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10日 星期五

藍領白領不同 調查豈能不分!

馬英九政績384

〔夏曉鵑 中國時報2010.12.10摘要〕    日前行政院研考會發布2010年「外籍人士國際生活環境滿意度調查」結果。

得意地宣稱「外籍人士中約有七成四(74.4%)的受訪者,對臺灣生活、工作、文化包容與接納及國際化環境的建立等各方面表示滿意,與2009年的調查結果(75.1%)相較,並無顯著性差異。」

    此外,對台灣人文化包容的評價方面,六成五表示滿意,七成六認為臺灣人面對不同文化時,抱持接受與積極學習的態度。

    仍記得2005年仲夏,高雄捷運工程的泰勞抗暴事件,以及因此而引發的政治風暴嗎?任何略知台灣的外籍勞工處境的人,看完了研考會的調查報告,必會產生困惑;在台灣的外籍勞工怎有可能對台灣的工作環境、文化包容度,有如此高的滿意度呢?

    原來,研考會的調查,非常巧妙地只針對在臺居留的「白領」外籍人士調查,並且註明「不含由產業需要所引進之外籍勞工、外籍監護工與外籍配偶」。為何如此呢?可能原因有二:

第一,研考會的調查準確地指出政府的態度與施政方針;只有「白領」的外籍人士才是政府所欲關切的,而「藍領」的外籍人士,包括所謂的外籍勞工、外籍配偶,根本不在政府的服務視線中,顯現充滿階級歧視的意識形態。

第二,政府清楚瞭解「藍領」外籍人在台灣面臨層層剝削、歧視,但為了形象包裝,刻意將外籍勞工和外籍配偶排除,以使調查結果呈現出外籍人士對台灣生活非常滿意的瑰麗結果。

果真如此,政府便是蓄意欺騙,看似客觀的調查,掩蓋藍領外籍人士在台灣的真實處境。

    台灣在1992年通過《就業服務法》之後,就明白地依階級將外籍人士二分,從事漁工、看護工、家庭幫傭、工地工程與製造業的藍領外籍人士,即所謂的「外勞」,與白領外籍人士,受到不平等的法律規範。

藍領外籍人士不得自由轉換雇主、有嚴格的工作年限,且配合入《出國及移民法》的規定,使「外勞」永遠不可能成為公民。唯一能使藍領外籍人士取得永久居留或公民身分的條件,是與公民結婚,再以「外籍配偶」身分申請來台。

然而,即使成為台灣人的配偶,他們仍必須面對各種查察、複雜而嚴苛的程序,辛苦地過五關、斬六將後,才能取得身分。此外,外籍配偶和外籍勞工同樣受到台灣普遍性的歧視,被汙名為社會問題的製造者。

    研考會的調查報告刻意排除藍領外籍人士。花大筆調查經費只針對白領外籍人士的調查,不是欺瞞社會大眾是什麼?      (世新大學社會發展所教授兼所長)

國際人權日 檢討兩公約 〔黃文雄 中國時報2010.12.10摘要〕   今天是國際人權日,也是《兩公約施行法》生效的第一周年。這一年來,兩公約(《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和《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國際公約》)施行的成效究竟如何?

    兩公約是去年三月三十一日立院通過批准案以及將其國內法化的施行法,對脫離國際人權體系已39的我國,以及馬總統在《二○○八年新世紀人權宣言》中「國際人權保障制度能與國際接軌」的期許,都是一個開始,也引起國際人權界的注目。

    42個人權、婦女、勞工、律師、學術等民間團體組成的兩公約施行監督聯盟,將於今天發表監督報告,對自去年三月以來推行兩公約的計畫與作為,有還算詳細的檢討、批評與改進建議。

    第一,《兩公約施行法》第八條規定:「各級政府機關應依兩公約規定之內容,檢討所主管之法令與行政措施,有不符兩公約規定者,應於本法實施後兩年內,完成制(訂)、修正或廢止及行政措施之改進。」此一工程何等巨大。

英國1998年將歐洲人權公約國內法化的《人權法》時,就特別設計將其生效日定於2000年,以便有整整兩年進行必要的培訓與法令及行政措施之檢討。

脫離人權體系已39年的我國,準備期卻只有短短七個月又18天(四月二十日施行法公布至去年國際人權日生效),實屬不可思議。

    第二,施行法第六條規定:「政府應依兩公約規定,建立人權報告制度」。十二月三日馬總統宣布總統府人權諮詢委員會將於今天成立時,竟同時宣布該委員會將「於未來一年結合民間團體,共同出版台灣人權報告」。

依國際慣行,國家人權報告必須為官方報告,公民社會則提出「影子報告」,監督政府並與政府進行有系統的對話。總統所提議的「官民合一」的國家報告,有違民主常識與施行法規定

    第三,施行法第七條規定,落實兩公約之費用應「優先編列」。然而統籌推動兩公約之法務部,今年編列了113萬元,明年將用於「人權業務及推動兩公約」者僅175萬元,如果加上「國際人權研討會」之兩百萬元,總數也不過375萬元,還不如「倡廉宣導及活動」之五百萬元。

    在國際人權日的今天,值得政府警惕,在此後一年真正依法行政,對《兩公約施行法》有更嚴格的尊重,並為兩公約更長遠的落實尋求解決之道。(作者為兩公約施行監督聯盟召集人)

人權牛步化 〔摘要12.10.2010自由 楊宗澧〕馬政府罕見地以八個月的準備期即「快速」在世界人權日正式施行。但現實生活中我們可以發現,不論是從中央到地方的公務系統,或者一般人民,對於什麼是「兩公約」,多數人仍然沒有太強烈的感覺

當前的政府看起來似乎只為博得「人權」美名,誤認批准兩公約即可「人權大步走」,忽略了更重要的執行問題

兩公約上路一年以後,國際特赦組織也將在全球的年度人權報告中,就台灣在兩公約正式施行後的人權情形提出評論:國家機器對於人權的忽視,無論是在司法、言論表達,或者對婦女、移民、移工等人權侵害的情形,仍以各種不同變相的方式存在於台灣社會

聯合國於1948年十二月十日通過《世界人權宣言》後,即訂立每年十二月十日為國際人權日。而一九六六年聯合國進一步制定「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及「公民、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即是將《世界人權宣言》更予以具體化。

政府若真有心推動「人權」,面對未來的人權趨勢,更應積極建立符合「巴黎原則」之下,獨立性的國家人權委員會,而非僅以「人權諮詢委員會」的名義欲含糊過關,騙取人權美名。(作者為國際特赦組織台灣分會副秘書長)

參考資料:

麥寮高離癌率 政府應查明真相

田沒了 大埔婦仰藥亡

家長求放過孩子 4男童受害

臭氣又襲 大寮24師生送醫

穿滿清官服的活僵屍們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