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7日 星期二

二代健保 世紀大騙局

吳敦義政績244

〔摘要12.7.2010唐志倫 蘋果〕二代健保宣揚要完成的四大目標:費基內涵、保費新制,差額負擔、藥價黑洞。

在衛生署遞交立法院審查的甲乙兩案裡,只強調擴大費基,單身、頂客族多繳費,開源保財務平衡,但並未告訴大家如何節流,減少浪費,更未從根本上解決上述四大難題。

(1)    費基內涵:重要的是擴大費基,有所得就要納費,但資本利得、炒房炒股所得、退休所得、海外所得不納入家戶所得計算,只對容易徵收的薪資、利息、股利等所得課徵保費,公平合理,符合正義嗎?

有學者護航說,「妥協中求正義」,有媒體鼓吹「先上路再修補不完善」,投保大眾要問:為何不是公平正義先於妥協?政府拿上班族開刀,拿薪資階級祭旗,分明是欺善怕惡,柿子挑軟的吃。

(2)    保費新制:分成一國兩制,所得最高和最低者,仍為論口計費;中間的所得人口,則是家庭總所得計費,這是一群所謂的「學者專家」的外行人搞出來的「四不像」,既不是健保稅,也不是健保費的計費方式。

正確的健康保險費計算方式,和個人所得多寡,藍領白領階級,單身或已婚,有無孩童子女都無關,只和未來的理賠支出有關。而影響後者最重要的兩項因素為「醫療使用率」和「通膨率」。

通膨率和一國經濟成長,物價水準息息相關,健保精算師無法控制;但攸關保費費率的醫療使用率,可用「給付程序」來控制,健保局不從節流面來努力,一味硬漲亂漲,有錢先搶,有稅先課

(3)    差額負擔:醫療材料的給付,和病人的健康、復元、癒後有關,不應有差額負擔的限制。但是處方藥必須有差額負擔,領較貴的廠牌藥,病患多付一些,領學名藥少付一些,這是健康險成本分擔的重要原則。

尤其在藥品費被嚴重濫用(佔總支出的1/4)的今天。衛生署的草案本末倒置,醫材費要差額負擔,處方藥卻不要,這是明顯的開倒車,放棄專業立場的妥協作法。

(4)    藥價黑洞:處方藥支出佔年度總支出的1/4,一年花1200多億在藥品費用,根本是變相圖利醫院,濫用全民保費。

衛署必須將這比例降到總支出的10%以下,再來談調漲保費,否則調漲的保費全成了肉包子,也就是前門(漲保費)開得大,但後門(全浪費)開得更大。

健保局的統計資料指出,老人病支出佔總支出的1/3,重大傷病支出佔1/4多,薪資階級中青壯人口,較少使用醫療資源,貢獻了8成的保費收入。但目前的甲乙兩案的設計,卻對他(她)們不公不義,不理不睬。〔作者為資深健保精算師〕

是懲罰單身 還是鼓勵成家〔摘要12.7.2010簡明哲 蘋果〕健保既然入不敷出,那麼除非減少給付的項目,保費的調漲是必然之舉。

要調漲保費又要顧及公平,必然產生兩個結果:有人少繳,就有人多繳;平均來說,每個人是多繳的,否則保費的總額不可能增加。因此重點在於保費的分配是否公平合理?

根據草案,二代健保有兩個重大的改變。首先,健保費之計算改以「家戶總所得」為基礎。一代健保的保費是和撫養眷口數等比例增加,二代健保則不論眷口數多寡,只看家戶總所得,對撫養眷口數越多者越有利

其次,廢除一代健保僅採經常性薪資,改比照綜所稅來計算總所得,並且納入不課所得稅的軍教所得。擴大了費基,除了可以降低費率之外,不會再有年收入上千萬的藝人,健保費比一般上班族還低的情況。

全民健保雖然稱作「保險」,但具強制性質,又有「賺越多繳越多」的量能原則,「保費」實質上比較類似單一稅率、專款專用的所得稅

「健保不能倒」已是全民的共識,若收支的平衡不能改善,「健保一定倒」也是可預見的結果。〔作者為台北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