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16日 星期二

德國人權官員訪台

馬英九政績368

加害者隱形〔摘要11.16.2010自由 林秀姿〕德國聯邦官員、監獄博物館館長與人權工作者一行人來台訪問,昨天參訪台北市蔡瑞月舞蹈社。

受訪時認為,台灣的人權工作落後西方國家太多,主要原因是台灣政府官方檔案未公開,隱瞞歷史真相,政府間接讓「加害者隱形」,導致大批的受難者無法沉冤昭雪。

前東德國家安全部官員、現任監獄博物館館長Hubertus Knabe認為,台灣是充滿生命力的社會,但對於討論二二八與白色恐怖事件的「加害者」卻變成忌諱,台灣有一大批政治受難者,但加害者卻隱形,讓人很難理解

負責管理東德秘密警察文件的Mothes則強調,東德垮台後,被西德民主政府統一,就是先保存公開納粹時期的檔案,讓當時的加害者名字一一曝光每個加害者都可以公開被查詢,這樣受害者的家屬才曉得受到什麼冤屈與對待,社會大眾才能知道歷史真相。

Mothes說,台灣政府的問題就是不公開檔案,使得受難者沒有尊嚴Hubertus Knabe更說,台灣人權工作嚴重落後國際,除了官方不公開檔案外,台灣的法官、審判者沒有進行洗牌重整過去的軍法人員現在依舊擔任高官,所以台灣民眾很難相信司法。

政治大學台灣史研究所所長陳翠蓮,承辦「德國人全紀念館與博物館專家學者來台交流計畫」,陳翠蓮說,德國人權工作和台灣相似,東德垮台後也曾面臨「轉型正義」問題,社會一度呼籲遺忘過去、向前看,不要追究政治事件的加害者。

但是,德國的議會與人民有極高的自覺,認為「加害者應該負責」,所以才敦促政府公開秘密檔案。

陳翠蓮分析,德國曾擔任線民、秘密警察的人都不能再擔任公職,但是在台灣卻連誰當過秘密警察都不曉得,很多人仍隱身公職,才會變成只有被害者,卻沒有加害者的荒謬情況。

李鈞震:

1.      中研院的院士們,沒有不斷要求政府要進行「轉型正義」、譴責國民黨的「黨產」,等同變相支持獨裁政權,沒有社會正義感。胡佛、李遠哲、姚立明一定不敢否認。

2.      在蔣經國時期擔任特務、抓扒子的人,絕大多數心理不正常,他們習慣獨裁統治方法,用暴力來對付家人。中研院院士們刻意包庇這些特務,就是縱容家庭暴力。

3.      民進黨裡面有人支持「和解共生」,不支持轉型正義,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他們的心裡深處,積極包庇特務、抓扒子,支持獨裁政權的遺毒,並且鼓勵家庭暴力。

4.      許多新聞媒體習慣「未審先判」、「有罪推定」,這些習慣都是因為過去他們的主管或教授是特務,延續過去的傳統來進行「媒體公審」,這些事情中研院院士從來沒有表示過異議。所以,白文正慘死,可以說是中研院院士間接迫害的。

5.      台灣有許多大學教授,非常喜歡看壹週刊,拿「壹週刊」的內容評論時事,這種生活習慣也是過去蔣經國特務的生活習慣,一模一樣;這些人還非常好色

6.      台灣的情色酒店,大部分的主顧客是政治權貴、特務、警官、司法官、台大經濟系教授新聞記者。而台中市長胡志強特別支持這種產業,中研院院士也沒有表示異議。

胡錦濤戳破馬英九謊言 〔摘要11.16.2010自由 賴怡忠〕此次在日本橫濱主辦的亞太經合會APEC,在中國北京政府的授意下,原先傳出我國要派副總統蕭萬長為特使被打消,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連續第三年擔任特使。

過去國人擔心由一個北京屬意的人,在國際場合代表國家可能產生的問題,在這次連胡會全部出現。由於連戰是馬總統的個人特使,對於連胡會幾近喪權辱國的狀況,馬總統到底要不要處理?

首先是見面的「身分問題」。既然連戰代表總統,就是代表國家,但竟在連胡會與胡錦濤以「主席」、「總書記」互稱,把一個原來還有模糊空間的國對國關係,直接矮化為黨對黨。

在國際場合,直接將兩岸關係矮化為「國共兩黨」的關係,是這次連胡會所犯下的第一個錯誤

其次是胡錦濤提到「對於涉外事務,包括台灣民間組織參加非政府國際組織問題,應經過兩岸溝通協商,如此,有些不必要的內耗和不愉快的事情就可以避免,有些問題也可以得到妥善解決」。

在這個東京影展爭議的定調發言中,胡錦濤不僅沒有表示一句遺憾,還趁勢追擊,要求除了以政府為主的國際活動外,包括非政府民間單位的國際參與,也需要先向中方報備「通通氣」

換句話說,江平事件不是如馬政府所言,是江平的「個人行為」,反而是台灣電影人沒有事先向中國報備「通氣」,所導致的結果。

北京打壓事例不只「江平事件」。十月初在瓜地馬拉舉行的美洲熱帶鮪魚會議(IATTC),是我國首次以會員國資格參加的會議。中方會前即公開要求禁用國旗、國歌、國徽,文件中禁止出現中華民國、台灣、行政院、外交部等字眼,台灣甚至不得與其他國家混坐。

然而,此議題不僅沒出現在連胡會,還讓胡錦濤順勢要求「台灣民間社會的國際參與,也要先尋求中國允許」。

對此明顯喪權辱國的結果,如果馬政府不立即否定,就表示這就是馬總統的立場2010年連胡會,承認中共對台灣人民的國際活動有支配權,對這樣的錯誤,歷史不會忘記,更不會饒恕!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