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27日 星期一

NCC濫權 馬總統要負責

馬英九政績398

〔摘要12.27.2010黃帝穎 蘋果〕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對年代綜合台作出撤照處分,引發輿論及朝野立委同聲批判,總統府發言人羅智強聲明「NCC是獨立機關,總統不會干涉其職權」,試圖將NCC與馬政府作出切割,但馬政府真的不用負責嗎?

其實,NCC濫權已有先例,今年九月NCC以「壹電視新聞節目用動畫表現,不符合新聞報導內容應真實呈現的專業要求」等事由否准壹電視申設新聞台等3張頻道執照。

NCC的否准不僅沒有法律依據,更違反司法院大法官釋字509號解釋揭示「言論自由為人民之基本權利,《憲法》第11條有明文保障,國家應給予最大限度之維護」,

及釋字第445號解釋、第644號解釋意旨,即國家若對言論內容為「事前審查」,因新聞性、政治性言論屬「高價值言論」,司法將作出類似「推定違憲」的認定標準,而認定NCC否准動新聞的理由逾越《憲法》「言論自由」之基本權保障。

此次,NCC對於年代綜合台的撤照,同樣有違法濫權的問題。首先,《憲法》第23條及《行政程序法》第7條明文國家行為須符合「比例原則」,也就是當國家有多種同樣能達成目的之方法時,應選擇對人民權益損害最少者為之。

NCC對年代綜合台的違規行為,依據《廣播電視法》的規定,尚有罰款、連續罰款、停播3個月、連續停播等手段,督促電視台守法,而撤照是最後手段,但NCC對年代直接採取最嚴厲的撤照,而未嘗試用停播3個月、連續停播等較輕度的方法,即是違反「比例原則」。

再者,過去三年間衛星頻道因為「節目廣告化」被裁罰次數,東風衛視台排名第一,其次是JET日本台,年代綜合台僅是排名第五,而依據《行政程序法》第6條規定「行政行為,非有正當理由,不得為差別待遇」。

NCC對於違規較嚴重之前四名未予撤照處分,反而只針對第五名的年代進行嚴厲處罰,明顯違反《行政法》之「平等原則」,NCC違法濫權甚為顯然。

不論是對壹電視之否准或是對年代綜合台之撤照,NCC違法違憲之濫權行徑,馬政府依法須負「政治責任」,此非總統府發言人可以輕易切割的。

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613號解釋理由書揭示:「我國以行政院作為國家最高行政機關之《憲法》架構下,賦予獨立機關獨立性與自主性之同時,仍應保留行政院院長對獨立機關重要人事一定之決定權限,俾行政院院長得藉由對獨立機關重要人員行使獨立機關職權之付託,就包括獨立機關在內之所有所屬行政機關之整體施政表現負責,以落實行政一體及責任政治」。

而我國憲政體制,總統法律上對行政院長有任免權,行政院長對NCC委員有任命權,而事實上,總統對NCC委員之任命具實質影響力,又NCC屬「行政一體」之範疇,故NCC所為之違法濫權行為,馬總統與行政院長依據《憲法》及大法官解釋意旨,當然要負「政治責任」。

李鈞震:

1.      雖然就憲政體制,總統不直接指揮經濟部、財政部,但司法院的法官都認為台灣的總統必須對財政部、經濟部……的施政直接負責任,所以「二次金改」、「龍潭購地案」…陳水扁都必須負責,因而坐牢。

2.      所以行政院下的各部會、獨立機關,馬總統都必須直接負責任,所以NCC違憲、違法,當然等於馬英九違憲、違法。這也符合他自己說的「完全執政完全負責」。

3.      但是馬英九總統,因為崇拜獨裁者蔣經國,所以有不沾鍋、不負責的特權,且司法院的檢察官與法官基於「辦綠不辦籃」的判例原則,絕不可對馬總統起訴,陳瑞仁、侯寬仁、蘇永欽一定不敢否認!

4.      台灣的公務員,只要公開崇拜獨裁者蔣經國,就有不沾鍋、不負責的特權。余文因為幫馬英九貪污,卻沒有公開崇拜蔣經國,所以必須坐牢。

5.      台灣的政治犯,被判刑坐牢的主因都是沒有崇拜蔣經國。台灣升官特別快的檢察官、法官、公務員、各級學校校長,都是因為公開崇拜獨裁者蔣經國的關係。現在台灣的五院院長,沒有人不崇拜獨裁者蔣經國。

6.      金溥聰可以當國民黨秘書長,最主要的原因不是專業能力,而是他比其他的人都要崇拜獨裁者蔣經國。馬凱應該不會否認!

7.      紅衫軍的副總指揮,每一個都非常崇拜獨裁者蔣經國,所以幾乎個個升官發財;誰公開表態崇拜獨裁者蔣經國,一定會被國民黨酬庸,這是台灣的為官之道。幫馬英九收政治獻金的陳松柱應該不會否認!

政府變組頭 買媒體打假球〔摘要12.27.2010劉昌德 陳子軒 蘋果〕去年底,不滿黑道組頭收買部分職棒球員打假球的球迷,群起發出怒吼,要求政府相關單位拿出辦法。當時馬英九總統,宣示全力遏阻黑道染指職棒。

弔詭的是,政府一方面在棒球界高調宣示要打擊扼殺國球的黑道組頭,另一方面卻在傳播界長期扮演類似組頭的角色收買媒體「打假球」、大量製作「置入性行銷」的新聞欺瞞觀眾與人民,斷送台灣媒體與民主的根基。

黑道組頭為了賭盤的大量私利,利用酒色財氣與暴力,引誘或威脅球員打假球;被迫或主動配合的球員因此有了眼前的賄款收入,但是遭到揭發之後斷送了職業生涯,而更因為假球侵蝕了球迷的信任基礎,使得整體職棒的根基都遭到摧毀。

近年來藍綠政黨在執政期間,則是為了掌握政治權力,拿著人民的納稅錢,大量下單購買媒體製作「假」新聞;媒體業者聲稱因為景氣差,所以為了眼前收入而配合政府「打假球」。

本來應該作為人民監督政府第四權的媒體,也因為政府的置入性行銷,而充斥著幫政府宣傳的「假」新聞、媒體則淪為拿錢辦事的「化妝師」。

由於黑道組頭的收買,使得國內棒球文化一度搖搖欲墜。現在,因為政府「置入性行銷」的收買,將賠掉人民對媒體第四權的信任,不但讓新聞媒體的長期根基搖搖欲墜,也讓台灣的民主制度搖搖欲墜。

反對新聞的置入性行銷絕對不是唱高調,因為就像職棒不該有假球一樣,政府不該為了權力私欲收買媒體、媒體不該短視近利而葬送自己前途,這是維繫台灣媒體發展與民主制度的最基本尺度的要求。

眼見假球案斷送許多優秀球員的職業生涯、抹黑了棒球文化,我們感到痛心。同樣的,對於政府置入性行銷嚴重危害台灣新聞教育與大眾媒體發展,我們更感到憂心。

馬政府與執政黨高層不乏嫻熟媒體實務與理論的官員,若繼續聽而不聞,就會像黑道組頭之於國球的角色一般,成為摧毀台灣新聞媒體與民主制度的劊子手。 〔作者為劉昌德(政治大學新聞系副教授)、陳子軒(體育大學體研所助理教授)〕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