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17日 星期三

司法綜藝化的醜態

〔摘要11.17.2010張升星 蘋果〕民國96年,台北地院8位女法官,穿著紅色薄紗的印度服飾,露出小蠻腰,在司法節大會跳肚皮舞。她們突破尺度的火辣表演,在場的司法首長紛紛鼓掌致意

當年的表演並未引起太多討論,只有英文媒體《China Post》在社論中以「Dancing Judges」為題,嚴詞批評女法官在公開場合跳肚皮舞,完全喪失法官的莊嚴與神聖。社論指出世上數以千計的女法官,絕對沒有像台北地院女法官如此「前衛」,公開演出「輕佻的」性感舞蹈。

民國98年,在司法院和法務部合辦的司法節大會,由台北地檢署檢察官聯手演出行動劇,嘲諷阿扁羈押時高舉手銬的經典畫面,引發在場司法首長哄堂大笑。雖然哈佛大學孔傑榮教授直斥此乃司法「馬戲團」,意圖塑造輿論,妨礙公平審判,但是檢察官認為並無不妥。

民國99年,法務部為了五都選舉,舉辦一連串「抓賄行動,全民亮出來」的宣導活動,各個地檢署紛紛指派檢察官彈吉他、玩變臉、裝超人、牽繩索、套金牛、cosplay非常女,熱鬧繽紛,多才多藝。最後甚至連法務部長也下海,跟著舞棍阿伯跳舞,騎駿馬、扮牛仔,大家玩得不亦樂乎!

這些「司法綜藝化」的醜態,看著法務部長笨拙的舞步和檢察官們精采的表演,老百姓不禁要問,法務部沒正經事辦了嗎?

只有在台灣這種法治落後的國家,才會任由這些享有《憲法》「終身職」保障的司法官,搞些不倫不類的綜藝表演!尤其令人不解的是,台灣歷經頻繁選舉與政黨輪替,還要檢察官粉墨登場「宣導」反賄選的必要性究竟何在?

檢察官守則第12條規定:「檢察官應廉潔自持,重視榮譽,言行舉止應端莊謹慎,不得為有損其職位尊嚴或職務信任之行為,以維司法形象。」試問世界上有哪個國家會讓檢察官犧牲色相,綵衣娛親的KUSOhigh?這算「端莊謹慎」?

國民黨即將發動的遊行,主軸之一就是強調「司法改革」,其實最該做的就是立刻停止這些荒謬的才藝表演!如果「行銷」那麼重要,乾脆就找名模走秀。至於檢察官嘛,應該回歸本務提升起訴品質,而不是準備登台彩排。

李鈞震:

1.      為什麼馬總統選蘇永欽當任大法官、司法院副院長?

2.      馬總統選人才,一向最重視人品。所以可知在馬總統心目當中台中地院所有的檢察官、法官,「品德與才智」都遠遠不如蘇永欽。全台灣所有高等法院的法官,其人品與學識都遠遠不如蘇永欽。

3.      只要司法官判案品質無法超過日本,學術論文無法經常在國際法學期刊上發表,司法官雖然不跳肚皮舞,也會影響其崇高的形象。

4.      任何檢察官都應該遵守法律,應該遵守檢察官守則12條規定。不遵守的檢察官與法務部長當然算老鼠屎、敗類。

5.      司法官不支持「轉型正義」,不願意調查清楚蔣經國執政時期的司法官,這樣的「人品」也是非常的不堪聞問。

6.      「轉型正義」不是為了發洩受害者的悲情或仇恨,而是為了讓加害者接受公義的心理治療,是為了歷史真相的呈獻,以利與社會集體的反省與法治社會的建立。

7.      不敢公開譴責國民黨的「黨產」的司法官,等同故意製造政黨競爭不公平,故意違背憲法基本原則,其實是一種黨國奴才。

 

判決僅憑間接證據 恐有爭議 〔王志宏/中國時報2010.11.17摘要〕   法官根據「壹週刊」當庭提供的召妓男手機門號,查出使用者確為陳致中,並據此認定他召妓屬實。但法界人士卻質疑,在應召站及「妮可」皆未到案下,法官僅憑「週刊提供的間接證據」就做出判決,恐有爭議。

    其中最讓法界疑惑的,就是四季汽車旅館,明明已提出車輛進出紀錄及員工說法,證實七月二日、三日並無凌志這輛車進出;法官卻認定「妮可」目的,是要完成性交易賺取五千元;至於她到四季日期的陳述,應是「記憶模糊」所致,陳述與事實不符

    法界人士認為,週刊報導陳致中召妓日期是依據「妮可」的說法,既然法官認為妮可的陳述「不符事實」,有關她陳述陳致中召妓的部分,是否也應不成立?

        律師劉思龍認為,法官以間接證據來推理召妓,例如基地台共用,就可能性來說,推論是合理的;但就確定性來說,仍缺乏直接證據,這案件最多到間接證據而已。

    律師邱超偉說,陳致中不出庭說明,也可解讀為「不會有人去出庭證明沒有做的事情」,沒有做的事情為何要舉證?為何要出庭?兩手機交互使用,也不代表召妓人就是他,法官引用「情況證據」,而非積極、直接證據做判決,當然有討論空間。

    還有法界人士認為,陳致中即使有與妮可見面,依現有證據也不能證明兩人有發生性行為,週刊提出妮可說法也都是間接證據妮可又無法傳喚到案,因此「召妓頂多就是傳聞」。

    還有律師認為,要證明有無召妓最好就是聲紋鑑定,陳致中的聲音可輕易取得,法院應做更詳細證明,以讓最後判決更能服眾。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