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12日 星期日

噩夢不斷 被霸凌的小葉 選擇人間蒸發

吳清基政績61

〔唐鎮宇/中國時報2010.12.12摘要〕   「我跟他們無冤無仇,不知道他們為什麼要打我。」國中二年級的小葉,在國一下學期一次午休時間,在學校角落遭同校學生五人圍毆,從此不願去上學,今年十月逃家至今音訊全無,成為中輟生

    第一次被霸凌,嘴角流血,小葉不敢跟爸爸和奶奶說實話,只說自己跌倒受傷。但霸凌者卻食髓知味,常常堵他、揍他,小葉漸漸開始蹺課。

    問小葉是否害怕上學?小葉沉默半晌後說,「不想去學校。」小葉早上開始賴床、抗拒上學,奶奶逼他去上學,小葉只好勉強出門,但又不想去學校,乾脆蹺課。但因身上沒什麼零用錢,只好躲到公園的溜滑梯下睡覺,晚上再跑回教室睡覺,避免風吹雨淋。

    「學校輔導老師找來霸凌學生的家長來說明,但小孩的媽媽直言說管不動。」小葉爸爸氣憤的說,老師反而要小葉忍耐、別惹惱人並避免單獨行動,「難道功課不好的小孩、被人打的小孩,就活該倒楣!

    為了讓小葉不逃學,學校雖曾彈性開放讓他待在輔導室取代課堂,但小葉還是又被霸凌了兩次,五、六個同學及學長,硬是要他學狗爬、吃草,他實在氣不過還擊,卻被打得更慘。

    上學陰影揮之不去,小葉不願再去學校,跟爸爸說要去學修摩托車,「他連國中都沒畢業,怎麼去當學徒?」

    蹺課次數多,小葉被列為學校頭痛人物而被要求轉學。「我是一般上班族,無法讓小葉念私校監管,轉學,還是只在住家步行距離範圍內的國中。」小葉爸爸表示,有一次小葉碰到霸凌同學,又被他們痛扁了一頓,報案,警察也以罪證不足不插手

    小葉被迫轉學,卻還是無法脫離霸凌者的勢力。今年十月,小葉選擇第六次逃家,至今仍毫無音訊,小葉爸爸說,誰能幫助我們?

師沒發現SOS 生被打到尿失禁 〔葉芷妘/中國時報2010.12.12摘要〕「我以為只會被打一次,沒想到從星期四下午把我打到星期五下午。下課前,我用拖延戰術暗示老師,如果有同學要打我,我該怎麼處理?可是老師沒有發現當時我透露求救的訊息。」

人本教育基金會中部辦公室工作人員曾芳苑表示,這位被霸凌的同學被打到尿失禁,老師都還沒發現

    人本基金會執行長馮喬蘭批評教育部,用各種不同政策名稱做校園輔導,包括友善校園等政策,但卻遲遲沒有新的人力進駐,國中每十五個班僅配置一位輔導老師,平均580位同學共享一位輔導老師。

    很多被霸凌的個案,老師應該都可以及早發現,但是都錯過時機。輔導資源和學校社工都要增加人力進駐,並結合社會資源。學校是學生一天當中待最久的場所,不是所有工作都由老師來做,是要讓學校機制來協助學生,安排專業諮商輔導人員進駐校園

    全國家長團體聯盟秘書長符慧中則表示,台灣政府缺乏社會教育,太多家長不知道怎麼跟小孩對話,也不知道怎麼跟學校對話。再者,現在學生行為很多都超過老師的專業能夠輔導,應要有更多社工機構進駐。

    打人的照上學 被揍的躲家中 民代查霸凌校方:勿找麻煩 〔甘嘉雯/桃園 中國時報2010.12.12 摘要〕   「議員,你不要找學校麻煩!」縣議員劉茂群調查桃園某國中女學生遭霸凌拍裸照事件,她嘲諷校方的態度就是這樣,只說有通報教育處,但後續的配套都沒做

結果是打人的學生照常到校上課,被打的卻躲在家中身心受創,這段期間求助無門。她質疑若還有其他受害者,學校這種不積極的態度,能給被害學生什麼幫助?

    劉茂群指出,家長向她陳述案發後,學校只說已經通報教育處,小孩不敢上學,也沒有老師關心或是連繫,心理輔導也沒有。警方在受理報案後,只做完筆錄不聯絡,打人的學生沒有受到應有的懲處?

    據了解,被害學生家長於七日上午十點先帶女學生到醫院驗傷。劉茂群質疑學校為什麼不去正視校園霸凌問題,通報後到底做了什麼事?如何去改善?

    劉茂群說,參與的另兩名圍觀同學知道自己恐怕也有事,害怕得不斷哭泣。她知道學生並不是這麼壞,「她們就是不懂法律嘛,沒人教她們做了這些事的嚴重性。學校的品格教育到底有無落實?我真的很無力。」

    劉茂群說,她想知道學校事後的處置方式,卻被拒於門外,「家長單方面的說法,我也必須去求證啊,但學校就是不肯面對;這件事若是事實,被害者該怎麼辦?」

學生至今仍不敢到校,是否應在輔導轉學前,讓這些學生分班上課,也沒人說得清楚。她認為學校迴避、粉飾太平

    「校園霸凌的申訴管道在哪?」「其他學生看到這件事情的發展後,會選擇隱忍還是把事情說出來呢?」劉茂群憂心地說,她也不滿警方受理案件後,沒有積極作為。

    兒虐通報案件 年增四成 〔管婺媛/中國時報2010.12.12摘要〕   根據內政部最新統計顯示,國內兒童受虐通報件數有大幅增加趨勢。今年上半年兒童及少年保護個案通報人數較去年增加四成,共計一萬三千餘人。而經查獲屬實者約有九千多人,也較去年同期增加三成九。

監委:政府長期漠視 〔陳文信/中國時報2010.12.12摘要〕近年來校園霸凌事件頻傳,日前還接連發生數起中學生強逼同學拍裸照、並將照片PO上網的誇張事件。

對此,監委直指教育部、內政部長期坐視霸凌事件層出不窮,卻遲未有積極、有效之作為,使青少年的成長歷程暴露於恐懼之中

    監委程仁宏指出,監院尚未針對校園霸凌的問題進行具體的調查工作,從目前的實際情形看來,主管機關顯然缺乏積極作為,也並未提出一套有效的機制

    程仁宏表示,政府若願重視校園霸凌的問題,首要工作就是加強人才的訓練,讓基層的教育、輔導等相關工作者具備處理霸凌事件的能力。社工也有一定的任務,因為霸凌事件不只會在校園內發生,往往還會延伸到校園之外,包括社區場域及跨校的霸凌事件。

    程仁宏指出,由於霸凌事件的源頭多發生在校園,因此教育部應負起主要的責任,但校內的教職人員須在適當的機制下與社工合作,才不會讓輔導工作「一出學校圍牆就失效」,因此內政部社會局也扮演了舉足輕重的角色。

參考資料:

台灣人權報告書12 美麗島事件

台灣人權報告書75 罪狀太明顯了

台灣人權報告書80 國民黨特務殺了我哥哥

教育部做了什麼?〔葉芷妘/中國時報2010.12.12摘要〕   老師的專業是傳道、授業、解惑,但當面臨校園霸凌事件時,老師卻沒有足夠的專業知能和勇氣去處理。

教育部消極的要老師加強在職進修,強化專業技能,但卻沒有設立獎懲考核制度,規範校方及老師正視霸凌問題,霸凌事件將難以遏止。

    從校園霸凌新聞事件來看,被霸凌者不是停課接受輔導就是轉校,加害人反到繼續留在學校就讀。顯示學校沒有完善機制去杜絕,老師也不夠細心去查覺異狀。

    以美國為例,已有37州訂定「反霸凌法」,訂立行政裁罰,要求校方行政人員和老師對自我及學生的言行、關係必須敏感,並積極介入處理霸凌事件,否則將扣減補助款及下修學校評鑑成績。

    反觀台灣教育部,卻只要求學校透過「教育」教導學生,沒有學校或教師的考評機制,強力督導,如何發揮功能?教育霸凌事件層出不窮,正凸顯了台灣教育體制的消極及缺失

    教育部沒有對學生暴力行為做懲戒,只是呼籲學生若遇霸凌,可撥打二十四小時防制霸凌免付費投訴專線。但被霸凌的學生多數都被威脅不准告訴老師和爸媽,通常直到傷痕累累才被發現。

    血氣方剛的年輕學子,可能因一時的偏差而霸凌同學,學校老師若未能即時遏止學生的偏差行為,單純的校園學習環境變成活生生的《艋舺》片場。

    更離譜的是,教育部不去積極訂立政策,卻是用消極的方式,鼓勵教育人員搜尋網路霸凌影片;不從根本問題解決,事情發生後才來阻止網路和媒體的散播,本末倒置的作法,反倒成校園安全紅燈的助虐者

李鈞震:

1.      在蔣經國統治時期,軍、警、特與黑道一起「霸凌」台灣的百姓,對於這種現象,黨國權貴縱容,而台灣絕大多數各級學校的校長與老師,不敢維持社會正義,裝作沒看到。

2.      台灣各級學校的校長與老師,無法維持社會正義,已經養成習慣。習慣一旦養成,非常不容易改變,甚至容易變成老師「霸凌」學生。

3.      根據台灣的新聞媒體紀錄,老師「霸凌」、「性侵」學生的案件,遠比學生「霸凌」學生還要多很多

4.      教育部長吳清基違反教育學專業,強迫北北基的老師一定要「一綱一本」,阻礙老師自編教材的權力,這也是一種「霸凌」的手段。

5.      在公元2000年以前,50年當中台灣各級學校供奉蔣中正銅像,強迫全台灣數萬名政治受難者的家屬,向獨裁者殺人元兇蔣中正鞠躬,這就是一種「霸凌」;而當時各級學校的校長都配合國民黨,一起「霸凌」全國的學生,而且養成習慣。

6.      吳清基從小就生活在權貴階級可以「霸凌」學生的生活環境,因此,不知不覺養成了「被霸凌、霸凌別人」也是理所當然的生活習慣,長大了自然配合權貴階級「霸凌」學生與老師。

7.      全台灣各級學校的校長與老師,如果沒有公開譴責國民黨的不正義「黨產」,製造了政黨競爭不公平,違背憲法,這就是「霸凌」台灣的社會大眾,當然沒有社會正義感。李家同、林火旺一定不敢否認!

8.      台大校長李嗣涔,完全不懂「無罪推定原則」,公開在新聞媒體面前批評還沒有三審定讞的官司,這就是權貴階級對人民的霸凌。上樑不正下樑歪,台大的教授們,誰敢否認!

9.      馬英九曾經對原住民說:我把你們當人看!這就是種族歧視,也是一種「霸凌」的行為;但是,監察院縱容這種事情發生,顯然,監察院「間接霸凌」台灣的弱勢族群。翁啟惠一定不敢否認!

10.  前些時候苗栗的大埔阿嬤,遭受苗栗縣政府劉政鴻的「霸凌」,全台灣只有5個教授出來聲援,其他多數的大學教授與各級學校的校長,默不作聲,縱容權貴階級欺凌百姓,所以這些校長都是政府「霸凌」百姓的共犯

11.  TVBS2100製作團隊與李濤、邱毅等名嘴,一起在新聞媒體上公審寶萊證券的白文正,害他自殺,運用媒體權力「霸凌」百姓;經常看2100的人,一定都學會了「霸凌」的手段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