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26日 星期日

馬英九 依法摧毀新聞核心價值

媒體評論

〔摘要12.26.2010自由◎呂一銘〕馬英九「完全執政」兩年半,已舖天蓋地修訂許多法規,並據「法」為蕩平政敵及掌控媒體的有力武器,根本不須他動手。

像最近的「大嘴巴條款」,就不必動口照樣可換人。即便「尊重司法獨立」,亦可弄個法官法、廉政署等等,自有人替他「依法」辦事。

譬如法官周占春雖能依法判阿扁涉二次金改案無罪,自有檢察官弄個洩漏證人資料罪起訴他;若要處理不聽話的媒體,辦法更多,年代撤照只是小CASE,殺雞儆猴罷了。

事實上,光是「個資法」、「出版品及錄影節目帶分級辦法」(變相的「出版法」)、「電腦網路分級辦法」及「廣電三法」中的「電視節目分級處理辦法」,加上刑法第235條「猥褻妨礙社會風化罪」乃至「兒少法」等等,就可把不聽話的媒體,或像蘋果日報及壹電視申照卡住。

再如NCC還可以「廣播電視法和衛星廣播電視法停播處分要點」的「可勒令停播節目」,變成明年六十多個電視台換照審查的執法有力工具。凡此種切,統統都是「依法」有據。

最典型的莫如馬英九的「司法獨立,然不能孤立於人民的期待和感受」,馬上就有「法官法」呼應不絕。而今NCC專斷濫權,則說「NCC是獨立機關,總統不應該干涉或涉入獨立機關行使職權的獨立空間」,NCC態度立即趨硬。

任何熟悉台灣官場者皆知箇中的潛規則法規千萬條,有權者說了算。換言之,官場中人無不諳逢迎拍馬眉角,揣摩上意更是不可缺,因此只要執政者威權心態(順昌逆亡)不減,官場官僚作風不改,一切法治、改革皆是云乎哉!

馬英九於2008年曾主動簽署「反政治置入性行銷」,但上台後兩年半,拿納稅人的錢變本加厲的置入AC Nielsen公司在2009年底公布的廣告量排名表顯示,前五十大政府單位的廣告總量,已超過12.44億元。

陸委會今年度的廣告業務、宣導預算,共高達一億八千萬元。諸如此類在在閹割「第四權」的守望、監督權利,徹底摧毀新聞核心價值,害得台灣的新聞自由在國際上連續降等,連英國「經濟學人資訊社」亦將台灣歸類為「有缺陷的民主」。

霸凌真的是小事! 〔摘要12.26.2010自由 非台巴子〕我們的教育部長不小心說出了心裡話,「霸凌是小事」。因為霸凌到處都存在,然而國中生的霸凌者被罵臭頭,政府的霸凌者卻在納涼,許多媒體不去追究?

NCC處罰了年代綜合台,將其撤照,理由是沒有對新聞和廣告作明確劃分,簡單講就是「置入性行銷」。

但是據聞馬政府的官員,更嚴重地買廣告做「置入性行銷」,NCC為什麼不罰馬政府?這不是明顯的霸凌嗎?

NCC成為馬政府霸凌新聞台的打手,而不是客觀公正的獨立機關,這和國中生的霸凌者有何差別?霸凌者就是欺善怕惡,看到好欺負的就欺負。

馬總統該表態了【摘要2010/12/26 聯合報 王健壯】NCC雖是獨立機關,但所謂獨立,祇是職權行使獨立,並非獨立於政府之外,完全不受內閣指揮節制。

但NCC成立至今,所作所為不但違背當初的成立宗旨,更完全脫離憲政機制的節制,國會對它莫可奈何,總統與閣揆也權不及NCC,媒體不但未受惠於NCC,反而都成了受害者;年代綜合台被撤照關台,就是獨立機關獨過頭,變成獨裁機關的證明。

但馬英九對NCC的恣意妄為,卻不聞不問、姑息默認,完全忘了NCC也是他所統轄的行政機關之一;應為而不為,這是不沾鍋,是不負責任

總統總該管得到行政院與內政部吧?但事實卻又不然。《兒少法》由內政部研擬修正,再報行政院審議通過,輿論咸認修正草案箝制新聞自由,但馬英九卻以「社會有不同價值」、「很多家長、老師與社工支持」等理由,輕描淡寫不作表態,完全忘了「言論自由」的價值乃是憲政根本價值

執政者個人雖沒伸黑手打壓媒體,但媒體卻被他團隊的法令所箝制,而讓台灣新聞自由排名在國際評比上年年退步;說馬英九無責可負,其誰能信?

馬英九更難卸責的錯誤是,他坐視不管「政治性置入行銷」戕害媒體2007年十二月十日,他提出「新世紀台灣人權宣言」,其中第一項主張就是「政府不得進行含有政治目的之置入性行銷」;

隔年四月十六日,他又與蕭萬長聯名致函「記協」等團體,除表示認同反「政治性置入行銷」理念外,更保證就職後「將責成行政院落實該項政見」

但就事實以觀,馬英九顯然食言而肥,並未責成行政院禁止政治性置入行銷,政策宣傳像水銀瀉地般每天偷偷滲透進新聞版面,更讓政府變成最大廣告主,每年下單金額竟然高達十幾億元。

馬英九有許多競選承諾,例如「六三三」支票跳票;「反政治性置入行銷」完全不受外在因素控制,為或不為,一念而決,他至今未兌現這張支票,是不為也非不能也,嚴重失信於民

李鈞震:

1.      蔣中正、蔣經國、馬英九他們做事的方法是有承傳的,他們一貫的作風就是領導人發命令,然後做白臉、裝好人,下面的人執行命令,扮黑臉。

2.      國民黨利用公家資源「政治置入性行銷」,包裝國民黨權貴階級的社會形象,這是國民黨文工會的傳統,也是歷屆秘書長的一貫做事方法,總之就是要把馬英九美化成完美的聖人。

3.      馬英九對新聞自由與人權的努力,遠遠不如劉曉波,我們台灣原住民會想像讓劉曉波來台當總統,一定比馬英九強太多。

4.      只要台灣的言論自由與人權保障是亞洲第一,台灣一定就是亞洲文化最強勢的國家。因為文化要有爆發性的發展,最基本的條件就是「新聞自由與人權保障」。

5.      廣告美化只是一時的,它可能會造成馬英九的連任,但是結局會跟蔣經國一樣,他會變成台灣民主史上踐踏人權的大敗類,這也會導致整體文化水準不斷地降低,並且也使學術與創新研發能力倒退。

6.      美國各大學的學術水準遠遠超過台灣大學,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美國校園的「言論自由與人權保障」遠遠超過台灣大學。

7.      獨裁者都喜歡利用公權力箝制言論自由,美化自己的形象,為了打擊異己而踐踏人權,也許執政時間會長一點,但是他們的後代卻愈來愈笨,這是鐵律。因為他們的作風與人品,禁止別人自由地說話,會導致家庭子女智商退化。

8.      國民黨權貴階級第二代都比第一代笨,第三代比第二代更笨,中國、北韓等獨裁國家的權貴階級,也都有這種現象。這種情況也很有機會發生在商業權貴階級

9.      台灣歷史上最大的貪污案是國民黨的「黨產」,貪污金額超過新台幣六千億。紅衫軍的領導階層除了施明德之外,都是國民黨權貴階級或其打手,他們也有分到「黨產」的好處。

10.  而整個紅衫軍事件,其實就是一場「政治置入性行銷」,幫紅衫軍的十幾個副總指揮做廣告,他們現在各個都是高官,繼續幫馬英九政府美化。例如,盛治仁、李永萍……。

11.  施明德當然也撈到不少好處,他人生大部分的時間都在坐牢,沒有工作,卻可以住豪宅,子女到全台灣最貴的私立學校讀書,為什麼?當然是間接地收到國民黨「黨產」的好處。

12.  台灣的新聞媒體為什麼水準不是世界第一?也不是亞洲第一?因為台灣的新聞媒體經常作假新聞,愈出名的新聞媒體主管,愈有能力作假新聞;葉樹珊一定不敢否認!她沒有亞洲影響力。

13.  國民黨的「黨產」如果沒有全部歸還給國家,國民黨就永遠有足夠的資金「政治置入性行銷」,形成政黨競爭不公平,破壞民主憲政,永遠掌控新聞媒體的死活。馬英九絕不「置入性行銷」的承諾,本來就不可能實現,謊話一場

14.  凡是相信馬英九會信守承諾的人,都是白癡;沒有公開要求馬英九把全部「黨產」還給國家的大學教授,沒有社會正義感,都屬於知識份子當中的敗類。林火旺、朱敬一、胡佛、翁啟惠…一定不敢否認!

15.  雖然有一些媒體、名嘴或學者,會抗議馬英九「置入性行銷」,但是多數也只是演戲一場。這些台面上會講話的人,大多都有收國民黨的好處,也喜歡作秀,過一陣子新聞就過去了,「政治置入性行銷」還是會繼續!

參考資料:

半個法律人 蘇蘅個性謹慎

學官兩棲 兩份酬勞

蘇蘅 回到戒嚴時代

欲加之罪 NCC拒壹電視執照

媒體重整 出現黑暗力量

透析藍色血液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