者也不能在新聞報導與兒童節目做置入性行銷;如果在其它節目做置入性行銷,不能刻意影響節目內容編輯、直接鼓勵購買物品、服務或誇大產品效果,並應在節目播送前後揭露置入者訊息。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