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28日 星期日

下台吧 江宜樺!

五都選舉40

〔摘要11.28.2010自由〕從數月前轟動全國的台中翁奇楠命案,到連勝文在選舉場上被槍擊,最該被譴責的是內政部長江宜樺。

居然在選舉場上、在眾目睽睽之下發生這一樁震驚國內外的治安事件!到底誰是執政黨?誰負責治安與選務責任?下台吧,江宜樺!勇敢的負起責任,替自己留一些尊嚴吧!

參考資料:孟子啟迪51 權力愈大 責任愈重

黑金槍擊案 打出政客的卑劣格調 〔摘要11.28.2010自由 李筱峰〕地方黑道角頭,與國民黨籍的台北縣副議長陳鴻源的土地債務糾紛,引爆的槍擊案,在投票前夕震驚社會。由於遭誤傷的是連戰的兒子連勝文,更加使得案情敏感起來。

我立刻打開電視,果然看到統派媒體的主持人李濤、邱毅等人正在用「冷血」、「無情」等字眼痛罵蔡英文。奇怪,黑道槍殺連勝文(後來才知道是要殺陳鴻源,因認錯人而誤殺),跟蔡英文何干?怎麼會罵到蔡英文來?

趕快轉看其他台的報導,蔡英文表示對此事感到極度震驚,她並且說:「任何形式的暴力,我們都予以嚴厲譴責。此事足見地方治安嚴重敗壞,執政的國民黨應負起責任。」這段話講得不對嗎?

黑道份子敢在競選活動會場,在眾目睽睽之下上台開槍殺人,如此治安不算惡化嗎?治安如此惡化,執政者不該負起責任,難道是由在野黨負責嗎?藍色「名嘴」竟然可以從黑道槍擊事件罵到小英來。

看不下去了,趕快轉台。趙少康也正在一家統派媒體為此事大放厥詞,他除了譴責暴力之外,忽然爆出一句話說,從此事可以看出「政黨之間的不同格調」,言下之意,是在暗示黑道槍擊是民進黨的選戰手段。含血噴人到這種地步!

現在案情漸漸出來,不但與民進黨毫不相干,反倒是國民黨籍副議長與黑道之間的土地債務糾紛所引發的「黑金」案件。請問,哪個政黨才會有這種「黑金」格調?趙少康,你是什麼格調?

國民黨的吳育昇、郭素春者流還大聲叫囂,要選民「用選票制裁」。制裁誰啊?這些藍色政客的用意還不夠明顯嗎?寡廉鮮恥的藍色政客從來不會感覺他們長期的「黑金」政治與治安惡化的關係,卻還恬不知恥拿發生在他們身上的「黑金」事件來譴責在野黨!

「黑」與「金」之間的土地糾紛,不能循司法途徑解決,卻必須動用私刑,這是否隱含著司法的無能?長期執政的國民黨不檢討一下嗎?

2004年陳水扁遭刺殺,國民黨說那是「自導自演」;這次他們的人遭槍擊,他們就不說是「自導自演」,而暗示是民進黨所為。真奇怪,這種「藍色腦袋」永遠把責任和錯誤掛在別人身上

2004年陳水扁遭刺殺之後,他們天天嚷著要公布真相,我曾在電視上對一位藍色立委說,「真相應該由你們公布,因為你們一口咬定阿扁自導自演,可見你們知道真相,你們應該趕快公布出來」,氣得哪位藍委臉紅脖子粗。現在中國國民黨又重新掌政了,應該可以公布真相了吧?

不管選舉結果如何,藍色政客和藍色「名嘴」們應該感謝黑道兇手的幫忙。至於你們說什麼遺憾、傷心、譴責的話,就少在那邊假惺惺了!

李鈞震:

1.      選輸了,就算裁判、資源不公平,也要有運動家風度,保持心平氣和,下次準備得更好再來。偉大的運動員,都是在裁判不公的逆境中,挑戰成功,麥可喬丹一定不敢否認!

2.      選舉,當然跟資金多寡有管,因為關係著媒體戰的資源運用問題。但是智慧者透過選輸而增長智慧與修養;愚昧者,靠選贏而得意忘形。

3.      NBA籃球賽總冠軍隊伍,也一定在例行賽中輸過很多場,沒有人有辦法從來都不輸。

4.      希望勝選的市長與民意代表,更認真的努力,拿出超越新加坡的「政績」。不要當人民豢養的「邪惡寵物」。

5.      許多人養寵物,寵物可愛、忠心、會抓老鼠、會看家…。有些寵物只會吃得很肥,還會帶來傳染病、跳蚤、仗勢欺人、咬國家主人…這些是花納稅人錢的「邪惡寵物」

怎樣解讀人民的聲音【聯合報王健壯】不論跟六年直轄市長選舉,或是八年總統大選結果相比,國民黨這次在台中縣市的得票率都跌了十個百分點左右,幅度之大,跌破眾人眼鏡。

再加上賴清德在大台南以過六成的得票率大勝,以及陳菊的得票數超過黃昭順與楊秋興相加的總和,在在都證明了一個事實:國民黨雖然守住了形式上的政治版圖,但實質上的政治版圖卻比目前要縮小許多

另外,蔡英文與蘇貞昌兩大天王雖都敗選,但少了許多民粹味道,少了許多族群對立緊張,少了許多撕裂性的文宣語言,也少了許多扒糞抹黑;台北市的花博議題,以及新北市的老人年金發放議題,其實這是選舉的正常政策攻防,並非負面競選

蘇、蔡二人這次敢於打一場非民進黨傳統風格的選戰,雖有選戰策略上的考量,但其結果卻很可能會改變台灣的傳統選舉文化,也難怪蘇貞昌在敗選感言中會期待這種競選風格,可作為未來選戰的典範。

自全球金融危機發生後,全世界民主國家的執政黨,幾乎都是每選必敗,美國期中選舉、日本國會改選、南韓地方選舉、英國國會選舉都是如此,馬政府過去兩年六次補選連戰連敗亦然。但這次卻能以小勝止敗,不但在全球民主國家中罕見,也實屬僥倖。

卻也暴露出國民黨更大的統治危機。南台灣的長年失守,以及中台灣選票的快速流失,都證明馬政府兩年多的施政,不但並未突破「北藍南綠」的傳統政治格局,反而更讓中台灣陷入瀕臨失守的危機邊緣。

這場選舉確實是對馬政府執政的一次期中考試,也是下次總統大選的前哨戰;政治人物對投票結果,經常會說:「我們聽到了人民的聲音」,五都選舉已經落幕,現在就要看兩黨領導人怎樣去解讀人民的聲音,誰解讀得比較正確,誰才有可能贏得下次選戰。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