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23日 星期四

響應政府養水種電 到頭一場空

台灣變色龍14

【摘要2010/12/22 聯合晚報】「政府政策轉彎,害我們血本無歸!」 屏東縣林邊、佳冬地區莫拉克颱風受創嚴重,為配合政府能源政策,縣府推動「養水種電」政策,將魚塭棄養、蓮霧棄種,租給業者或由地主發展太陽能光電

如今政策說變就變,造成民間巨大損失,不少響應政策的民眾不禁問「我們要何去何從?」,「政府有看到嗎?」

屏東縣長曹啟鴻在八八水災後,看到嚴重地層下陷地區的林邊、佳冬及東港等地區,因大量黏質砂土埋沒蓮霧園及魚塭。

蓮霧園遭黏土埋住植株,蓮霧枯死近300公頃,表面看似乾燥的黏土,內部實質仍為泥濘無法清除,復耕腳步始終沒有進度,尤其蓮霧由重新種植至收成需要4-5年時間,這段期間,農民生計無著落。

此外,魚塭養殖造成在嚴重地層下陷,五分之四養殖業者無法取得合法養殖登記證,卻耗水耗電,還要面對各種天然災害,縣府決定幫農民轉型另謀生路。

正好政府「再生能源發展條例」通過,屏東因擁有最長的日照天數,最適合發展太陽能光電,縣府因此從今年1月起,找各大光電廠商到屏東投資光電能源,縣長曹啟鴻遊說沒有養殖登記證的魚塭業者和受災的蓮霧農,趁機轉型。

提供土地,設置「示範性太陽能電廠」,投入可浮動式太陽能發電的產業,把原本耗水耗電的產業,轉化成為節能、節水發電的綠色示範區,也獲中央支持。

目前有五家太陽能業者在林邊、佳冬「種電」,參加農漁民的160多人,並與業者簽約,面積達60多頃,支付租金,每家投入經費均超過3億元以上,並支付租金給地主、塭主。

如今收購費率標準,由簽約日變成完工日,政策說變就變,業者跳腳,地主及塭主擔心影響業者投資意願,也相當擔憂。

「實在惡霸,我已供應台電超過5000度,台電公司迄今還未支付我半毛錢!」響應政府能源政策,在家裡裝設光電設備「種電」賣給台電的屏東地方法院庭長張世賢,對政府能源政策反覆大為不滿。

日前他接獲台電要他繳交管線費用的通知,更幾乎氣爆。他說,明年台電再不給個公道,他就要告台電。

張世賢說,當初興建房屋,為了響應政府政策,決定使用太陽能板發電,再把多餘電力賣給台電,委由工研院施工設計,花了上百萬元,一年前完工,通知台電公司屏東區營業處施設管線,回收多餘電力。

台電公司己回收5000度電力,但台電公司事前以各種理由不簽約,讓他權益受損,到現在還通知他要補管線補助費,「那有這種道理?」

在官員眼中,這次「再生能源條例」不能合理化政府決策的粗糙及不守法;讓商人有漏洞可鑽的政府,在這次電價躉購費率認定日的爭端中,責任最大、也難辭其咎。

追求最大利益才是商人口中的王道,既然發現了可以利用拖延完工日的方式來牟取更高的利潤,不這麼做似乎違反了商業原則。

中央政府將綠能發電廠商或投資人,當初賣電計算日從簽約日改為完工日,固然是為了讓政府少損失一點,但決策過程是否透明化? 豈是不守法律契約精神,任意下一紙公文就可以把契約內容從簽約日改為完工日,這一點行政院應該站出來說清楚講明白。

尤其是在不知不覺的情況下改變契約內容,政府除了恐將面臨廠商巨額求償之外,有損政府威信則是後續必須付出的更龐大代價,如果連中央政府都可以不認帳,那要怎麼要求民間企業老老實實做生意?

當初不論是誰做的決策,是否有諮詢過法律專家,這樣任意修改契約,傷害了依合約執行的正派業者。現在大家可能會發現,原來做事最不用大腦的是政府。

參考資料:

馬蕭:我們準備好了

論語為政5 言而無信 不知其可

楊承琳:曖昧讓人受盡委屈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