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23日 星期四

八德國中校方說謊 嗆師 帶刀…霸凌者補記過

吳清基政績71

〔朱真楷/中國時報2010.12.23摘要〕桃園八德國中接連爆發學生嗆聲開槍射殺老師、持西瓜刀尋仇及撕毀制服的霸凌事件。

第一時間,校方定調「早已按程序處理」,但攤開這群霸凌者的「獎懲資料」,竟是一片空白,直到醜聞蔓延開來,才緊急在周二下午「補記過」,證實前校長於家穀及學務處全部都在扯謊!

    更荒唐的是,當於外界以為八德國中的霸凌事件僅只於此時,昨日又傳出在本月初,校內國二某一班級,在外出上體育課之際,遭人以利刃劃破十多個書包,結果案發一周,校長卻渾然不知

直到桃縣議員呂林小鳳關切,於家穀才回說「這種小事情學務主任不會告知我」,氣到呂林大罵「那到底什麼才是大事!」

    校園暴力成全國焦點,儘管教育部、桃園縣教育處及八德國中,一再對外表示相關霸凌事件都已處理完畢;但如今,把這些單位的面具撕開,才發現原來一切都在掩蓋真相

    翻開恫嚇要開槍射殺老師的學生資料,案發時間是十二月八日,結果該生的獎懲資料,最近一筆紀錄停留在十二月七日,案由是「抽查作業缺交」;至於嗆聲開槍的懲處呢?根本查不到。

    再看發生在十二月十四日,一名學生動手撕毀同學制服的霸凌事件,儘管當時還引來警方關切,但同樣翻開學生校內獎懲紀錄,別說小過,連警告也遍尋不著

    另外,一名學生在十月七日攜帶西瓜刀入校尋仇,儘管學務處堅稱有介入處理,但資料會說話。依規定,攜帶刀械應記大過,但該生獎懲紀錄,從今年七月迄今僅有「警告三支」,但都是因為其它違規引起,十月七日則是空白一片。

    多次介入協助八德國中霸凌事件的呂林小鳳說,割書包根本是被校方強壓下來,直到被害人家長向她求救,她才要求校長三天給答案,果然第三天就揪出動手的學生。

    根據初步調查,八德國中曾提報桃園縣少年隊八名列輔學生,其中六生曾參加少年隊舉辦的「青出於藍」專案籃球賽,但對師長恐嚇開槍的三名學生未在列,凸顯校方和警方間通報聯繫有落差

        八德國中教師遭學生恫嚇開槍後,根據教師說法,第一時間就報警處理,警方到場後要求師生「互相道歉」。

桃園縣警局長黎文明在桃園縣議會備詢時表示,「從未接獲相關報案,更不可能吃案。」    

但前天晚間,被恫嚇開槍的教師突然接獲八德分局通知,要求他前往警局製作筆錄,案由正是為了「嗆聲開槍」,且直到凌晨一點才離開。昨日又有兩位教師被請到警局協助辦案;警方突如其來的大動作引起校方譁然,立委羅淑蕾大罵「簡直就是吃案!

    八德國中前校長於家榖辦公室硬體設備豪華,立委    羅淑蕾表示,於家榖辦公室桌椅一套估計要十幾萬,雙門大電冰箱是新型可製冰機種,咖啡機、微波爐、紅外線殺菌烘碗機一應俱全。更誇張的是有三台電視,還附設小房間可供休息,設備豪華就和土皇帝一樣。

    羅淑蕾呼籲,教育部要儘快調查這些設備的經費核銷狀況。    但記者發現,桃縣多數國中小、高中校長辦公室規模類似,八德國中並非特例

    於家穀的校長室還有一套Wii Fit遊戲機,不願具名的老師說,這應是她用來健身的私人物品,但因倉卒下台,很多東西來不及打包。這名老師並說,於家穀很重視對外公關,校長室裝設氣派「不訝異」。

李鈞震:

1.      其實桃園八德國中的校長於家穀非常有政治頭腦,她一定要把學校霸凌的問題強力壓制下來,避免曝光,以免影響前桃園縣長朱立倫的選情

2.      桃園縣各個學校霸凌的情況,絕對不是今年才開始,過去七、八年來在朱立倫主政下,累積了太多的問題,只是到今天才壓不住。

3.      各方面的輿論都顯示吳清基根本沒有能力解決台灣所有的教育問題,朱立倫在行政院副院長期間,為什麼不把吳清基換下來?是不是朱立倫非常支持吳清基的腦袋?

4.      教育部長的素質關係全國的教育問題,新當選的五都首長,也是台灣民意支持度最高的政治人物,應該對吳清基的能力好不好表態,才符合社會正義感

5.      台中市是全台灣色情產業最發達的地方,擁有最多的黑道與色情工作者,也是台灣警察與黑道勾結最嚴重的地區,但是吳清基沒有公開譴責胡志強,顯然非常地沒有社會正義感。哪一個大學校長敢否認!

6.      教育部長應該要列出時間表,什麼時候台大、清華、交大的學術水準可以超越東京帝國大學?做不到,就應該要下台,不要丟人現眼。李嗣涔一定不敢否認!確實應該這樣做,才叫責任政治

7.      桃園八德國中的校長考績很好,是誰打的考績分數?打考績的人有沒有收賄?監察院與考試院應該要調查清楚,爛校長可以當校長那麼久,歷屆的縣長與教育局長難辭其咎。

8.      許多新聞都顯示,桃園地區的黑道把手伸進校園,惡化校園暴力,桃園縣的歷屆警察局長,不用負責任嗎?桃園縣警察高層擺爛,王建煊、王卓鈞不用負政治責任嗎?

    「同學們請安靜」的教育部長【摘要2010/12/22 聯合晚報 社論】教育部長吳清基說「小事情」,不是口誤,而是反映了他的心態;他的演講完全無效,讓人聽不下去,卻只能要求「同學們請安靜」。把「教育」當作是「管理秩序」,這樣的人實在不是適任的教育部長。

吳部長最大的問題,在於毫無教育理念。處理八德國中霸凌事件,吳部長最嚴重的失言還不是說「最近發生一些小事」,而是對著記者談話時,竟然將霸凌行為當作是「過動兒」所產生的問題。這是什麼樣的觀念?簡直連常識都沒有!

教育部長用這種態度來處理(其實是逃避)校園問題,令家長還能有什麼期待?吳部長的心態,和被停職的八德國中校長沒有兩樣,不但無能處理校園霸凌事件,而且一心只想淡化新聞,不要讓外界注意到這些「少數人」的「小事情」,最好能封鎖在校園裡處理就好了。

所以他們眼中看到的問題,不是教育失靈,而是那些把事情鬧大的人。從部長到校長,脫離了教育工作者的自覺,無法設身處地去同情感受被欺負的學生、被威脅的老師,甚至也沒有打算去了解那些欺負同學、老師的小孩需要什麼樣的協助以改正行為。

吳部長的「使命感」,是傳統威權管理的態度,缺乏真正要解決問題的誠意。教育部如果認為立法和找人來開會就能防治校園霸凌,這才是台灣教育的大問題!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