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14日 星期二

不要等死了人 才警醒

吳清基政績63

〔摘要12.14.2010蘋論〕近來學校中的「霸凌」事件幾乎無日無之,其手段也越來越殘酷下流,尤其女生間的霸凌風氣遠比以前更加猖獗,不但痛毆,還施以性侮辱,並拍下裸體及性虐待過程,以威脅不得報告校方、家人。

其實校園霸凌並不是新生事物,而是常態。現在的老年人在當學生時,多少都有遭遇或看過霸凌的經驗。不同的是,那時的霸凌極少涉入女學生;而且那時的男生還有點騎士風度,會保護女生。現在則是男女生一起霸凌個別女生。

另一不同點是,以往的霸凌最多就是毆打、勒索財物,沒有網路可以po上,傷害性不大,他人短時間即可忘掉。現在則把霸凌過程po,以炫耀自己的強大及羞辱受害人。

由於網路的渲染效應,受害人無處可躲,二度傷害或多次傷害就難免發生;而且也有模仿效應,給予壞學生欺負同學的靈感和啟發,發現別的學生霸凌沒有懲罰,於是也大膽模仿起來。

從國小到高中,身體特徵異常的學生最常遭嘲笑語言霸凌,例如太胖、太矮、太醜等。此外,太娘的、太美麗的、功課太優的學生都是被霸凌對象。

維持一個友善的學習環境是政府的責任,轉變一個對學習充滿敵意的環境,也是政府的責任;學校的老師和校長並無司法權,很難對霸凌者施以懲罰;加上校方為了家醜不可外揚,盡力掩飾,結果是壞學生沒事,好學生吃虧,直接鼓勵學生加入壞學生的一方。

校園霸凌的負面後果將傷害社會的正常發展:學生不再有是非感,人多勢眾才是王道。

有些被霸凌的學生內心受創,難以恢復,憂鬱症可能上身。受霸凌者的前途可能因此毀棄,甚至自殺。

學生發現校方平常講的仁義道德,根本無法解釋校方對霸凌的鄉愿與軟弱,一生都可能變成憤世嫉俗的人。

美國因有不少學生被霸凌而自殺,45個州立法反霸;荷蘭甚至對校長訂有罰款處分及對霸凌者強制隔離。無論如何,台灣學校霸凌已到了忍無可忍的地步,教育部不能再龜縮裝傻了,盡快與法務部研商如何處理。

李鈞震:

1.      上樑不正下樑歪。權貴階級霸凌百姓,如果沒有下台負責,那麼權貴會更有恃無恐的「仗勢欺人」,並成為社會大眾的「模範」。「霸凌」就是違憲的,仗勢欺人、以大欺小

2.      228事件,就是國民黨的「霸凌」行為,雖然近幾年加害者有道歉,但是並沒有受到司法的處罰,「霸凌」所得的「黨產」也沒有充公;好像強盜殺人只要道歉就可以了,不用司法審判,也不用繳回贓款

3.      白色恐怖、美麗島事件、陳文成命案、林宅滅族血案、海外黑名單、尹清楓血案、野草莓、大埔阿嬤……都是國民黨的「霸凌」行為。「霸凌」就是違憲的,仗勢欺人

4.      吳清基推行的「一綱一本」,國民黨立委們阻擋的「公投法、集遊法、羈押法、以及陽光法案…」都是一種霸凌行為。受薪階級待遇不高,卻是所得稅、健保費繳納最多的人,成為被財政部「霸凌」的百姓。

5.      馬英九對原住民說:「我把你們當人看!」, 王建煊對打工的學生說:「笨死了!」這些都是一種霸凌的行為,「霸凌」就是違憲的,仗勢欺人、以大欺小

6.      國民黨變賣中廣土地,賣給建商蓋帝寶,不法所得拿去選舉綁樁,沒有繳回國庫,這就是一種霸凌的行為。國民黨的「黨產」,製造政黨競爭不公平違反憲法,就是「霸凌」其他的人民團體的行為。

7.      近幾年台中市的老師,「性侵學生」的案件特別多,這也是一種霸凌的行為;老師體罰學生,就是霸凌,「霸凌」就是違憲的,仗勢欺人、以大欺小

8.      台中市的酒店文化昌盛,這是黑道結合台中市政府,一起霸凌台灣婦女,讓權貴階級可以合法霸凌婦女。

9.      陳水扁與馬英九都沒有進行「轉型正義」,讓獨裁者蔣經國統治時期的軍、警、特、司接受司法審判,就等於縱容獨裁者與其共犯霸凌百姓。

10.  李登輝與王永慶在麥寮,「一起霸凌」雲林地區的百姓,至今沒有人接受司法審判,就等於縱容獨裁者與其共犯「霸凌百姓」。上樑不正下樑歪台塑企業的管理高層與王文洋一定認為,「霸凌」是可以持續下去的。

11.  中油與台塑,一起壟斷台灣的燃料市場,這就是特權,一起「霸凌」社會大眾,一起獲得暴利。「霸凌」就是違憲的,仗勢欺人、以大欺小、特權

12.  在監牢裡的受刑人,如果沒有接受五育均衡並重的「教育課程」,就等於國家機器霸凌社會弱勢者,強迫受刑人接受不正常的生活教育,強迫他們反社會。

垃圾桶蓋頭 國中生又傳霸凌〔摘要12.14.2010 蘋果 石明啟〕桃園一所國中,日前爆發國一女生被強拍裸照霸凌事件,事隔不到一周,同一所國中又傳出一名身材微胖的國三學生,遭同班同學拳打、飛踢,甚至用垃圾桶蓋頭,影片上傳網路後,學校查出是上月初發生。

校園霸凌 估上萬案例僅報10幾件 〔摘要12.14.2010自由林曉雲、胡清暉、施曉光〕霸凌陰影籠罩校園!依教育部問卷調查,疑似長期遭到同學欺負的學生比率,以95萬名國中生估算,仍有上萬名國中生疑似被霸凌,教育部校安中心一年卻只接到十幾件通報,凸顯校園裡存在許多不為人知的黑數

人本教育基金會執行長馮喬蘭指出,很多個案已遭霸凌一段時間,孩子不敢講,學校及導師又沒有察覺,拖了很久才爆發,顯見第一線老師在處理霸凌事件的專業極為欠缺。

教育部應加強老師的在職訓練,並讓社工體系介入,增聘輔導、社工人力,讓學校具備評估校園霸凌的能力。

王福林表示,霸凌行為的界定有四項指標,分別是1.攻擊行為長期反覆不斷、2.具有故意傷害的意圖,3.兩造相對勢力不對等、4.呈現對生理或心理侵犯的結果,老師發現了嚴重的暴力行為無法處理。

他舉例說,有同事的孩子唸國中,學校籃球場卻長期被一些小混混把持,其他學生放假時根本無法使用,目前已由警方介入處理,校長應該和管區及少年隊,有更多的互動,這樣遇到狀況時,才能有更好的處理方式。

東華大學教授、教育部反霸凌安全學校計畫主持人李明憲表示,最新的霸凌未必都訴諸肢體暴力,例如網路攻訐聯合全班排擠某一同學等,都算是霸凌。

小四貧生 遭同學集體欺凌〔摘要12.14.2010自由 謝武雄〕桃園縣某國小的四年級男童,由於來自低收入戶家庭,長期受班上部分學生欺負,年初被打得頭破血流,近來還遭同學冷嘲熱諷,導致個性越來越孤僻。

這名學童的媽媽表示,她是殘障者,又是低收入戶,兒子在學校長期被欺負,這學期還被三、四個同學打得頭破血流,下學期由於校長、導師換人,對他兒子狀況比較注意,暴力事件雖然減少,但言語暴力卻增加。

這幾個小朋友經常罵他兒子白癡、腦殘、白目、智障,老師制止後,還會跑到安親班罵他兒子,他兒子個性越來越內向,讓她很擔心。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