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17日 星期五

民進黨該對自己開第一槍

媒體評論

〔摘要12.17.2010林朝億 蘋果〕在民主社會裡,記者的社會評價大概只能跟政客們相提並論吧?而且難免有種聲音:就是你們把台灣搞得這麼糟的,你們自己不先自清,憑什麼要別人挺你們呢?

沒錯,作為媒體從業者之一,不管你處的位置是報老闆、或只是一個小記者,都只能默默接受這個「共業」(或責難)。但是

馬蕭當選總統後,回了台灣記協與媒改團體一個親筆函:「承諾政府不得進行政治目的的置入性行銷」。二年過去了,他的政府擺明了不打算履行承諾,約束自己團隊不得為惡,反而掰出了立法規範民間媒體的理由。

還好台灣還有民主機制,可以治得了這種流氓行徑。我們先要求最大的在野黨民進黨後,再逼著國民黨不得不跟進。

也許民進黨會覺得無辜,為什麼國民黨做惡,他們要先被打屁股呢?理由很簡單:首先,置入性行銷是民進黨政府在2003年先提出的,如果民進黨想要再度執政,那麼先針對當年他們做的惡道歉吧;

其次、不管是現在民進黨的執政縣市首長,或這次五都選舉的部分市長候選人,還是有人偷偷摸摸地在媒體裡搞這種把戲。

換句話說,如果民進黨願意承認當年提出置入性行銷是個不對的政策,願意承諾選舉時及執政後都不會搞置入性行銷,以及會以黨紀約束所屬地方首長不得用人民的錢,洗人民的腦時,那麼壓力自然就會轉到國民黨身上了。〔台灣新聞記者協會執委〕

李鈞震:

1.      民主社會,是個互相要求的社會;是個新聞媒體監督最有權勢政客的社會。

2.      新聞媒體工作者,要懂得自我要求,一定要終生多元學習、五育均衡並重

3.      新聞,就是歷史紀錄。記者要把過去的長官、老師、政客、自己醜惡嘴臉寫在部落格,永留青史。

4.      新聞媒體批評、嘲諷政客,要符合權力大小的「比例原則」,權力愈大者,需要愈多的監督;TVBS、聯合報…就沒有這種常識

5.      「置入性行銷是民進黨政府在2003年先提出的」,這是錯的。「置入性行銷」絕對不可能是民進黨率先提出的。

6.      1949年蔣中正來台灣以後,就教唆他的兒子蔣經國,操控全台灣所有的新聞媒體,並且要「置入性行銷」蔣中正,包裝他成為「民族的救星、世界的偉人」,比耶穌還偉大。

7.      蔣經國操控台灣所有的特務機關,並命令特務到政大成立新聞媒體的訓練所,那就是政大傳播學院的前身,也就是訓練全台灣所有的媒體工作者都要變成一種特務,包裝蔣經國與其所有的權貴共犯一起打壓人權,霸凌百姓

8.      如果有不順從的新聞媒體記者,就會像劉宜良(江南)一樣,被蔣經國的特務謀殺;如果聽話,就可以去國民黨文工會工作或擔任各級政府的發言人。

9.      國民黨的秘書長,還會教國民黨掌控的政府機構,酬庸記者與媒體主管,帶他們出國買春,或到長安東路喝花酒,胡志強一定不敢否認!

10.  全台灣所有的色情產業主要的消費對象,就是國民黨權貴與新聞媒體記者。電視上的男名嘴,幾乎都被國民黨培養的非常地好色。

11.  國民黨的黨營事業,還會要求新聞記者配合他們,一起新聞造假,製造利多消息,炒作股票,搜刮台灣百姓散戶的錢,會配合的人就有機會升官發財,不會配合的人,就會透過長官百般地刁難,讓你幹不下去。

12.  台灣新聞記者協會成員,多半都有國民黨黨化教育,習慣性打壓弱勢,仗勢欺人。比較會要求在野黨,比較沒膽要求國民黨,完全不懂權力大小的監督「比例原則」,這也是一種新聞不專業

13.  新聞媒體是第四權,主要的工作就是監督、嘲諷權貴階級;權力愈大的人,愈需要更多的監督。但是,台灣絕大多數的新聞記者,習慣性監督比較弱勢的政黨,放縱國民黨權貴階級。

14.  國民黨擁有超過六千億的「黨產」,包括許多新聞媒體。新聞記者不敢在自己的部落格裡頭批判,就是支持獨裁政權,製造政黨競爭不公平,這就是違背憲法基本精神。新聞記者違憲,就是新聞不專業,書讀得太少。

15.  要解決「置入性行銷」,一定要推動「轉型正義」,把過去蔣經國統治時期所有的軍、警、特、司仔細地調查與審判,把那些踐踏人權的共犯,公開審判

16.  新聞記者如果不支持「轉型正義」,一定是因為自己的父母就是人權的加害者,或者自己就是習慣性踐踏弱勢族群。

威權主義正在借屍還魂〔摘要12.17.2010呂一銘 蘋果〕最近一年《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修正草案來勢洶洶,泰半是涉及技術性問題,屬於編採部門如何適當處理社會犯罪新聞層次。

此或可尋求平衡點,避免社會無法容忍的「羶色腥」尺度,加上尚有新聞自律、法律、市場等等的約制,並非什麼難事。但令人憂心的是,綜觀修法細節部分,有如增訂「報紙條款」,等於將已送終的《出版法》,借屍還魂,無異是新聞自由和民主的大倒退!

社會犯罪新聞該如何處理和表現?應是傳播理論和實務的工作,根本不需另外增訂《兒少法》,此豈非羞辱媒體和學府的袞袞諸師?難道媒體願做和社會對立的事?!豈非笑話!

像第44條規定,新聞紙不得刊載下列有害兒童及少年身心健康之內容:描述(繪)犯罪、施用毒品、自殺行為細節之文字或圖片,描述(繪)暴力、血腥、色情、猥褻、強制性交細節之文字或圖片。

或例如第90條(罰則)違反第44條各款規定之一,刊載有害兒童及少年身心健康之新聞紙內容者,處新聞紙業之負責人新台幣10萬元以上、50萬元以下罰鍰,並公布其姓名或名稱。

若對照已於民國88112日決議通過廢止具有近70年歷史的《出版法》,不難發現多處似曾相識。換言之,《兒少法》增訂的「報紙條款」和罰則,非僅「犯罪」、「細節」等的定義籠統,猶精細到什麼能報導、什麼不能,仿如官版的「編採手冊」,簡直太離譜!

若照初審條文標準,媒體詳細報導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長子連勝文遭槍擊案,顯然都已觸法。但今天是什麼時代了,須知青少年不可能是「溫室」中的白老鼠,要有未來步入社會的免疫力,不能眼不見為淨,活在大人虛擬的真善美世界!

因此在法律文字的「定義」必須清楚明白,以免未來執法爭議,讓媒體無所適從,更不能將道德規範無限上綱,剝奪了新聞自由

再者,修訂中的《兒少法》行政裁量權過大,易讓不肖官員有上下其手空間,特別是媒體的相關規範,不可浮濫,反讓政府部門得以藉機威脅利誘、掌控媒體,不但使新聞媒體喪失第四權的功能,還會造成寒蟬效應,不利多元、民主等價值的形成。
當初在草案中曾保留一個申訴與審議機制,但被內政部以:「沒有這樣的組織與人力」刪掉,如今卻由地方政府變成裁罰機關,更凸顯了立法的草率。

而今當朝百官粉飾太平,不思跟上時代為民謀福,現又將不合時宜已廢除的《出版法》,如假包換地置入《兒少法》,意圖箝制新聞自由。處心積慮以掌控媒體愚民,重返威權復辟老路的作為,誠令人浩嘆!

奧斯卡最佳劇本獎 〔摘要12.17.2010自由〕台灣的部分名嘴上至天文、下至地理,左至政治、右至經濟,前是扒糞、後是緋聞,什麼都能侃侃而談的特異功能,恐怕已是世界奇觀,令外國人嘆為觀止。

加上他們不管談到什麼事情,都像是他們的家務事,提及的人物,也像是老朋友一樣熟悉,名嘴交遊之廣闊,學問之深,一般人只能俯首膜拜。

最近熱錢大量湧入,新台幣匯率每天上演央行總裁彭淮南的柳樹理論戲碼。這個議題與現象,當然值得媒體討論,正規作法是邀請具有經濟專業的人士參與,才不致誤導民眾,產生錯誤的認知。

但台灣部分電視談話節目竟然請來談八卦的名嘴,以陰謀論、大爆內幕的方式編織一場「七A總裁大戰索羅斯」大戲,把索羅斯這個聲名狼藉的國際大鱷捧得跟神一樣,不僅其資金有CIA背景,後面更有一大群國際避險基金的盟友助陣,台灣的下場恐怕凶多吉少。

台灣部分媒體已經走火入魔了,政治選邊站,沒有是非,只會妖魔化異己,被很多人視為社會的亂源,本應成為為民喉舌的公器,早已淪為政治宣傳品,與扒糞偷窺的變態狂

如今,連財經專業議題都能八卦化,重要財經人物變成武林高手,一場貨幣戰爭成了國際禿鷹、巨鱷圍攻光明頂的武林大會,名嘴編劇的功力只差沒能得奧斯卡最佳改編劇本獎而已。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