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25日 星期六

正視台灣「三小」之害

文化評論

〔工商時報社論2010.12.25摘要〕   眾所皆知,透過媒體呈現的台灣,亂象叢生。政治人物「但問小是小非,少問大是大非」。反映在政策上,就是避重就輕,不罵不理,等到風頭過後,照樣大事化小。稅制改革如此,教育改革亦復如此。

    多年來,眾人皆知「稅改」核心在矯正所得稅制的不公,方能有效縮小貧富差距。然而,為了維護股市做為「經濟櫥窗」的角色,資本利得稅始終碰不得;基於年年選舉的勝選考量,軍公教課稅則是能拖則拖。而稅制的不公,又直接牽動健保費基改革無法克竟其功。

    至於教改,「小學快樂學習、國中痛苦考試、高中各憑本事、大學玩你四年,畢業失業沒錢」,學習思考力越改越弱,教育分流越改越差,文憑主義越改越烈。

    校園的霸凌事件,也不只存在於學生之間,還存在於師生、親師、師師之間,問題糾結複雜,絕對不能以「學校裡的一些小事情」等閒視之。教育是百年大業,面對百年大業的沉淪,難道還不足以刺激政府部門齊力挽狂瀾於既倒?

    怪象之二,是「小我極大化,大我極小化」,將烈士們用生命換來的言論自由濫用到極致,其中又以政論名嘴為代表。

原本僅專注單線的除役記者,搖身一變竟成萬事通資深評論家,扒糞揭秘。他們最大的本事,就是搬弄唇舌,破壞大於建設,逼官員低頭為樂;假濟弱扶傾之名,日進斗金,開名車住豪宅,做言行不一的最壞示範。

        「三小」怪象之三,正是媒體自己「做小第四權」,既未善盡監督政府之責,反而助長膚淺的表演政治。坐視名嘴取代專業,煽動淺碟式議題辯論;

在惡性收視率競爭中,一方面極力揭人之短、猛打落水狗,彷彿自己道德崇高無瑕,另方面卻鼓吹小孩賣成熟、人妻賣風騷、型男賣肌肉等等敗俗行為。

當年周處除三害,最後不惜拿自己開刀,今日的媒體就算已無「一言興邦」的大志,至少也當自我警惕,不要淪為「一言喪邦」的幫凶!

綠能政策反覆 背離理想又惹民怨 〔中國時報社論2010.12.25摘要〕  許多人都說,執政黨有其主政者優勢,能夠利用其推動政策之便宣揚長處、避開短處。

但是這樣的論點基本上是建立在「推動執行有效率」的假設之上;若是主政者能力差、朝令夕改,則每一個所推的政策都會演變成社會災難,徒然引發人民的不滿,反而形成執政劣勢。

最近,經濟部出爾反爾其所推之「再生能源」辦法,真的像是「執政黨免費奉送選票」的典型。

經濟部等於是實質作廢原先每度較高的補助費率。這是否代表短短五個月前經濟部所計算的費率不正確?五個月前做決策的這一批人,是不是該下台?

    這樣的朝令夕改,要有政務官負起責任,是因為政府法令引發了民眾的損失,也確實激起重大民怨。以屏東縣為例,該縣縣長開記者會所慷慨陳述的情節,確實會引發相當的庶民憤慨。

許多縣民是因為看到政府當初優惠的太陽能補助辦法,才開始休耕農地,改在農地上「種電」。這樣的布局要在農地上打固定樁、架鋼架、買太陽能電池模組、配上併聯電表,才能算是完工、才能開始發電。

但是現在的情況是:萬一農民在經濟部更改辦法後十二天時間內,拿不到經濟部的核準函,則這些「種電」的農民就只能適用明年降低約20%的補助費率。很可能使農民入不敷出,使「種電」成為划不來的投資,還不如原本的水稻生產。將心比心,這些農民將來還會投票給執政黨嗎?

    當初,農民是信任政府「簽約一年內有效」承諾,才開始做此投資的。如今,經濟部完全毀棄承諾,不但在法理上有違信賴保護原則,也必然激起反感。

經濟部與能源政委以綠能政策搞得天怒人怨,像是在幫綠軍集結反馬勢力。有這麼白目、這麼扯爛的執政首長,誰說主政者有什麼優勢?

參考資料:希臘哲學44 阿迦門農悲劇的來源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