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23日 星期四

南市開到南縣 進口車變碰碰車

民進黨政績75

【摘要2010/12/23 聯合報】台南縣市倒底有沒有城鄉落差?即使是進口高級車,開到台南縣也感覺像開國產車,「開車只要發現道路開始坑坑洞洞,車子變成碰碰車,就知道從台南市到台南縣了!」

銜接縣市的台江大道,被台南人戲稱是「曼波舞大道」,路面呈現「少見」的波浪狀,駕駛人即使維持速限的正常車速,但一路忽高忽低,「不像開車,像在坐船,根本不敢開快」。

在路邊擺攤的劉成雄親眼看到的車禍就好幾起,有的是機車騎士摔得鼻青臉腫,有的是車子失控撞在一起,每次聽到「碰!」的一聲,他就知道要馬上打電話「叫交通(警察)」,通車三年了,至今無法改善

道路品質差是縣市民眾共同的心聲,縣市間「波浪路」不只一條,南科附近新開的目加溜灣大道,也以波浪起伏聞名,善化鎮坐駕里里長林怡珊說:「路面像陸地上的海洋,老人家騎車過都怕得要命」。

周末的深夜台南,數十輛機車成群結隊在市區呼嘯而過,往縣、市交界飛馳,飆車族,是台南縣、市警方長期無解的難題。

與北部相較,南部飆車族更凶、更狠,無論警方出動多少人力圍捕,飆車族像野草般,只要警網鬆懈、警力減少,就再現街頭,不僅影響交通,飆車族持棍棒、槍械攻擊路人更時有所聞,民眾只要講到飆車族,沒有不怕的。

東區中興里常有飆車族經過,「警方在大馬路取締,他們就繞進我們社區裡」,里長王南寶說,住戶被吵得受不了,但沒人敢出來阻止,就怕惹禍上身。「誰能解決飆車問題,應該頒個諾貝爾獎給他!」一名資深員警說得無奈。

什麼時候可以不再淹水了?」每每淹水過後,受害居民一次又一次在災後協調會發聲,有人甚至形容這是最卑微的訴求,但長期以來,災情過後,官員只能面面相覷,沒人敢給災民任何承諾。

「淹水重創台南農業經濟!」麻豆文旦全台聞名,但近年一下大雨就鬧水患,果樹大量淹死,麻豆鎮農會總幹事李育賢很憂心。

另一頭,曾文溪畔的安定鄉民也有揮不去的淹水噩夢。去年莫拉克颱風吹毀曾文溪胡厝寮堤防,大水迅速淹沒村落,不到半小時,全鄉一半以上泡在水中。「什麼時候才能脫離淹水噩夢?」胡厝寮破堤已經補好,曾文溪也分段疏浚整治中,但水鄉澤國的畫面,讓居民忘不了。

台南縣安定鄉有寬敞道路,直通台南市,縣市幾乎無分界,但地下流的水,因縣市分家各自為政,六塊厝、新吉區域排水,和台南市的區域排水沒有整合,下游流不通,上游的安定鄉就淹水

台南境內有曾文溪、將軍溪、鹽水溪、二仁溪及許許多多支流,颱風豪雨季節,雨量太大,溪水全倒灌進來,低漥地區遇雨即淹。

五都選舉時,醫師出身的賴清德特別召開「如何建構完善山區醫療系統,充實醫療照護資源」座談會,當天南化、左鎮、新化等山區鄉鎮長都趕到,急切表達「山區醫療資源貧瘠問題,很嚴重」。

根據統計,台南縣65歲以上人口比率約12.75%,新化山區15.65%,已達世界衛生組織定義的高齡社會程度。

台南縣市區街上醫院診所櫛比麟次,幾乎三步一家,但山區幅員遼闊,難得看到一家診所,大內鄉頭社村等部落老人,只能等柳營奇美醫院巡迴醫療醫師,一周一次下鄉;若突然生病要急診,就得由救護車送到幾十公里遠的醫院。

「醫師一個禮拜才來一次,間隔太久了」,大內鄉長楊信基說,鄉內頭社、環湖、曲溪、二溪四村落,方圓幾公里內沒有診所,到衛生所得要好幾公里,看病很不方便,柳營奇美醫院每星期一次巡迴醫療,但鄉親認為還是不夠,希望成大及市立醫院也能加入巡迴醫療。

今年初,其雄木偶劇團長朱其島,到台南縣南化鄉關山村瑞峰國小為學童表演,開了近一個小時山路才抵達學校,他驚訝萬分,「台南縣有這麼偏遠的學校?」

關山村在南化水庫上游,幾乎與世隔絕。對升格「台南市」,村民臉上看不出開心,村長謝國男說,從部落中心的瑞峰國小開車到南化公所就要近一小時,遑論「遙遠」的台南市。

「瑞峰國小已經十多年沒有正統合格音樂老師,合格英語老師更是可遇不可求!」林瑞崑說,「裝電腦、拉網路」不是偏遠學校最需要的,學校最需師資。但山路太遠、太崎嶇,沒有人願意跋涉入山。

前年好不容易來了個音樂系畢業的替代役,學生終於可以上較正統音樂課,但不到一年,替代役退伍了。

台南廢校問題有多嚴重?開車從台南縣168道路山區繞一圈,至少就經過五所被廢掉的學校。

市長當選人賴清德表示,競選承諾不會跳票,保證不輕易裁併小校,會以免費營養午餐、書籍免費等方式,獎勵學生在地求學;只要能留住學生,家長也有經濟收入,人口就不會外流。他也允諾,今後都市學校有的設備,偏遠學校也都有。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