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22日 星期三

奢侈稅一頭牛剝兩次皮

陳冲政績34

〔摘要12.22.2010 蘋果〕奢侈稅的後果是什麼?愛買奢侈品的富人,將被趕到香港去買名牌精品;中國來台的觀光客,就只買鳳梨酥、烏龍茶了,要買精品也去香港。

台灣進口奢侈品的關稅本來就蠻高,尤其比香港高得多;又再加20%的稅,不是故意要台灣的精品店關門大吉嗎?

怎麼會天真到認為沒影響?這麼外行的話竟出自財政部長嘴裡,不怕風大閃了舌頭嗎? 這樣的損失不只是逼迫精品店關門,工作人員失業,還有澆熄買氣,打壓消費的效應。

台灣政府官員是一度空間的人,一次只能聚焦一項價值,對於價值衝突的問題都不先想好。例如保護兒童及少年的《兒少法》的價值就與新聞自由的價值衝突。永遠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甚至頭痛醫腳,腳痛醫頭。

富人的錢只要不是非法獲得,也繳過稅,就是合法正當所得,是受法律保護的私產。再加繳一次奢侈稅是雙重課稅,很不公平;也打擊富人把錢留在台灣的心意,更違背自由市場的經濟規律。

政府以討好民粹為動機,插手經濟部門,只會壞事。奢侈稅不是好事,就免了吧!

不忍卒睹反反覆覆的再生能源政策【摘要2010/12/22 聯合報 社論】馬政府執政迄今約兩年半的時間,具體政策的負面感受刻骨銘心。

馬政府的民調最近半年始終在四成左右徘徊,而五都選舉藍軍選票大幅下跌,都顯示點點滴滴的負面庶民感受,確實侵蝕了政府在兩岸經濟環境上所做的努力。最近再生能源政策反反覆覆所激起的民怨,是一個最典型的例子。

再生能源發展條例是去年七月立法院三讀完成的立法。在那個時點,馬政府已經執政了一年兩個月,國際原油價格早已趨穩,而該條例也是馬政府行政院版。這部法律是執政黨所擬所審所推,在野黨並無著力;如果有什麼問題,執政黨當然要負起完全的責任

在法律通過之後,行政院又花了一年時間草擬研議後續子法,包括再生能源的收購費率,而後在今年七月才正式公布。審議費率的委員會,由經濟部次長當召集人,外加政府官員,學者專家等。

委員都是政府所聘,主持會議者更是內閣高官,討論時間也極為充裕。總之,如果這個收購能源的辦法有問題,其「責任」也是百分之百在經濟部、在能源政委

沒想到,前述經過26個月緩慢醞釀的再生能源條例及辦法,五個月後竟然宣布政策大轉彎,不但明年元月政府收購費率大降約20%,且原本「簽約一年內發電約即有效」的辦法又改為「完工送電約才生效」;

這令許多已經在做再生能源投資的民眾來不及因應,氣憤難平。當然,經濟部自己也有說詞,卻顯然是漏洞百出。以下,就讓我們逐一檢視並予以評論:

一,                經濟部說,有許多人因預期太陽能設備價格下跌,故核准之後遲不動工。但是,當初的辦法上明定簽約一年內需完工送電;既然約定如此,民眾當然有權利選擇何時動工,何錯之有?

更何況,區區一年時間,設備價格又能有多大變動空間?政府犯得著這樣改變政策侵擾庶民嗎?退一萬步,當初簽約即生效的辦法容許民眾延緩動工,又是哪個顢頇官員的決定?他該不該鞠躬負責,以息民怨?

二,                經濟部與能源政委都說,現在申請者眾,形成再生能源過熱的現象。但若經濟部花了一年時間算出來的費率太高,反正費率年年可調,大可在明年元月調降費率,何必為了這些許差額,硬要改成「完工才生效」,逼得已然通過者的契約當場作廢?

再退一萬步,如果費率太高以致申請過熱屬實,那麼當初設定費率的笨蛋官員,是不是先該負責、甚至下台?

三,經濟部說,長達廿年的購電契約會拖垮財政。我們實在不想再問,這個會拖垮政府的偏高費率,又是哪個糊塗官員簽報提出的?為什麼官員五個月前毫不擔心財政,現在卻是如此憂心忡忡?

無論如何,再生能源政策在上路五個月後反反覆覆,一再激起民怨,又再一次暴露了若干政府官員之事前無遠見、事後無擔當,不但惹毛了人民,也讓馬政府流失選票。

坊間盛傳,再生能源諸多辦法其實都是台電公司在阻撓,因為分散發電會減少台電集體採購的肥水。此外,不少主事官員以前也與台電過從甚密,也因此抵制再生能源。

若再生能源民怨持續燃燒,也始終沒有官員負起責任,則到明年立委選舉時,執政黨的得票率恐怕還會再掉。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