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19日 星期五

不要褻瀆「政治迫害」

阿扁官司啟迪202

〔摘要11.19.殷惠敏 蘋果〕「政治迫害」的濫用,對台灣的政治生態並沒好處。召妓被狗仔隊揭露是政治迫害,大把錢裝在水果箱中往官邸裏送,被查出了也是政治迫害,那還有什麼不是政治迫害?

政治迫害並不難定義,在蔣氏父子統治時代,雷震的《自由中國》揭穿反攻大陸是「國王新衣」、「天方夜譚」,結果被國民黨封雜誌,以包庇匪諜等罪名判他坐十年牢,那是政治迫害。

白雅燦參選中央民意代表增額選舉,政見要求蔣經國公開私人財產,繳納蔣介石遺產說,解除戒嚴令,結果以違反基本國策,鼓動叛亂的罪名,被判無期徒刑,那是政治迫害。

楊金海與國會議員郭雨新組黨,結果遭警總逮捕,以意圖顛覆政府的罪名被判無期徒刑,那是政治迫害。

當年帶領黨外人士於國際人權日在高雄示威遊行的黃信介,初審被判無期徒刑,那是政治迫害。

陳水扁以「貪瀆案」被判刑,能相提並論嗎?過去,國民黨精心營造的蔣經國神話令人厭憎,現在,扁的墮落也同樣令人厭憎。不要再褻瀆「政治迫害」了。

目前,民進黨對扁案的低調應對方針是對的。他們不因115日台北地院對二次金改案的無罪判決而喜,也不對幾天後最高法院的有罪判決而憂。綠營表明「尊重司法」,「讓法律程序走完它的過程」的立場,比起馬英九為扳回選情頹勢匆忙推出的「二一嘉年華」要高明很多。

法律確實有一個程序。如果大家都強調法律的獨立性和公正性,先讓程序走完,是尊重司法的起碼態度。二次金改案,檢察官若對台北地院的初審判決不服,自然可以上訴到高等法院,高等法院之後還有最高法院。

法官審案所根據的法理,對總統職權解釋的寬窄,也受層層檢驗。只因一個無罪判決,便要遊行嗆聲,聲討司法不公不義,法官不適任;又因另一個有罪判決而釋懷開嘉年華,這種在選舉期間特別強烈的情緒起伏,和動不動高喊「政治迫害」的表演,不是同樣荒謬可笑嗎?

難怪馬英九此時提出的司法改革,會被譏為選舉操作。一位資深法界人士感歎,「馬英九上任迄今,司法改革似乎是零分。」這才值得他警惕。

參考資料:召妓羅生門 怎還不告

涉賣官貪污 前軍訓處長無罪〔摘要11.19.2010 蘋果 劉昌松、賴心瑩〕曾轟動一時的教育部軍訓處前處長宋文,涉賣官與侵占救國團補助款案,台北地檢署依貪污、圖利等罪嫌起訴宋,並求刑13年。

歷經法院六年審理,包含三度被發回更審,最高法院昨認定宋依慣例使用補助款、無證據顯示他有意收賄,判宋「無罪定讞」。

檢方在2004年起訴宋文,指宋涉犯三大罪狀,包括侵占救國團每年26萬元補助款,用來支付個人紅白帖、開銷;又收淡江大學前總教官曹仲立35萬元,卻沒依約推薦曹晉升少將;宋還要求下屬為他墊付房租175萬元。

高院歷次審理,先後以宋循慣例使用救國團補助款;房租糾紛為宋與下屬借貸問題、無關刑事責任等理由判宋無罪。最高法院三度發回更審,每次均維持宋部份無罪定讞,宋最後僅剩「收錢賣官」罪嫌。

今年七月高院認定曹送錢不是為升官、宋無收賄意圖,再判宋無罪。最高法院駁回檢方上訴定讞。

資深檢察官 疑賣案「調頭寸」〔摘要11.19.2010 蘋果 侯柏青】北區一名資深檢察官「股票」玩很大,老是在外調頭寸,還曾打電話給案件當事人調錢,電話裡充滿暗語,已被最高檢察署特偵組列為清查對象,調查他是否索賄賣案。

另外,高院法官集體貪瀆案後續案情,檢調近日將約談高院法官林明俊與楊炳禎說明。據悉,被檢舉收賄的檢察官跟法官遍及北中南

檢調蒐證發現其中一名檢察官在外交往複雜,夜生活比白天還精彩,不但出勤時間不正常,還為炒股票到處調頭寸,也多次向司法圈好友開口借錢。他還曾向一名富有的書記官借兩百萬元遭拒,也曾向一名女當事人調現金,檢方懷疑他索賄賣案。據了解,特偵組近日已秘密約談多名證人蒐證。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