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20日 星期一

不能再打壓新聞自由了

〔摘要12.20.2010廖林麗玲 蘋果〕行政權的膨脹,恐傷及第四權媒體的監督功能。《兒少法》在法條中明文規定,所謂新聞紙不得刊載「犯罪」、「細節」等。然而有關什麼是犯罪,又何謂細節,卻不加以清楚定義

回顧過往,像這樣的模糊空間,便是執政當局控制和壓迫的一貫手法。若如此授權行政機關主導定義的結果,會變成行政裁量權擴大,政府便容易能藉機處罰、威脅、掌控媒體。

如此的結果,應不是好不容易從戒嚴走到民主的台灣社會所樂見的吧?更別說台灣現行已經有足夠的法律可由司法權來處理相關問題。這次《兒少法》的爭議,也讓我們再次見證「權力分立」的重要性,以及媒體所代表的第四權,須獲得完整的保障

還有馬政府對新聞自由的干預,已是前科累累,以致台灣在國際組織的自由度評比,年年下降。這次對《兒少法》之修正,其中所牽涉對新聞自由可能的干預,恐怕又將為來年的新聞自由評等下降埋下種子。

然而台灣媒體的自律,確實是該加強。以連案來說,不要說是犯罪細節,最明顯暴露的就是嫌犯林正偉的「馬面」。依我國電視學會新聞自律公約中之規定,嫌犯未經法院判決確定前,嫌犯的人權,仍應被顧慮。比如在新聞露出的鏡面上,應做馬賽克處理等,這是基於普世認定的無罪推定原則

德國媒體記者所組成的新聞評議委員會,一直發揮相當大的功能,德國新評會底下設三個接受民眾申訴的委員會,主席均由記者擔任。以2009年來說,有近13百件的投訴案件,其中以個人檢舉最多,再來是政黨。

台灣社會要發展一個理性的公共論壇,建立穩健的公民社會,一方面需要媒體自律,另一方面則是新聞自由確實完整的保障,這才真正公民社會之福。

參考資料:台灣新聞媒體 自救宣言

 

「中國時報」的「假新聞」 〔摘要12.20.2010曹長青 自由〕最近,中國時報資深記者(也是中級主管)黃哲斌辭職事件,引起很大反響,他的辭職信在網上廣泛流傳,「美國之音」等媒體也對這個事件做了報導。

一個記者辭職,怎麼會產生如此影響?因為他是抗議中時刊登「造假新聞」而辭職。所謂「造假」,是馬英九政府或企業花大錢,把他們的廣告宣傳作為新聞來發表(稱為「業配新聞」)而欺騙讀者

黃哲斌說,在中國時報,「新聞,變成論字計價的商品」,馬政府的「公關稿」不僅佔據了新聞版面,而且還被交代「一個字都不能刪」。

黃哲斌披露說,在「花博、ECFA、國光石化」等專案上,馬政府甚至連廣告都免了,在中國時報上「直接砸錢買新聞」。「這是一種最最混蛋加三級的媒體控制。」

他所以辭職,因不願再做這個「媒體欺騙」的同謀。他認為,「業配新聞,是欺瞞讀者的,違反專業倫理的,是破壞社會信賴的怪物。」

黃哲斌的同事,在網上回應說「你說出了我(和其他同事)的心聲。」

另一位前無線電視台新聞記者說,他「每天至少說兩次謊言,每天說給幾百萬人聽!」美國之音報導說,「前些時候,聯合報記者朱淑娟也因為業界現象而辭職。」

國民黨利用媒體,給民眾洗腦有漫長的歷史,即使台灣政黨輪替後,國民黨仍熱中此道。前「中視」新聞企劃室主管劉蕙苓撰文說,她也是因抗議這種「假新聞」而辭職的。

她回憶說,2004年總統大選發生「三一九槍擊案」後,她所服務的中視「被國民黨要求去錄製多場的座談會」,做成專題節目。電視台高層告訴她,「黨沒有叫我們白做,他們是有付錢的!」簡直就是明火執仗地花錢買新聞,製造假新聞

這位前中視主管痛苦地說:國民黨的「業配」最難做,因為它是中視的「大老闆」,任何一個黨務主管似乎都可以對中視的人呼來喚去。當時,他們私下稱自己就像「奴才」!

美國之音在報導這個事件時,文內標題是:媒體失格,為錢自毀貞操;並引述黃哲斌的話說,台灣媒體受到商業和政治的過多干擾,記者們被迫喪失職業道德與操守。

黃哲斌說,有次澳門賭場請中時等記者,「包吃包喝包住包女人,只要寫篇豪華賭場見聞即可,我還是咬著牙拒絕了,一位相熟的同業,三天兩夜帶了一打保險套。」

「中國時報」等媒體的這種「業配新聞」,幾乎要跟對岸共產黨媒體的「有償新聞」比肩了。當今許多中國記者,用報導新聞的形式,寫宣傳歌頌企業或個人的稿件,對方就要付費,這被稱為「潛規則」,即不成文的規定。

政府置入性行銷 記協促馬道歉 〔摘要12.20.2010自由 謝文華、黃以敬〕前中國時報記者黃哲斌,因無法忍受政府的新聞置入性行銷日趨嚴重,辭掉十六年記者生涯,發起「反對政府收買媒體,以『置入性行銷』欺瞞人民」連署。

到昨日已獲近四千人、91個團體連署;「台灣新聞記者協會推廣平台」在臉書,也以「反置入,不要用我的錢來洗我的腦!」為題轉貼相關連署,使得這項連署的簽署人數在六天內就已突破一萬一千人。

記協將匯集這股上萬人的反動聲浪,要求總統馬英九應為違背承諾道歉,並在明年三月立法院新會期推動修法,要求將「反政府置入性行銷」納入預算法、政府採購法,若馬政府未有改善作為,不排除發動更大規模街頭運動。

台灣新聞記者協會昨晚為此緊急召開內部會議,決議將結合學界、媒體界、公民團體成立反對政府收買媒體相關聯盟,明年初將有第一波行動,號召百名學者站出來反對

台大新聞研究所教授張錦華指出,研究調查發現,AC Nielsen公司在2009年底公布的廣告量排名表顯示,前五十大政府單位的廣告總量,已超過12.44億元

《財訊》雜誌報導也顯示,2009年政府的廣告量近17億元,比2008年逆勢成長二成多,相對而言,二○○九年商業廣告量第一名是遠雄集團,共達6.06億元。可見政府的置入已經大幅超越商業的經費。

張錦華感慨,政府買媒體新聞置入卻根本無法可管,不僅是損害台灣民主政治的監督機制,對新聞專業也是一大戕害,因此新聞界與學界希望能串連力量,推動立法有效制止政府再用納稅人的錢,去買新聞來蒙混納稅人對政府正確資訊「知的權利」。

記協會長楊偉中痛批,馬總統曾在選前公開承諾當選後不做置入性行銷,當選後亦簽署「反政治性置入性行銷」的承諾書;但上台後,各部會置入性行銷不減反增,聯盟將要求馬總統率先公開道歉

黃哲斌發動的連署,獲台大、政大、台師大、中正、輔大等大學傳播、新聞系所支持。楊偉中也說,學界反彈聲浪最大,愈來愈多傳播、新聞系教授憂心不知該怎麼教學生。

他並指,由於媒體圈已成「共犯結構」,有些媒體從業人員憂心不拿政府的錢,媒體老闆經營不下去,被裁員該怎麼辦?

當記者已變成「廣告AE」、寫的稿子都是「業配(業務配合)」,媒體公信力將蕩然無存,讀者也會非常困惑,到底看到的是「新聞」還是「廣告」?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