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13日 星期一

好康他們A/年撈500億 社會成本全民買單

地球生態32

〔摘要12.13.2010自由 陳曉宜〕依學者估算,國光石化須負擔的外部成本高達五百多億元,為了國光幾家財團每年約五百多億元利潤,台灣社會相對得付出五百億元的社會成本,錢是他們賺走,龐大社會成本卻得全民買單,您願意嗎?

「台灣污染性企業缺乏環境正義,總未將社會外部成本計入內部成本當中,形成企業獲利,社會成本卻要政府與全民承擔,簡直是吃人夠夠!」研究氣候變遷與環境治理的政大國關中心教授宋國誠說。

台塑六輕就是一例,他指出,這些污染性企業未將社會外部成本算入內部成本,也就是說,這些污染成本,由多數不知情的全民承擔,但企業卻可用較低的成本,獲取較高利潤。

歐美早已強制規定污染性企業必須把外部成本計入內部成本,包括負擔能源稅、健康稅、污染稅等,再由政府統籌進行補償與預防;台灣卻反其道而行,不僅未要求這些企業多繳稅,反而處處給予水、電、工程補助,還有租稅優惠,最後就是企業獲利、人民受害

國立中興大學應用經濟系特聘教授陳吉仲,計算國光石化的社會外部成本,包括溫室氣體排放、健康成本、農漁業損失、地層下陷造成的水資源成本、濕地生態破壞及白海豚成本,總計「國光石化」興建,每年將付出539.8億至1482.15億元的社會成本。

「台灣每人平均CO2排放量已高於世界平均值,未來將成為歐盟首波制裁黑名單,台灣出口的產品將被課以重稅或禁止進口」,前環保署長陳重信說。

根據統計,目前台灣每人每年平均排放量為12.08公噸,高於世界平均值4.38公噸,也高於東亞鄰近競爭國家日本的9.68公噸、韓國的10.09公噸。

教授陳吉仲指出,我國2008年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是兩億5500萬公噸,其中台塑六輕每年排放6755.7萬公噸,國光石化預估排放1200萬到2300萬公噸,兩家石化廠加起來的溫室氣體排放量就占全國的三分之一

也就是說,一旦國光石化設廠,我們每人背負的碳排放量中,有三分之一是六輕和國光石化造成的,代價卻是,我們工作的公司、工廠生產的產品,出口到歐美時,必須被課以高額的碳稅,公司成本增加、業績下降,導致薪水不漲,甚至面臨失業危機。

陳重信提出警語,未來不只歐盟,美國也將課進口碳稅,這對我國未來產品外銷影響很大,為了一個國光石化,影響台灣其他產業的生存發展,值得嗎?

事實上,國光石化提出的溫室氣體排放量,也遭學界強烈質疑嚴重低估。若真如國光石化所言,未來是60%天然氣、40%燃油,以六輕總值比例換算,國光石化的年排放量應為2964萬公噸,相當於2008年全國總排放量的11.6%。

這與馬英九總統宣示20162020年,要把碳排量降到2008年人均11.68公噸的水準,2025年更降到2000年人均9.73公噸的政策,完全背道而馳

「一個不斷有粉塵落下的地方,種出的菜你敢吃嗎?致癌物掉到蔬菜上,你敢吃嗎?」彰化菜農洪新宥專做高品質的蔬菜,供王品、原燒等高檔餐廳使用,洪太太一聽到「國光石化」四個字,馬上拉高分貝氣憤地說。

「我光用想的就已毛骨悚然,怎麼有政府會這麼不經思考,硬要把國光石化弄到彰化來,這裡的蔬菜都是銷全國的,不是只有彰化人在吃耶!而且我們種蔬菜,溫度要夠冷,國光會造成溫度升高,蔬菜也會很難種」,洪太太繼續說。

「為什麼台灣這樣一個寶島,要讓重工業遍地開花,卻讓農漁業遍體鱗傷呢?國光石化造成的污染,不該讓全民負擔,難道要把農業消滅了才甘願?政府不要只會一味迎合財團,犧牲中下階層的人」。

彰化養雞戶洪坤郎養了二十幾年的雞,洪太太說,「雞也要呼吸耶,雞呼吸到不好的空氣,喝了不好的水質,生的蛋品質當然就不好。以前六輕還沒蓋時,每隻雞都好會生,現在已經比較不會下蛋了,劣質蛋也較多;

以後國光石化再來,恐怕生產的質和量都會更糟。全台兩顆雞蛋有一顆來自彰化,你認為,國光石化只影響到小小的大城鄉或芳苑鄉嗎?大家都會完蛋啦!國光石化敢來,我一定誓死抵抗」。

彰化酪農林世杰說,六輕設廠後,中部已因戴奧辛污染,禁止酪農使用中部的牧草飼養牛隻,所以有七成都是使用進口牧草,國光石化怎麼能再來呢?

根據統計,全台三分之一以上的優質稻米,四成以上的新鮮蔬菜、豬肉、雞蛋,八成以上的文蛤,來自彰化、雲林地區

工研院研究指出,戴奧辛在人體的含量,99.7%是來自污染的食物。也就是說,戴奧辛主要是以飲食的途徑進入人體,一旦食物遭石化廠排放的戴奧辛污染,即會對全台民眾造成影響。

走進王功漁港市集,成排賣蚵爹、蚵仔煎的店家生意興隆。芳苑鄉退休老師林連宗指出,以前只要有船經過漏一點油,蚵仔味道就怪怪的,現在若興建一個高污染的石化廠,誰還敢來吃啊!

你看雲林麥寮的蚵仔還養得起來嗎?國光石化興建後,不只蚵仔的品質會不好,連消費者都不敢來吃了!

林家蚵仔炸小吃店老闆林毓麟說,「國光石化要來我一定反對到底,我現在一天至少可以賺三萬,因為這裡的蚵仔好吃、觀光客多,一旦國光石化來了,誰還敢來王功漁港吃蚵仔!恐怕連當地居民自己都不敢吃吧!

「國光石化一蓋,全民節能減碳宣導就會變成大笑話」,台灣大學大氣科學系教授徐光蓉說。

經濟部能源局統計,2009年,台灣工業部門的最終能源消費比率是52.48%,其中紙漿、化學材料、非金屬礦物、基本金屬業等能源密集工業消耗能源36.29%,化學材料耗能更占27.8%。也就是說,石化廠等耗能大戶,占能源密集工業耗能的四分之三,更佔全國耗能逾四分之一

全民每年生活所需之全部耗能,還比不上全國幾間大石化廠的耗能多。以此推估,國光石化一旦設廠,我們每人每年至少要再貢獻一半的能源給它。試問,要省下半年電、油、瓦斯供養一個國光石化,您願意嗎?

事實上,能源是有限資源,台灣99.37%能源都是靠進口,若一再發展高耗能產業,全民再怎麼節約能源都沒用,因為全民住宅省下10%的能源,都比不上工業用耗能的5,甚至當能源進口量供不應求時,能源價格上漲,最終還是全民承擔。

但這些政府官員都沒說,他們只強調國光石化能為台灣創造高達3.94%的GDP,卻不談一個國光石化會耗掉台灣多少進口能源,甚至其所耗能的GDP,遠大於其所貢獻的GDP

徐光蓉說,根據經濟部統計,2008年,我國花了15.3%的GDP購買進口能源,其中35.92%為能源密集工業所消耗,等於有5.49%購買進口能源的GDP花在能源密集工業上,但這些工業同年僅貢獻3.86%GDP,「花的比貢獻的多,這樣怎麼划算呢?」

徐光蓉說,根據經濟部能源局統計資料,全台能源密集產業對GDP的貢獻,在過去二十年都不到4.5 2008年僅3.86%。也就是說,包括現有中油、台塑、中鋼、燁隆等石化、鋼鐵、造紙、水泥工業,總共創造不及4%GDP,國光石化竟吹噓自己可以創造3.94%的GDP,你相信嗎?

「國光石化缺水、缺電、缺碼頭,干我何事,怎麼可以用人民納稅錢幫私人財團興建工程?」前彰化縣議員柯金德說。

根據水利署規劃,大度攔河堰總工程經費329億元;另外,省自來水公司為供應國光民生用水及初期工業用水不足,得增設二林淨水廠及埋管,總工程經費兩億1485萬元,由工業局、國光石化、水公司三方分攤,其中4305萬元由工業局和水公司負擔。

此外,工業局為了國光石化,還必須在彰化大城鄉花三百億元,興建一個工業港。

而為了國光石化用電,台電必須從南投超高壓變電所送電到彰化,總工程經費高達65億元,全由台電支出,等同全民買單。

為了養國光石化,除了花納稅錢為其興建周邊工程,使其用水、用電、海港運輸無虞外;更不公平的是,國光未來用水、用電、天然氣的費用還有優惠,比一般民眾都低,每年還享有租稅優惠。

根據台灣環境保護聯盟計算,大度攔河堰每度水成本將近20元。依現在水價,國光石化每日39.5萬噸,每噸補貼16.5元,相當全民每日補貼國光石化656萬元,每年補貼24億元

某前任財政部長曾透露,六輕設廠至他任期當年,都還沒繳過一毛營利事業所得稅,因為根據促進產業升級條例(已落日,現可適用產創條例),投資於資源貧瘠或發展遲緩鄉鎮,可享投資抵減。

為民除害 整合資源刻不容緩【摘要2010/12/13 聯合報】濁水溪揚塵長期困擾雲林縣莿桐、西螺、二崙、崙背、麥寮等南岸居民,集集攔河堰完工攔截水後,近幾年斗六一帶也頻受沙害,政府防制措施年復一年,卻只能治標而無法治本!

環保署為全台河川揚塵防制推動方案,彙整相關部會及地方政府所需經費共約30億元,進行揚塵防制工作;但至目前,公文卻仍在環保署與經建會間「旅行」,令人焦急

「要花大錢做居民和學童健康風險調查,倒不如把這些錢補助居民做防沙門窗及幫學童買口罩!」

雲科大環境與安全衛生工程系主任李經民,對雲林縣衛生局要花3600多萬元做健康風險調查頗不以為然;他表示,「沙塵」對人體有害是一般常識,何需再花大錢去做無謂的調查?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