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19日 星期五

白色恐怖下的倖存者(二)

台灣人權報告書105

〔張家林 夏沛然 王渝 中國時報2010.11.19摘要〕這一次經歷的後遺症一直留到現在,我常常睡到半夜打冷哆嗦、驚叫、抽筋。這樣不把人當人的虐待,對我一生影響很深,使我終生無法原諒國民黨政府

        我這樣一個人被囚禁了大約3個月沒有審問,沒有人告訴我是什麼原因,也沒有要我寫報告或自白書。我也沒有人可以詢問或申訴。

    有一天,巡防處的一個官告訴我,要送我到澎湖軍區司令部。於是先把我送到料羅灣的一隻登陸艇上。我呆坐在纜樁上,望著西下的夕陽,我心裡惶惶地,沒有著落,一面疑惑著:「怎麼還不送我走呢?叫我坐在這裡幹什麼?」

直到很久以後,我在紐約碰到當時在情報局工作的張澤生,他告訴我:「你小子命大!那時是要把你扔進海裡了事的。」

    總之我沒被扔進海裡。到了天快黑時,他們把我放進水駁船,給我兩個饅頭,就把蓋子蓋住。水駁船當時已經報廢,他們就把我從洞口吊進水箱裡。水駁船裡面淤積汙穢的泥沙齊腿,沒有任何東西,人陷身其中,既不能站,也不能坐,十分難受。

    按照正常的船行速度,從料羅灣到澎湖一天半就到了,但是我在水駁船裡卻待了好幾天,偏又在海上碰上季風,顛簸不已,等到達澎湖的測天島時,一個熟人看到我大聲驚叫:「你怎麼成了這個樣子?」

    在這個測天島上,我被關在看守所。看守所位於司令部的後面,圍牆外面有個碉堡。看守所裡面有四個房間,而且是鋪了地板的。那裡一共關了一百多人,關我的那間有幾十個人。

    在那裡我曾被叫到一間辦公室去問話,那裡是沒有正式法庭的。詢問中提到我在「114艇」時對艇長犯上。我當然一口否認,不承認犯上。

        2000年,我從美國回到台灣辦理冤案賠償,我的另外一位老鄉尹順富對我說:「陳國棟在測天島看到你,你怎麼不理他?」我說:「我理了他,他也要坐牢。」後來尹順富帶我去看陳國棟。談起當年他當官我為階下囚,不勝唏噓。

    我告訴國棟,我申請冤案賠償,遇到麻煩,因為沒有證據。他說:「就是砍腦袋,我也要替你作證。」抓我們時不要證據,如今要他們賠償卻向我們要證據。現實中竟有這麼荒謬的事!

    我在測天島上關了兩年多(按照板橋地方法院關於冤獄賠償決定書,從金門某防空洞到測天島,關押期間是1953411日至195628日),一天上校軍法官李明叫我到辦公室,對我說:「你這個案子查無實據。你去左營報到,復補。」

我聽到「復補」二字,真是驚喜若狂,心想:這下將可以領回兩年的薪水了!我被關起來的時候是海軍信號上等兵,復補後升為信號下士,而出生日期卻被他們任意地推後了一年,從民國19年改為民國20年。也就是說「復補」讓我升一級,但是年輕了一歲。

    在防潛網船上,上尉輔導官對我說:「你在這裡當值,住在上面。」我心裡犯疑惑:為什麼別人下地,做完一天的工作就走,而我卻要留在船上,等於天天要值更?(待續)

李鈞震:

1.      抓人判刑必須要有「證據」,在法治國家的司法,就算窮兇惡極,沒有證據就不能判人有罪。

2.      台灣的司法單位習慣性「有罪推定」,習慣性無證據就「押人取供、凌虐嫌疑人、栽贓抹黑嫌疑人」。這是台灣司法界60年的生活習慣

3.      「抓姦必須在床」,沒有上床的證據,通姦、召妓…都應該因罪證不足而無罪。縱使有通連紀錄,也不能算有直接證據,應該被判無罪。

4.      司法官沒有知識水準就算了;台灣的新聞媒體主管,應該要有「無罪推定」的高中程度,報導要講求實質證據,千萬不能「媒體公審」,為候選人免費造勢、置入性行銷。

5.      無罪,不代表沒有做壞事;有罪,也不見得符合罪責的比例原則,而有公平性。坐牢,在台灣有數萬人是無辜的;沒有坐牢,也有知名殺人犯,例如蔣中正、蔣經國…。

6.      在台灣特務檢調「抓耙子」,這群陰謀奸詐小人超過十萬人,協助獨裁者,害數萬人坐冤獄,卻沒有接受公平審判,這是台灣的司法官刻意包庇

7.      支持蔣中正、蔣經國與其共犯殺人卻「無罪」的人,等同支持希特勒屠殺猶太人

8.      兩蔣統治時期,台灣的冤獄、冤案太多,有些情況是司法官的素質很差,有些情況是是權貴階級「仗勢欺人、以大欺小」,還有些情況是權貴階級為了要保障自己的權力地位,刻意栽贓抹黑百姓或政敵

9.      為什麼國民黨政府沒有辦法學習德國審判納粹的屠殺行為,進行「轉型正義」?因為當初的加害者,有許多人現在還握有權力地位,他們就是當初獨裁者的共犯;還有一些權貴階級的二代,害怕自己的財產被清算,所以想盡辦法阻礙台灣的司法正義。

10.  台灣如果沒有辦法進行「轉型正義」,那過去十幾萬的加害者,他們的心理都會不正常,進行家暴,排斥民主、法治與學習,反而會禍延下一代。

11.  十幾萬的加害者,沒有辦法獲得言行的糾正,會導致他們與其後代逃避現實、無法反省的生活習慣,這會導致他們失去對於科學的學習能力。

12.  愈能夠面對現實、反省自己過去行為的人,身心愈正常同時也能夠有勇氣不斷地接受新知識,這是促使台灣文化發展的主要力量。沒有反省能力的人,科學研發不可能會有重大突破。

13.  許多學者都希望出人頭地,但是,要突破自己的思想瓶頸很困難,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自己或是同事沒有支持「轉型正義」,導致自己沒有社會正義感而不自知。

14.  沒有社會正義感的人,他對於所有的學術領域都沒有辦法保持公平正義的觀點,自然而然寫不出有大突破的思想觀點論文,因此只能當三流學者,連教書匠都做不好。

15.  沒有反省能力的人,缺點永遠無法改正,因此就會經常「說話不算話、不守信用、政見跳票、語無倫次、前後矛盾、雙重標準」,最後還會導致自我感覺良好。這就是馬政府團隊最大的問題。

16.  國民黨的「黨產」絕大多數都偷竊自「國庫」,就是一種贓款,現在還被「中投公司」用來炒股票,詐騙散戶的辛苦錢。為什麼黨主席馬英九不願意把「黨產」全部歸還給國家?這就是沒有反省能力,這是導致馬英九三十年都考不上律師執照的主因。

17.  在台灣的社會弱勢,如果他們的冤屈沒有辦法得到公平正義的彌補,這就會成為台灣長久的社會動盪根源,也是權貴階級永遠污名化的主因。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