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12日 星期日

馬政府連狂牛病都敢騙

吳敦義政績249

〔摘要12.12.2010自由◎ 賴秀穗〕去年五月有一位36歲境外移入,疑似感染狂牛病致死的新型庫賈氏病例,家屬拒絕解剖,且將遺體火化。

當時衛生署非但沒有說服家屬,應做病理切片確診,竟然隱匿這個病例長達年餘,至今方被媒體披露。現任署長楊志良表示,主要是因為前署長葉金川「忙於選舉忘記移交」本案。真是讓人難以置信,馬政府官員的作風,就是這樣嗎?

新型庫賈氏病是國際矚目的疾病,任何地方有疫情均應通報世界衛生組織,因該病一旦感染病發,均無藥可治。

該病是由食用帶有狂牛病原變性蛋白(prion)的牛肉或牛雜而感染,英國是狂牛病的原發地,為了狂牛病至今付出171條人命(其他地區有47條人命),另外在經濟上的損失,更高達幾千億以上。

該病又牽涉到疫區牛肉進口的複雜問題,因此是一種國際間重大的疫病,但衛生署的前後署長卻如此的忽視、怠慢及隱瞞

據載,該患者是1974年出生的男性,曾於19891997年間赴英國唸書,病患兩年前開始出現記憶障礙及嗜睡症狀,去年三月就醫,五月死亡。

當時葉署長已懷疑是新型庫賈氏病。筆者認為該病例就是新型庫賈氏病,在英國期間吃到帶有變性蛋白的牛肉而感染;因為當時正是英國狂牛病的高峰期,這期間英國有17萬多頭的狂牛病例,另外當時病患年齡在1522歲之間,是對狂牛病原感受性最高的年紀,它的潛伏期十年以上,也符合病情的發展。

英國最早提出人類感染到狂牛病的事件,是在19941995年時,有十個年輕人均在四十歲以下,有類似傳統庫賈氏病的症狀,發病死亡,但年紀與庫賈氏病差異很大(庫賈氏病發病平均為65歲)。

後來經過腦病理切片檢查,才發現是一種感染狂牛病病原而來的新病,因臨床症狀及腦組織病變,類似傳統庫賈氏病,均有海綿狀的病變,故稱為新型庫賈氏病

台灣本病例患者在症狀出現發病後28個月才死亡(新型庫賈氏病發病後,平均在十三個月以上死亡),與傳統的庫賈氏病在發病後平均六個月內死亡有差異,也符合新型庫賈氏病的病情。

本病例諸多的病情均與新型庫賈氏病吻合。過去在美國、日本也都有在英國待一段時間後移入的病例。

因庫賈氏病、新型庫賈氏病及狂牛病,都無法在生前做最後確診,只能靠病患的臨床症狀做初步診斷,但可惜本病例沒有做腦病理切片檢查,僅可說是疑似病例,實在遺憾。對狂牛病及新型庫賈氏病疫情的資訊是一項缺失。

不論如何,衛生署在事關國人的健康及國際的重大疾病,都敢隱瞞,馬政府的官員又有什麼不敢做呢!(作者為台灣大學獸醫專業學院名譽教授)

楊署長要不要切腹? 〔摘要12.12.2010自由 洪增陽〕十二月九日的兩則新聞,一則是連戰獲得中國頒發「孔子和平獎」,另一則是國內首例疑似狂牛症患者已過世半年。前者連戰說他不知情,後者衛生署長楊志良也說他不知情。兩人都遇詐騙,可說是當日最頭條的詐騙新聞

去年美國牛肉進口談判的敏感時刻,衛生主管單位同時隱匿了一位狂牛症案例至今。當時(全世界)最不「理盲濫情」的楊署長,還對反美牛人士說:「美國人自己吃老牛,我們吃嫩牛;美國要賣給我們,我們還要挑肥揀瘦?」並保證「如果吃美國牛肉造成多人死亡,我一定切腹自殺。」

當然,這起案例或許不是美國牛肉直接造成,但楊署長被部屬(還是前任署長葉金川?)訛詐年餘很沒面子,卻是事實。除非署長也說謊,否則這次楊署長知悉「得獎了」,一定如同遇到詐騙而悔恨交加,切腹壓力可謂不小!

官員明知上當,卻還要對人民一路騙下去,東窗事發再來一個「看報紙才知道」。這種毫無誠信與擔當、沒有官員為錯誤政策下台的政府,本身就是嘻皮笑臉、招搖撞騙的集團!(作者為醫院藥師,台大衛政所碩士)

參考資料:

我準備好了!

633跳票 改分期付款

相信馬上好 散戶心淌血

馬政府又忘了歷史教訓【摘要12.12.2010聯合報王健壯】馬政府推動二代健保的政策表現,祇能用一句話來形容:歷史教訓,就是沒有人會記取歷史的教訓

去年十月美牛進口風暴爆發後,輿論批評馬政府:少數寡頭祕密決策是傲慢,拙於政策行銷是無能,未預見危機發生是顢頇,不懂處理危機反被危機處理是失能;更重要的是,馬政府並未記取不久前才發生在南韓的美牛風暴教訓。

在緊接著美牛風暴而來的ECFA談判過程中,馬政府雖仍堅持祕密談判,但在政策行銷上卻大有改進,最後才獲得六成民意支持ECFA的簽訂;也可以說,ECFA能順利簽訂,乃是因為馬政府從美牛風暴中學到了慘痛教訓。

但才過了幾個月,馬政府卻又忘了美牛風暴的失敗教訓,「二代健保」先是在立法院闖關失敗,接著行政院又出現政策大轉彎,在在證明馬政府又重蹈美牛進口錯誤決策的覆轍。

二代健保是重大國家政策,政策內容更是花了十年漫長時間,集合一百多位專家學者的專業意見累積而成,馬政府的二代健保版本,更早在今年初就已定案,馬英九為了挽留楊志良,甚至在幾個月前也已定下修法時間表

但研議這麼多年,攸關民眾權益,甚至預告時間也這麼久的「二代健保」,卻在審查程序進行的第一天,就被執政黨立委全面杯葛,被批評得一無是處;更離譜的是,行政院在國會杯葛後,竟然決定政策急轉彎,徹底自我否定二代健保。

有立委形容二代健保是史上最扯的法案,其實更正確的說法應是,二代健保是史上最扯的決策模式,也是史上最扯的修法程序

馬政府推二代健保,應該比推ECFA付出更多努力才對;先取得民意支持,再挾民意以說服國會,二代健保雖仍可能遭到反彈,卻絕不至於會以失敗收場。

但從馬英九親定修法時間表後,府院署黨四方面,卻對二代健保幾個月不聞不問,政院未密集召開跨部會協調,衛生署也未主動向立法院簡報溝通,民間團體與民眾更被晾在一邊沒人理睬,這樣的決策模式與美牛進口決策模式如出一轍,當然註定會引起反彈。

但比美牛決策模式更不可思議的是,行政院這次一遇困難,就立刻先豎白旗投降自我推翻二代健保的既定內容,完全看不到推動重大政策時該有的熱情、氣勢與堅持,棄守決策權至此地步,簡直匪夷所思。

這種不知記取歷史教訓的政府,又有何值得信賴可言?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