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18日 星期四

農民不支持 執政黨難翻盤

五都選舉29

〔摘要11.18.2010李武忠 蘋果〕五都選戰進入關鍵時刻,儘管國民黨推出候選人在南部賣力奔走,但聲勢持續低迷,民調遠落後於民進黨的候選人,中央「重北輕南」的不滿氛圍在南部鄉鎮持續發酵。

問題其實出在國民黨領導階層,習慣以台北都會的觀點去俯看南部以鄉村為主,具草根性的民風,自然格格不入。彼此對「本土認同」「氣口」不同,如何相挺?尤其城鄉差距持續擴大,更是讓選情雪上加霜。

台灣務農人口主要集中在南部縣市。而農民生性純樸,對於別人真心幫助,秉持「吃人一口、還人一斗」的傳統思維,也就容易成為「死忠」支持者。

而過去身為執政者總認為只要等到選舉前,由總統或中央官員於站台輔選時釋出利多消息,略施小惠,即可輕易擄獲農民的選票,無須深耕。

這在封閉年代或可奏效,但在資訊發達的今日,民眾可以從報紙、電台、電視等獲得多元的訊息,若還沿用過去的打法,效果自然相當有限。

尤其配合選舉,國內增開許多政論性節目,邀請來賓幾乎全部以國語發言,雖然南部觀眾多數聽得懂國語,但畢竟那不是他們平常溝通所使用的語言,很難產生親切感。尤其言詞間有意無意對南都的輕蔑,更讓南部人排斥。如此一來選情怎麼會不低迷呢?

政府力陳簽訂ECFA好處,也找來農漁會出面力挺,但農民其實感受不深。他們心中的最痛莫過於農產品產銷失衡。中國政府宣稱將向台灣大量採購農產品卻不如預期,「穀賤傷農」問題並未獲得有效解決。

現行國內農產品普遍採用傳統現貨交易的方式,其最大缺點在於,農民總是按照當期的市場價格來決定下一期的生產,容易掉入經濟學裡所謂的「蛛網理論」困局(即本期價格偏高,下一期就會發生農產品過剩,如果本期價格偏低,下一期就會造成產品短缺)。

這其實是有方法可改善的,關鍵就在於必須讓農民能夠有充分的資訊來源,讓其做出理性的預期,所承受的風險自然較盲目種植者低。

目前在國際上透過農產品期貨市場的運作,來維持糧食安全、健全農產品市場體系,並利用「期貨價格」引導農產品生產和流通,以規避市場風險已經相當普遍。農民根據期貨價格呈現出的供需趨勢,來確定下一年的生產安排,以此來減少生產上的盲目性,降低生產風險,降低中間剝削。

還有實施農業保險,讓農民在從事農業生產過程中,因自然災害或意外事故所造成的經濟損失可以獲得保險賠償,減少政府長期財政負擔。這在國外已有相當成功的案例,可以讓農民過更好更安定的生活。

而台灣似乎較鍾情於補貼、救助等短線措施,對照農耕成本,這些只能算杯水車薪,農民必須四處借貸,才能再度下田耕種,自然怨聲載道

南部人天性熱情、惜情,要想打動民心,「真誠」、「用心」恐怕才是致勝關鍵。執政黨不應再迷信地方派系的影響力,透過施政績效來擄獲民心。

而上述所舉例子都是可以劍及履及,讓農民感到「揪感心」,自然全力相挺。否則即便投入再多文宣,買再多廣告,開再多支票,最後還是難以「翻盤」。

比比克魯曼與台灣名嘴 〔摘要11.18.2010羅元泓 蘋果〕中研院院士胡佛日前公開表示「一流學者不會上電視」,不過幾位經常跑政論節目的學者不以為然,這些兼具名嘴身分的學者認為,上電視發表談話,可以發揮更大的影響力。

筆者認為,真正的重點乃是在於,這些學者們在電視上發表的「議題」是否根據專業所長?是否依憑著科學證據?

美國有線電視網或是英國國家廣播公司,均經常邀請國際知名學者專家上電視發表意見。而榮獲諾貝爾經濟學獎的得主,美國經濟學者克魯曼Paul Krugman)更是各大新聞媒體爭相邀訪的常客,稱他是西方的電視名嘴,恐怕並不為過。

克魯曼每回受訪時,只針對他熟悉的「經濟議題」發表看法,與國內電視名嘴講述範疇包山包海大有不同。再者克魯曼教授每提出一項主張,總是有憑有據,不論是提出相關的經濟數據,亦或佐以經濟模式進行解釋與推論。

台灣,所謂的學者專家僅依憑著一紙學歷,以及任職於教育學術機構的身分,便屢屢出現在特定政治立場的政論節目當中,替既定的言論方向敲鑼打鼓,甚至可能成為某特定政營的打手,這樣的人根本不配稱之為學者。

學者上電視並無不可,但學者務必要發揮學術研究的專業精神,依照證據及科學方法去論述,切莫成為披著學者外衣的政治鸚鵡,淪為特定政黨的政治傳聲筒。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