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24日 星期五

耶誕節放假及其他

吳清基政績72

【摘要12.24.2010趙少康 蘋果】馬英九總統如果想要年輕人的選票,就應該改回1225日放假,管他用行憲紀念日還是耶誕節。

國民黨天天想爭取年輕人認同,做的淨是些老年人的事,又怕佛教、道教都來爭,乾脆順水推舟,好像誰都不得罪,結果誰也沒得到。1225日放假與國際接軌,又有什麼在怕的?

學校霸凌事件突然引起注意,有老師認為是因為不能體罰學生。我反對體罰,把學生打一頓,一時也許可以收效,但會讓被體罰者依樣學樣,將來也用暴力解決問題,凡事不必講太多,打一頓就解決了,如此與刑警刑求嫌犯有什麼差別?

強凌弱,眾暴寡,整個社會充滿暴戾之氣,反而更加重校園霸凌。老師分發到學校,是要教學生,不是要打學生,老師打學生,學生難道不能加入幫派,在校外把老師「蓋」布袋打一頓?以暴制暴只會助長霸凌,不會減少霸凌。

霸凌原因複雜,很大一部分是讀書沒有成就感,書讀不好在學校就沒有地位,老師也不會喜歡,父母也沒好臉色,打打同學逞逞英雄,可以得到一時快感。

霸凌問題一定要立刻解決,否則在校小太保將來出校門就變成社會大流氓,一個學生被同學霸凌如不被制止,他可能會退縮,也可能加入幫派或組成小團體以求保護,一旦加入幫派他這輩子就完了。

學校為了面子,為了校長前途,總想大事化小私了算了,姑息養奸會造成尾大不掉;學生個人間的小衝突可以由老師排解,如牽涉到幫派黑道,就不是校內老師能夠解決了,須建立校際通報管道警政機關,切斷與黑道幫派聯繫。

參考資料:

馬要公布選舉槍擊真相 給全民交代

台灣人權報告書21 調查局與新生報案

教育學啟迪2 人人都應該 五育均衡並重

李鈞震:

1.      對於學業有困難的學生,校方反而應該給於更多的資源,給予補救教學,以挽回其自信心。不然將來進入社會後,反社會的情況可能更嚴重,社會成本將付出更多。

2.      生活環境不正常的家庭,社會局與教育局應該盡量安排住校,或寄養家庭,以改變其生活習慣與人生觀,免受過度貧窮或不健全人格家長的影響。

3.      無法正常社會化的學生,必須給于特別的教育機制與更多的教育資源,要有專門的老師或志工做心理輔導,更重要的是為其量身定做特別的教學課程,例如增加音樂課,或體育課,或戲劇課……,總之讓他們五育均衡並重

4.      無法正常社會化的學生,一定先要被栽培擁有「一技之長」,以恢復其自信心與融入正常社群的能力。

5.      社會大眾不要太信任警察、公務員、新聞媒體主管,他們也經常為非作歹。人民要當國家的主人,應當自我要求、以身作則,要「終生多元學習、五育均衡並重」。

6.      老師要得到學生與家長的尊敬,應當以身作則,要五育均衡並重。至少1.教學專業要勝過補習班、2.品德要學陳樹菊、3.要學習藝術表現才華、4.要擅長多種運動技能、5.要參加人權或環保組織…。

想起三個壞兄弟 〔摘要12.24.2010自由◎ 黃俐雅(作者為義工媽媽)〕當校園霸凌議題引起如火如荼的討論,我不禁想起曾經有緣短暫協助的陳家兄弟,當年他們分別是十五歲、十四歲、十三歲。

陳家的爸爸被關,媽媽離家出走,兄弟三人住在陽光雨水可由屋頂落下的破屋,他們靠資源回收養自己,週末在回收場做垃圾分類,由上午八點做到下午六點,工資四百元。

不能申請社會補助嗎?他們有房子、有叔叔當監護人,不符條件。通報安置呢?他們並沒有緊急危難情況,所以也無法安置,三兄弟就靠著彼此的依存活下去。

某天,老大被朋友約去校園看人打架,圍觀的他喊「拿酒瓶啦 」(逼對方自慰),一審以集體共犯、教唆罪被判八年六個月。

老二會溫溫地跟同學說「十元借我」,當然有借沒還,於是成了勒索。某天國語他考六十幾分,老師不相信懷疑他作弊,他氣得在牆壁某處寫字罵老師,結果,學校要他每個月上學一天,其他時間回家管教,但誰來管教呢?

爸爸出獄時,他把一點一滴存的錢讓爸爸花用,他會躺在爸爸旁邊享受短暫的親情滋味;爸爸很快又因為毒品而入獄,在他十四歲的成長歲月中,爸爸被關了九年。

有一次帶他們去吃他們生平第一次的麥當勞時,自慚形穢的他們連佔位子的信心都沒有;等我張羅完,正要帶他們愉快用餐時,有個打扮入時的少婦經過我們,一連三次以鄙夷的眼神瞅著我們,我莫名其妙的問他們認識此人嗎?

老大快樂的邊吃邊說:「別理她,她是我的老師!」瞬間,我有拿起紅茶潑她的衝動。

這些孩子的行為的確不當,但當生命困頓掙扎至此時,隔離、軍警介入真的能幫上忙嗎?我們的社會能否多一些正向的資源來拉住這些孩子,畢竟他們也無法選擇出身啊!

參考資料:

藍色權貴

馬英九去富邦招待所

名嘴爛嘴

吳育昇帶香奈兒美女上薇閣

孫道存欠稅三億 攜妻血拚

陳致中 王子變青蛙

法官豪宅召妓

石允文 文底蘊增鑑賞

我家有錢 我很窮

馬蕭團隊:我們準備好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