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25日 星期六

有夠混亂 300米路竟3種速限

國民黨政績181

〔摘要12.25.2010 蘋果 台北市〕民眾陳先生向市議員張茂楠投訴指稱,塔悠街到濱江街約2300公尺距離,快慢車道速限竟有3種,過一個紅綠燈,速限就從6050公里。

彎道時從中間切到外側慢車道,「若剛好左輪壓在快車道,右輪壓在慢車道,警察要依60還是40公里開單,製造開單陷阱」。

 

中視前主播劉蕙苓踢爆 國民黨長期操縱新聞 〔摘要12.25.2010自由 易慧慈、陳珮伶、陳尹宗、彭顯鈞〕中視總經理吳戈卿前天閃電辭職,有說法指他因為節目預算問題離去,也有說法指他因為選舉新聞做完,感覺疲累,才展開新的生涯規劃。

正巧之前中視前主播、新聞企劃室主管劉蕙苓就在自己的臉書上踢爆,中視的選舉新聞專題曾遭國民黨文傳會干涉、螢光幕後「業配」的黑幕重重。

之前黃哲斌才在部落格上發表「乘著噴射機,我離開《中國時報》」,探討媒體的業配生態,引發熱烈討論,還有網友譏:「十個葉問也打不過一個葉配(業配)。」

前中視新聞主播、新聞企劃室主管劉蕙苓也以「回應黃哲斌一文:原來我這麼「不專業」?!就這樣我離開了電視新聞界」,揭露檯面下中視新聞與國民黨當年業配的幕後操作

劉蕙苓回憶,2004年總統大選後,她被國民黨要求去錄製多場的座談會,長官指示身為新聞企劃室主管的她,把這些素材製作成30分鐘的專題節目,還不忘叮嚀:「沒有叫我們白做,他們是有付錢的,你(妳)要好好做(意思是為公司賺錢)!」

不過劉蕙苓解釋,國民黨的業配最難做,因為它是中視的「大老闆」,任何一個黨務主管,似乎都可以對中視的人呼來喚去,高聲斥責,並不忘說:「我們可是有付錢給你們公司,你們不是白做喔」,劉蕙苓也說:「當時,我們私下稱自己就像『奴才』!」

後來劉蕙苓如期完成驗票專題,但到文傳會辦公室苦半小時,長官匆匆趕來,沒等帶子看完劈頭就罵:「你們在做什麼專題?這根本不是我要的!」她說:「報告主委,上次您指示我們要修改的部份我已經按照您的意思改完了,是否能全部看完後再來討論

話還沒講完就被罵:「這種東西還有什麼好看的!你到底懂不懂啊!你怎麼這麼不專業!回去重做。」之後劉蕙苓心情跌到谷底,她說:「新聞工作16年來,從來沒有人說我不專業。」後來她遞了辭呈,到校園重拾書本。

劉蕙苓文中所指的文傳會主委,推算應是 2004年負責輔選文宣的國民黨文傳會主委蔡正元

針對劉蕙苓臉書發文,中視發言人陳車昨電話無人接聽,無法取得回應。

參考資料:

台灣自由思想者

雷聲若響 民主震醒

箝制言論自由的開端 胡適與雷震案

台灣 民主聖殿的教父

台灣新聞學正史4

台灣媒體的血統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