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22日 星期三

他們都是國家的敵人

〔張鐵志 中國時報2010.12.22摘要〕他們都是國家的敵人,    一個當然是維基解密的創辦人艾山吉。他的故事是我們這個時代最戲劇性的故事。

    艾山吉被許多國家(尤其是美國)視為敵人,因為他洩漏了許多國家的機密。不過,美國國防部長蓋茲說,維基解密對美國外交政策影響是有限的。但不可否認的,維基解密仍讓人們知道許多外交的真相。

例如北韓發現中國政府可能會背叛他們,並願意考慮朝鮮半島在南韓領導下統一;或者伊朗發現他的阿拉伯鄰居國家們,雖然臉上帶著笑容,但其實私下要求美國攻擊伊朗的核武計畫。更不要說,公布美軍炸死伊拉克平民和外國記者。

    維基解密,讓政府的謊言在陽光下曝光,讓民主體制中的多重黑暗角落得以現身。理論上在民主體制中,人民對政府應該有的監督與控制,但早已是笑話,尤其大部分時候政府都盡可能希望讓人民處於無知的黑暗中

今年七月,美國華盛頓郵報刊登「最高機密美國」,他們發現在911之後,美國至少出現了一千多個政府單位、85萬人左右是在「最高機密」的面具之下祕密行動。美國是如此巨大、如此神祕,以至於其不只無法對民意負責;實際上,沒人可以真正掌握他們。

    正因為如此,維基解密成為政客們中的眼中釘,美國保守派更視其為恐怖分子,而自由派政治人物則大多保持噤聲,因為他們都是共犯體制。知名的獨立記者I.F.史東說:「以國家安全之名來壓制真相,是傷害我們引以為榮的民主。」

    另一個國家的敵人是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劉曉波,而他的罪名正是「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但這個罪名何其悲哀,因為他和其他「零八憲章」簽署者只不過是要提出一套關於人民政治與公民權利的溫和主張

    十二月十日在挪威頒獎典禮上的那張空椅子,應該坐在上面的不只是劉曉波,還應該有一萬多個「零八憲章」的簽署者,還有那些被侵犯權利的上訪者、那些為弱勢爭取權益的維權律師、那些試圖追尋真相的公民調查者,以及更多在中國追尋人權的人

    但悲哀的是,他們都被當作國家的敵人,正如諾貝爾獎頒獎前夕許多相關人士被禁止出國門,許多人被軟禁,或者被迫離開北京,或者如北京知識氣味最濃的萬聖書店被強迫關門。然而,這些人其實是真正的愛國者,因為他們熱愛他們的同胞,希望那塊土地上的人們可以活得更好、更有尊嚴。

    在民主的美國,有越來越多的祕密,以避免公眾的監督;在威權的中國則是禁忌的敏感詞越來越多,以避免人民挑戰國家權力。

為了保守那些祕密、那些他們不願意面對的真相,這些國家於是製造出他們自己的敵人,並且想盡辦法對付這些敵人(可惜的是,維基解密並沒有揭露中國等專制體制的祕密為主)。

    最讓人感慨的是,當國家把劉曉波視為敵人,劉曉波卻在判刑前寫下自辯書《我沒有敵人||我的最後陳述》:「所有監控過我,捉捕過我、審訊過我的警察,起訴過我的檢察官,判決過我的法官,都不是我的敵人。」

李鈞震:

1.      獨裁者統治下的法官、檢察官、警察,並不是人民的敵人,但是他們的身心都極不健康,需要接受「轉型正義」的矯治,否則將會有更多人的人權被侵犯、霸凌

2.      會踐踏人權的人或權貴階級,心理都不正常,社會大眾不僅不應該把他們當成敵人,還應該「愛」他們,如何愛他們?

3.      對於人權的踐踏者或加害者,一定要給他們進行「轉型正義」,讓他們接受公正的司法審判,使他們能夠清楚地分別是非善惡,這樣他們才能夠重新融入社會,這才是真正的「愛」。

4.      在獨裁者統治的時代,軍公教與司法人員非常多都是踐踏人權的共犯,他們需要社會大眾的原諒與關愛,原諒他們的方法,就是請他們接受「轉型正義」,接受司法的審判,瞭解自己踐踏人權這種罪過的輕重。

5.      人權的加害者如果沒有經過「轉型正義」,他們的人格一定不健全,他們也經常家暴、失去學習與反省的能力;沒有「轉型正義」就沒有愛,就是製造社會的紛亂,傷害更多無辜的人。

6.      沒有知識水準的人,一定不知道要支持「轉型正義」。無知又握有權力的人,一定會霸凌百姓,一定成為文明的敵人。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