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28日 星期二

殺妻解脫 人倫悲劇

吳敦義政績256

〔摘要12.28.2010蘋論〕83歲的丈夫,不忍心愛的79歲老妻遭帕金森氏症的折磨,竟持螺絲起子釘入老妻額頭致死,令人鼻酸。台灣已進入老人社會,老人照顧的問題只會越來越嚴重,協助自殺的現象將勢必有增無減。

老翁曾在部落格道盡老人病苦的無奈與難堪,老妻曾明白對他講過,若患無救的病痛,行動不便或成植物人,盼望能安靜離開。老翁還提倡安樂死

人類自古以來就渴望「有尊嚴的死亡」。如果政府是鐵了心反對安樂死,那就要認真地考慮老人長期照顧的問題。如果不准安樂死,又不照顧老人,算什麼政府?

老人從行動不便到死亡可能10多年之久,中風或植物人可能還可活20多年,富裕家庭都吃不消,何況一般中產階級和低收入戶。一個老病人就能拖垮一家人,除了看病還要應付種種的開銷,包括看護、輪椅、病床……少說一年就要上百萬元,有幾個家庭可以撐到病人往生?

現代社會須假設兒女無法照顧衰老的父母,照顧老人就變成政府的責任。照顧不但是身體方面,還包括老人經濟、心理輔導、社會參與等。

現在台灣把這部分工作交給社工人員負責,是遠遠不夠的,廣設廉價養老院勢在必行。得病行動不便的老人療養院也要設置,政府不能只想興建社會住宅,還要規劃老人的最後居所

目前台灣的社工太少,要負責的事太多,工作負擔已經飽和,如何加強老人的照顧?除了加蓋養老院、療養院,交由地方政府就地興建老人院,使養老在地化,是最佳的選擇。

老夫殺妻 因為老馬跳票 〔摘要12.28.2010自由◎ 沈政男〕繼今年九月南部水災,安養中心發生「老人集體泡水事件」之後,台灣竟又爆出八十多歲老先生,「鑿穿久病老妻頭顱致死」的慘劇,台灣失能老人的悲歌究竟要唱到何時?

以台灣人口老化問題之嚴重,失能失智老人增加之快速,要解決老人照護問題只有一個方法,那就是儘快實施長期照護保險!日、韓、加與歐洲先進國家,都已實施長照保險,其保費隨健保一起繳納,額度約為健保的七分之一。

但台灣如今連健保改革都面臨難產,長照保險法案更還躺在行政院裡。

馬總統競選時承諾,任內會讓長照保險上路,這項政見即將跳票。如今支撐台灣失能老人照護的政策,僅剩民進黨時代規劃的「十年常照計畫」,馬政府打算混多久?

健保、國民年金、長期照護體系,是保障老人生活的重要制度,三足鼎立,撐起社會安全的大網。如今健保財務吃緊,年金有破產危機,長照更是遠在天邊。馬總統,任內到底為台灣老人做了什麼?(作者為醫師)

別讓政策霸凌老人家〔摘要12.28.2010自由 許素鳳〕根據經建會統計,台灣地區65歲以上人口占總人數10.4%,人數直逼242,顯示老人照護、安養問題,已不再是私領域問題。

更讓人擔憂的是,在社會貧富差距日益擴大的環境下,多數中壯年的勞動者,除了拚命工作養活自己及孩子外,已漸漸無力兼顧年邁雙親照護。

有錢人可以請外勞照料父母,窮困人家連月繳兩萬元的養護中心都付不起,也只好將失能的父母白天放置在房間內,簡單備好吃的食物,至於大小便,也只能讓父母委屈先放在褲子,等到晚上子女回家後再處理。老人家尊嚴何在?

人老了沒有孩子陪伴,很可憐;但是有孩子卻沒有能力陪伴,更可憐!現在社會熱切討論如何避免孩子在學校受到霸凌,我們也呼籲政府,正視台灣老人的生存權,不要讓政策霸凌老人家,請儘速制訂老人安養政策,讓窮困或孤寂的老人老有所終。

在各縣市花大錢、爭相辦理跨年煙火晚會同時,撥點預算,施捨一下這些躲在陰暗處的老人吧!

參考資料:

60萬人需長照 多少家庭身心煎熬

長期照護的國際經驗

藥蟲條款 會吃出更大黑洞 〔摘要12.28.2010自由 施肇榮〕健保制度所存在的「藥價黑洞」實際上是藥價差

大型醫院、連鎖藥局因進藥量大,可享有超優的折扣及議價空間,而這些折扣必須明白記載在發票上,並依法提供給健保局,讓健保局得以掌握即時藥品交易訊息,據以進行藥價調整,並將所調降藥價的節流(差額)回歸給民眾,讓民眾在不增加保費的情形下,得以增加新藥、新科技的給付。

經過二讀的健保法第62條「藥品費用支出目標制」的藥蟲條款,除砍掉監理會監督權責,違背擴大民眾參與之立法精神外。新法通過以後,健保局更無須積極主動的進行藥價調查及調降藥價

當每年預定的藥費支出超過目標時,健保局只要被動的將藥費超出的部分,先從當年度的醫療服務費用扣除,然後才在下一年有限範圍內微幅調整藥價。

這樣一來不僅會造成藥品以外的醫療給付品項相互排擠,減緩新藥、新科技的引進時程,更造成實際的藥品交易價格失真,最終傷害的是全體繳費民眾,而得利的卻是少數利益團體。以後倘若要增加新藥、新科技,恐須增加保費或減少保險給付項目。

在德國政府受不了藥廠的超高利潤,因而向藥廠收繳十億歐元;匈牙利政府則要求藥廠繳付29億台幣,當越來越多歐盟國家要求藥廠繳付回饋金時,台灣卻在修法保障少數人的利益。(作者為醫師公會全聯會理事)

李鈞震:

1.      二代健保改革,為什麼獨獨漏掉解決藥價黑洞這件事?很簡單,因為藥商應該捐了一大筆政治獻金給衛生署管理高層、立委們、馬政府官員。

2.      衛生署長楊志良財富相當地可觀,不知道有沒有收藥商的政治獻金

3.      沒有解決「藥價黑洞」的問題,健保永遠都會虧損,沒有辦法解決;縱使健保費提高一倍,也沒有辦法解決,但是藥商卻有可能因此獲得暴利。

4.      要如何解決藥價黑洞?最簡單的方法就是監察院或檢察官,調查專門幫馬英九處理政治獻金陳松柱,「押人取供」一定會有證據。

5.      楊志良絕對不是台灣最有醫療知識的人,也絕對不是對社會福利有專業能力的人,更不是對保險學有專精的人,那為什麼馬英九三番兩次要保障楊志良的官位?他們應該是利益共同體?

參考資料:

楊志良資產居部會首長首富

現代與社會5 現代文化的悲劇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