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27日 星期一

防霸凌 從關懷弱勢家庭做起

吳清基政績76

〔周平 中國時報2010.12.27摘要〕    我是胖虎,我常常海K大雄,大家都認為我「天生」就是個霸凌者。

有立法委員、精神科醫師和學者專家甚至引用生物醫學模式,煞有介事地說我們這種人要不是大腦有問題,就是基因有缺陷。拜託!不要這樣醫療化我們,多多關心我們的社會經濟條件和內心想法好不好。

我的階級地位低、家境窮困、學業成績很爛,在學校抬不起頭來,導致我內心有很多的憤怒無處宣洩,所以才會想扁人。

    你們大人(爸媽、老師、教育部長和立法委員)有沒有想過,我也是霸凌受害者呢!我家開小雜貨店,最近景氣不好幾乎沒有生意。老爸學歷不高,找不到其他工作,心情很鬱卒。

老媽是新移民,在別人家幫傭,常常被「太太和先生」欺負。他們每次看到聯絡簿上老師說我「成績太差、欠缺管教」,就用拳頭照三餐「管教」我。我很不爽,只好照三餐「管教」一下那個白領家庭出身且成績比我好的大雄。

    你覺得大雄很可憐嗎?他常靠科技產品小叮噹來考高分或「反霸凌」我,這讓我更加自卑和不爽。他常常用任意門撞見靜香洗澡,他是「性霸凌者」?

小夫常常挑撥離間我和大雄的關係,從旁慫恿我打大雄,他這種狡猾個性,不就是「關係霸凌」嗎?大家都認為我的肢體霸凌罪大惡極,卻不談其他霸凌,這不是階級歧視是什麼?

    聽說教育部長要用「抗煞防疫網」的模式來對治我們。拜託!你是要妖魔化,認為我們是一種傳染病嗎?難道你不曉得,你的「抗疫」創造了我們的「抗議」,我們的霸凌行為就是一種「病」嗎?

你們一而再、再而三地透過評鑑和獎懲逼使校長和老師在沒有尊嚴的情況下,放棄教育理念、屈服於績效主義式的教育政策,在學校用標準化效標來考核和挑選「好學生」,逼得不適應這個模式的我們成為「壞學生」。

我們索性使壞,是因為我們的尊嚴和才華被你們否定,只有用反抗來尋回尊嚴和才華。

    用軍警法政的作戰模式來「掃蕩」我們?拜託!你用國家暴力來鎮壓我們年幼無知的霸凌,讓我們被標籤化為「非行少年」或「偏差青少年」,反而促使我們對號入座成為不折不扣的「非行少年」或「偏差青少年」。

這是「以暴制暴」?還是「以暴製暴」啊?用教官、訓導主任、少年隊警察和法庭來堵我們,逼得我們躲入暗處,投入黑幫大哥的懷抱。

    你們為什麼不多投入社福資源,來照顧經濟和文化弱勢的家庭和區域,讓我們日子好過一點?為什麼不增加輔導人力,讓我們獲得關心而減少憤怒?

為什麼不早早實行十二年國教,捨棄考試領導教學的心態,開發學生的多元智能

    我胖虎最後要說,霸凌、霸凌者和被霸凌者不是既定的,它們是關係性和相對性的。除非你們大人能認真改善產生霸凌的關係脈絡和社會條件,不然,我胖虎、大雄、小夫、靜香和無數的同學一樣,都將陷入霸凌與被霸凌的惡性循環當中。        (作者為南華大學應用社會學系系主任)

八德國中代理校長 示範霸凌 〔摘要12.27.2010自由 林郁聰〕十二月25日,八德國中代理校長戴進明說:「從今天開始,只要有老師向媒體爆料,就是霸凌教育、霸凌八德國中!」「這樣的老師是不適任,我們要把這個老師揪出來!要讓他負應負的責任!」

這種話,會在八德國中的老師之間起寒蟬效應,老師們被校長霸凌了;被霸凌者的心常帶恐懼,校長達到了目的。

恐懼會製造恐懼,問題是:為什麼一直強調學生的霸凌問題?老師呢 ?校長呢?

李鈞震:

1.      政府官員無知、無能、不守信用,就是權歸階級「霸凌」百姓

2.      政府官員施政錯誤、父子騎驢,卻領高薪,就是「霸凌」百姓繳的納稅錢。

3.      學生欠完善的教育,必須被記過;許多公務員、政黨黨工、特務踐踏人權、栽贓抹黑,卻不必被記過,也不必「轉型正義」,這也是霸凌。

4.      國民黨從國庫中A走新台幣六千億,作為「黨產」,中投公司在炒股票,製造政黨競爭不公平,這就是違背憲政原則,這就是全台灣最大的霸凌行為,但是教育部長卻裝作不知道、不作聲,沒有正義感。

5.      政客用「準備好」、「馬上好」、「六三三」來詐騙選票,卻不用負任責任,這也是一種霸凌行為。教授們看不出政客的無恥,以如此無知的水準來教學生,也是一種「霸凌」。

參考資料:

當人民覺得 政府變強盜

政府霸凌人民 誰來阻擋

兌現競選承諾 李明博捐6.8助學

郝龍斌政績 醉男救友 反遭奪槍齊中彈〔摘要12.27.2010 蘋果〕聖誕假期不平靜!兩名男子昨凌晨與朋友到北市西門町KTV歡唱慶聖誕,兩男席間因故下樓與仇家談判,爆發口角。

兩男中有一人拔槍欲教訓對方,未料槍枝竟被奪走,反遭仇家連開四槍,造成兩男中彈送醫,所幸急救後已無生命危險,警方正追緝開槍歹徒。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