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26日 星期五

升格下的噩夢

〔黃瑞茂 中國時報2010.11.26摘要〕台北縣最近因為即將升格,面臨地方政治轉型的空窗危機。因為現在是升格新北市前的過度期,加上周錫瑋不競選連任,議會的監督機制等同停擺,各鄉鎮的不當建設與綁樁等情事正全面展開。

同一個工程只是換一個名稱,幾年後就又重做一次。這段短短的地方政治轉型空窗期,已為新北市埋下許多「破壞性建設」的危機。

    以淡水為例,最近約略有將近二十個計畫與工程,有些正在進行,包括幾個古蹟與公共資源的BOT案;有些工程趕著發包,趕著作為縣長下台前的政績表現;有些計畫正等著「統籌分配款」與「舉債」來推動。

其中最嚴重的是淡水捷運站後側的「沙洲整治與金色水岸景觀美化工程」。沙洲本是淡水河的自然現象,淡水小鎮早與這塊沙洲共生許久,其所在位置剛好可以當作屏障,減少颱風天海浪對於臨河店家的衝擊。

但兩年前,水利署第十河川局竟因某位前立法委員的「爭取」,花了二千萬用大石塊將這些自然堆積的浮沙團團圍住,官員說這樣可以減少年年清理淤沙的經費。但真實狀況卻是因為錯誤的工程,造成河水惡臭石塊嚴重碰撞而影響舢舨船的進出等問題,反而引起在地居民的反彈。

    今年台北縣水利局又編列經費,要將這堆沙洲移動到靠岸處,依照縣府所提的整治計畫,是將沙洲切開來整理成一個小島。但依據沙洲堆積原理,沙洲切口經幾次潮汐後,大概又會慢慢堆積而連在一起,即目前的「整治」將徒勞無功

且因整個沙洲固化之後仍在高灘地範圍內,縣府計畫中也明確表明沙洲將受到颱風與大潮的影響,需要不時清理。更嚴重的是將改變淡水河口的水文狀態,埋下河岸沖刷的危機。

    另外,交通局將原本淡水河龍舟比賽的看台與觀賞落日最佳景點的將近一百公尺的河岸空間,改為大型渡船碼頭使用。新增加四座碼頭之後,可以想見未來淡水市街段的河岸空間將失去該有的特色;原本容納上千人可以眺望落日夕陽的階梯平台將消失,淪為藍色公路的轉運點,排隊人潮將占滿整個河岸空間。

未來,遊客搭捷運到淡水市街河岸的目的,只是要轉乘到漁人碼頭,而不是來淡水河岸看風景

    淡水地區的觀光人潮一直居高不下,目前欠缺的是觀光地域的經營與管理的事物,用「破壞性建設」去犧牲小鎮的觀光品質,這種沒有未來的建設,持續下去將不只是浪費人民的錢,同時也將破壞淡水的資源特色。

當建設無法塑造城市的願景時,升格將只是一場見證地方政治轉型的噩夢!      (作者為淡江大學建築系副教授、都市改革組織理事長)

為過熱的都更政見 踩煞車〔摘要11.26.2010詹順貴 蘋果〕本次五都大選,「都市更新」一直是北二都的熱門政見議題。他們可曾注意到,它也是一種強制剝奪人民對自己私有財產自由處分權的工具!

更可怕是,它不像土地徵收,至少表面上是由公權力發動;都更的設計是容許由私人發動(目前實際上也是私人發動),透過雙重法定多數決,將未必是共有人或利害與共的其他私有土地建物一併納入都更範圍

五都選舉之後,當選人為落實政見,大量公辦或積極鼓勵自辦都更的結果,發生在鄉村的苗栗大埔事件,恐將難以避免搬到都市上演!

不可否認,都更有其必要,但政府不能只宣揚它的好處(誰的好處?),而無視它的副作用,過熱都更引發炒地皮、及可能導致公園綠地、交通等公共設施面臨負擔超量的負面影響

對於上述可能影響你我「都市人財產處分權」的問題,媒體雖也有暴力逼迫地、屋主簽同意書的報導,但更多報導卻是動輒將不願參加都更的人,冠以有負面評價的「釘子戶」,然而真相果真如此?

對於都更,一棟大樓或一排連棟公寓,因為老舊須改建,但可能有少數人不同意,對於此種在經濟上或事實上利害與共的情形,《都市更新條例》第22條規定,只要透過所有權人數,與土地總面積及建物總樓地板面積的雙重法定多數決,即可以將之納為都更範圍。

但是智巧的業者,卻利用此規定做為吞併不問在經濟上或事實上均完全互不相牽連的獨棟透天厝,或臨主要道路獨棟公寓的手段,藉以創造巨額的利潤。這些「禍從天降」的地、屋主,幾乎毫無招架餘地。

《憲法》第15條宣示保障人民的生存權與財產權,《都市更新條例》第1條第1項也宣示都更的目的,是促進都市土地有計畫的再開發利用,改善居住環境,增進公共利益。

但我們並沒有看到「有計畫的再開發利用」,反而只有強取豪奪的暴利,以及失序無章的新建物,與日益窘迫不足的老舊公共設施。

二件活生生案例:一是曾是政府高官的八十餘歲年邁母親,不想搬離生活數十年、面對公園的老公寓,因都更被迫遷,卻不知是否有福再享受都更所謂「改善居住環境」的成果;

二是某女性立法委員,她婆家有庭院的獨棟透天厝,被鄰近的都更單元為增加容積率而強行納入範圍,硬被剝奪在自家庭院「拈花惹草養寵物」的生活樂趣。這類案例,絕稱不上釘子戶,但在利之所趨下,仍會不斷上演,若連高官、立法委員都招架不住,一般市井小民的處境,恐怕更加不堪。

台北市公認亟需都更的是中山與萬華區,但根據統計,截至985月止,二區的都更僅有83處,而房價早已炙手可熱的大安區便已逾90處,遠超過萬華的不到20處,可見都更已全然變質,完全沒有實踐立法目的的功能。

在資本主義的思維下,無法進口的「土地」也完全被商品化。因此,如何在最短期間內創造最大利潤,乃是唯一的思考,其他關於土地、房屋與人的情感、精神、文化間連繫,甚至都市景觀風貌等公共利益面向完全不在都更業者考量之內。

選舉當下,不負責任的政客競相加碼,未來會否變本加厲,導致最後失控?值得大家在投票前深思,該否用選票為這些盲目的政客踩煞車? 〔作者為律師、中華民國律師公會全國聯合會環境法委員會主任委員〕

推土 剷除人性 〔摘要11.26.2010自由 鄭至勤〕日前,政大地政系舉辦「台灣與德國土地徵收圓桌論壇」,與被譽為「德國鄉村更新之父」的馬格爾教授同行來台的德國聯邦鄉村競圖的評審團主席佩爾茲鎮長,所提及的德國的例子,讓人十分震撼。

台灣的大埔事件大家記憶猶新,卻聽到德國的地方政府首長告訴我們,當法律遇到人的尊嚴也低頭的故事。類似大埔事件發生在德國的真實故事。

為了提供一家公司使用土地,該鎮依法行政已經徵收了兩戶人家的土地,只要再徵收一戶的土地,就完成了此次土地徵收的任務,可是怎樣溝通,女地主也不願放棄那塊祖先留給她的土地,最後地方政府只好無奈地放棄。

這位鎮長說,雖然說依法行政強硬處理,官方是絕對站得住腳的,但是作為一個同樣是人的人,當你知道有人因為情感的理由,不願放棄那塊土地的時候,當然不忍心使出殘忍的手段。

因為他們知道,法律反映道德的最低標準撫著自己的良心做事,比合法徵收更重要。 什麼時候,台灣的官員也能出現這樣的反省呢?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