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22日 星期一

奧斯陸空蕩的座位 孔傑榮、艾華

馬英九政績374

〔摘要11.22.2010 蘋果〕諾貝爾獎評委會上月把和平獎頒給劉曉波的決定,本應使中國違反人權的紀錄成為世界矚目焦點。但是北京傾其全力轉移焦點,國際社會若不加注意,便可能讓北京得逞,若真如此,和平獎便會錯失機會。

劉曉波獲獎是因為「他在中國以非暴力方式爭取基本人權的長期抗爭」。但和平獎宣布後不出幾周,北京已把該獎,定性為對中國「主權」的攻擊。中國取消了與挪威的部長級貿易會議,並要求世界各國抵制頒獎典禮,否則後果自負。

更惡劣的是,中國國營媒體發動了一場前所未有的宣傳活動,詆毀中傷劉曉波,稱其言論「反華」、已被美國政府收買,藉此迫使其眾多支持者噤聲。北京轉移公眾對劉曉波所追求、和平獎委員會所強調的人權議題的注意力。

1210日在奧斯陸的頒獎典禮。若非被判服刑11年,劉曉波本可親自出席領獎。對付北京煙霧彈的最佳方法,除了關注劉曉波外,還要質問為什麼其親友也無法參加頒獎典禮?

劉曉波之妻劉霞,理應成為座上嘉賓代夫領獎。不幸的是,自和平獎宣布以來,警察加緊對她的限制,讓她很難與外界聯繫

119日,兩位零八憲章的連署人,知名刑辯律師莫少平和直言不諱的北京大學法學教授賀衛方,被禁止離開中國。他們當天擬前往倫敦出席國際律師協會數月前敲定的會議,沒打算去奧斯陸,且買了11月回程的機票。但是中國當局不許他們離境,理由是他們「可能會危害國家安全」。

再看看盲人「赤腳律師」陳光誠,他也被邀請參加典禮。他大概還不知道他在賓客名單上。陳因「故意毀壞公共財物」和「聚眾擾亂交通秩序」被判刑4年多,但他真正的「罪」是揭發當地政府大規模強迫墮胎和節育的做法。

自他99日從監獄獲釋,他和家人一直被極度殘暴地非法拘禁。一大群警察和政府僱來的流氓24小時看守著陳家簡陋的農舍,切斷一切對外聯繫,安裝攝像機進行監控和整夜照明,並經常威脅陳和試圖探望的訪客。外界很難知道陳家現況,陳妻袁偉靜向朋友求助的信息,隔了兩個星期才抵達。

劉曉波的朋友胡佳,同樣也無法前往奧斯陸慶祝劉獲獎。胡佳因在許多領域的維權活動,而被冠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被判三年半有期徒刑。早在胡佳被羈押前,政府就開始非法騷擾他的家庭。

胡妻曾金燕也是維權人士,她已被警告,即使2011年胡佳獲釋,恐也難逃密不透風的非法軟禁。胡家的命運,可能與其友陳光誠一樣長期煎熬。

同樣被非法軟禁在家的是鄭恩寵,他過去是捍衛住房權利的上海律師,幫助揭發上海強遷中的官商勾結。他因為不斷為拆遷戶發聲而付出沉重代價,首先是司法局不予律師註冊,而後被冠以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祕密」罪而獲刑3年。過去4年大部分的時間,他被公安隔絕在家。日前他表示聲援劉曉波後,又再度被嚴密控制。

上述維權人士,至少我們還知道他們在哪裏。但同樣被剝奪律師資格的高智晟至今下落不明。他是中國最具勇氣的人權鬥士之一,自2006年以來不斷遭受軟禁、騷擾、關押、羞辱和酷刑折磨。

目前他可說是「被失蹤」了──當局不願透露高的下落,或甚至他是否還活著?而且這不是他第一次失聯。高智晟先前失蹤14個月,在外國政府、人權組織和媒體持續為高智晟呼籲後,今年4月他重新出現在北京,但不過一周,自420日起再度「被失蹤」,自此杳無音信。

外國政治家、外交官、記者、商界、學者和人權人士,應該追問北京,為什麼這些人以及其他許多令人欽佩的受邀中國賓客,不被允許前往挪威?  孔傑榮(Jerome A. Cohen)為紐約大學亞美法研究所共同主任;艾華(Eva Pils)為香港中文大學法律學院副教授;亞美法研究所研究員陳玉潔譯

李鈞震:

1.      台灣發生美麗島事件時,馬英九的哈佛同學呂秀蓮,被台灣的獨裁者蔣經國抓起來,情況跟劉曉波一樣;當時馬英九堅決與獨裁者站在一起,一起欺壓台灣的民運人士。

2.      馬英九絕對不可能要求中國釋放劉曉波等數百人,馬英九最欣賞的人類物種之一,其一是蔣經國,其二是胡錦濤,這都是公開發誓過的。

3.      但是全世界60億的人類,還是應該對馬英九抱著一絲的期望,他不能當民主鬥士,起碼要為「人權與社會正義」做一丁點事。

4.      孔潔榮曾經是馬英九與呂秀蓮的哈佛大學老師,但是培養出馬英九貪戀六千億「黨產」的品德。同時,呂秀蓮畢業至今超過30年,還無法成為國際級的學術大師。

1天作16小時 屏東名店涉剝削外勞〔摘要11.22.2010自由 李立法〕屏東一家知名雙糕潤專賣店涉嫌非法僱用外勞,還被指控強迫外勞一天工作十六小時,休假也不得外出,三名女外勞不堪長期被剝削,在無法外出又看不懂中文的情況下,記下該店網址及電子信箱向一九五五外勞求助專線報案。

縣府勞工處及移民署屏東專勤隊循線找上門,救出身心俱疲的女外勞。印尼籍女外勞凱西報案,指她和兩名同國籍的友人雅蒂及羅哈瑪,被雇主假借看護名義僱用後,實際從事食品製造工作。

凱西聲淚俱下控訴雇主一年多來嚴格控制她們的作息,剝削她們的勞力,三人不會說台灣話,也看不懂中文,平時活動範圍除了樓上臥室外,就是一樓門市及後方廠房,沒機會和外面的人接觸。

受理報案的勞委會人員詢問凱西等人身在何處,三人也說不出個所以然,還好看到黃姓雇主的名片上印有網址及電子信箱,勞委會隨即會同移民署展開調查。黃姓業者坦承,以人頭僱用看護外勞從事生產。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