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29日 星期三

馬英九政府正加強箝制台灣媒體

媒體評論

〔摘要12.29.2010黎智英 蘋果〕在中國,政府對言論自由的箝制常會引起全球注意。遺憾的是,相同的事情發生在亞洲其他地方,引起的關注就沒這麼強烈。

也因此,當台灣的通訊傳播當局在過去一年中(最近一次在上個月)數度拒絕發給壹電視有線電視執照,台灣以外的地方幾乎都沒有注意到這則新聞。我們不是唯一受到影響的媒體。馬英九總統的政府已持續採取其他措施,限制原本生氣蓬勃的台灣媒體。

台灣通訊傳播委員會(NCC)在做出拒發執照的決定時提到了一些疑慮,擔心我們可能設法規避現行的節目分級限制。最令人感到不安的是,NCC認為,它無法確認壹傳媒能否「善盡其作為大眾媒體的社會責任」。

這些全都是令人震驚的主觀臆測。NCC不去審核申請案中所提的事實和優勢,反而依據我們可能會做的事來懲罰我們。

壹傳媒不是一個小規模、剛竄起的企業。單在台灣,我們就為了成立電視台,投資了近12000萬美元(約35億元台幣)在攝影棚和其他設備上。我們為台灣人民創造了近1200個工作機會,也增加了他們在新聞和娛樂上的選擇。

NCC主委蘇蘅11月在立法院堅稱,壹電視和《蘋果日報》的高階管理階層有過多的重疊。如果蘇主委細看壹電視申請案中所提的事實,她應該知道,壹電視的8名部門主管中,只有一名曾在《蘋果日報》工作。

《蘋果日報》和《壹週刊》(我們的另一項出版品)在另一項誤導性的說詞中成為箭靶。蘇主委抱怨,這兩項出版品「屢次引發訴訟爭議」。蘇主委略而未提的是,在過去3年我們因調查性報導所引發的200多件訴訟案中,《蘋果日報》和《壹週刊》只在3個案件中敗訴。

她也忘了提及,這些調查性報導的當事人,往往都是對於自由媒體調查其活動感到不悅的腐敗政府官員或企業家。當我們將這些人的劣行公諸於世時,我們認為這是一種公眾服務,是在善盡自由媒體的一項最高職責。

台灣政府不僅對待壹電視如此,NCC上周還撤銷了年代綜合台的執照,引起了部分立法委員的抗議。

更令人憂心的發展是,台灣立法機關正考慮立法,打算禁止新聞報導「詳細地描述或圖解關於暴力、血腥、色情、淫穢的情節」。保護兒童免於接觸暴力或血腥內容的目標,是值得讚賞的。

但在實務上,這項法律將對於給兒童與成人閱聽的新聞報導同時產生寒蟬效應。由於這項法律修正案的用詞如此模糊,以至於可能衝擊每一則犯罪、意外事件的報導,更別提報導令台灣政治人物難堪的不當行為。

NCC雖然表面上是一個「中立的」機構,但國民黨目前在立法院擁有壓倒性的多數,並且擁有黨籍總統,所以如果不是馬總統和執政的國民黨在背後支持,NCC不會如此行事,危害台灣新聞自由和聲譽。

台灣政府本身也因「置入性行銷」而遭新聞評議委員會批評。這是政府以付費方式,換取宣傳性的文章以新聞報導形式呈現在報紙或電視上。在台灣,政府成了媒體版面的最大買主之一,因此新聞評議委員會一直要求政府克制,認為政府藉此讓新聞反映官方的訊息。

整體來看,他們更像是政府加強對媒體箝制的一項計劃。這樣的發展有助於解釋為何獨立的國際新聞監督機構「自由之家」,連續兩年調降台灣的新聞自由評比排名。

台灣領導人無法總是公平看待批判、獨立的新聞報導。但一個政府對待媒體批評的方式,卻是它是否確實支持新聞自由的真實測試。依此標準,台灣正在退步當中。(本文原以英文發表,刊登在昨日(1228日)的《華爾街日報》)

參考資料:

殺戮戰場176 繁榮的保護神

殺戮戰場218 台灣的機遇

李鈞震:

1.      胡亂教英文的老師,因為他本身對英文教學不專業;無法在國際運動比賽得獎牌的選手,顯示他並不是頂尖運動選手。

2.      蔣經國、蔣中正這一生都沒有實行《憲法世界人權宣言》,因為他們對《憲法》的內容無知無法解讀;他們這一生都在努力打壓言論自由,證明他們對「新聞自由」這方面的知識,完全欠缺。

3.      政治權貴「無知」,就一定會侵害人權,一定會變成民族或國家的敗類,這是鐵律。

4.      馬英九30年考不上律師或代書執照,打官司無法自理,顯然對法律不專業,一旦執政、完全掌權,自然台灣的立法與行政就會粗糙、不公平,而且沒有效率

5.      馬英九曾經在美國工作,當獨裁者蔣經國的手下(特務),監視、攻擊台灣留美的民主人權運動人士;這應該是他唯一擅長的工作,至今他仍然擅長。

6.      這也顯示黎智英對新聞工作的不專業,無法根據歷史事實,來分析與預測當今權貴階級的意識型態與行為模式,導致自受其害。

置入性行銷 馬放任惡化 〔摘要12.29.2010自由 陳慧萍〕馬英九總統表態支持政府不應進行置入性行銷,監察委員吳豐山昨天表示「既高興又難過」,高興的是政府能有具體回應,難過的是馬總統早在2008年即宣示反置入性行銷,這兩年多來卻放任情況進一步惡化,十分不應該。

政府應該多和人民溝通,因此贊成、甚至鼓勵政府多做廣告宣導政策,但是政府光明正大登廣告是一回事,以「偷雞摸狗」的置入性行銷方式欺騙人民又是另一回事,這種作法已經傷害政府的(統治)正當性。

吳豐山說,政府置入性行銷有如安非他命,若這種短期、擦脂抹粉式的新聞宣傳有效,政府將本末倒置、忽略政績,受害最大的還是人民。

政府可以透過記者會向媒體說明政策,但是記者沒有義務全文照登,可以依自己的專業判斷報導,但是置入性行銷卻是政府花錢讓媒體登出現成的標題、文稿與圖片,嚴重傷害新聞獨立性

新聞記者對社會最大的貢獻,就是監督政府施政,政府不應該花納稅人的錢,摧毀媒體監督功能。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