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12日 星期五

司法改革 配套立法改革

阿扁官司啟迪198

〔摘要11.12.2010蘋論〕陳水扁和吳淑珍牽涉的龍潭購地案,最高法院昨天判兩人各11年徒刑定讞;而陳敏薰的買官案則判扁珍各8年。這項判決應該「符合社會期望」了;相信藍營被二次金改案無罪激起的悲憤,可以彌平了。

扁家身上背有4大案,要全身而退絕非易事。二次金改案就算三審都無罪,也躲不過其他的案子:國務機要費案和南港展覽館案。

奇怪的是,龍潭購地也非總統職責,沒有對價關係,為什麼金改案無罪,龍潭案有罪?兩種天差地別的判決,說明了我們法官見解的差異;而同樣性質的案件,有很大不同的判決,難道不是司法改革的對象之一?

不只此案,前不久台中市議長張宏年收受電玩業者賄款2千萬,被判無罪,理由也是沒有對價關係的證據。

另外,扁幕僚馬永成和林德訓並無拿錢,卻分別被判20年與16年;阿扁二次金改案拿了6億多卻無罪。

這樣天馬行空的判決,已不只雙重標準,而是多重標準,民眾怎麼對司法有信心?司法公信力如何建立?

法官固然各憑心證,但立委馬虎立法,使法官難以遵從統一的標準,才會出現這麼荒唐的現象。

立委擔心「反貪法」訂得太嚴將會妨礙他們搞錢,甚至被判刑,因此涉及反貪的法條都開了若干後門,故意放水、留漏洞,以備不時之需。

像是「財產來源不明罪」,新加坡、香港、英國等都是廉政署官員可以隨時調閱官員及家人的財產,發現異常即要求該官員解釋來源;解釋不清即可依貪污罪起訴。台灣立委最怕這一條,故意懶驢打滾多年,就是抗拒。

直到扁貪污案之後,全民憤怒立委的無恥,立委才心不甘情不願地通過,但閹割成公職人員只在被以貪污罪起訴時,才可調查財產。於是喪失了貪污嚇阻力。

由於立委開後門,留漏洞,才使多種反貪相關法律鬆嚴分歧,法出多門;不同的法官可以找到不同的法條服務自己的心證,形成金改案無罪,龍潭案重判的荒唐現象;即使案情細節不同,但也差得太離譜了。

所以光是司法改革是不夠的,還要連立法都改革。立法品質低劣一直是台灣民主的重大弊病。點名公布立委的立法品質和議事勤惰,在下次選舉中作為淘汰的根據,並且全面清查並修改有問題的法條,都應算在司法改革的配套措施裡。

傳菊不傳郝 標準何在〔摘要11.12.2010自由◎ 吳景欽〕高雄地檢署針對919水災案,傳喚高雄市長陳菊為訊問,如此神速的辦案速度,若比之於新生高弊案,似乎在展現檢方的決心,卻又讓人不得不質疑檢察官的中立性。

高雄市長在水災期間,若有擅離崗位,涉及的是刑法第130條的廢弛職務致釀成災害罪,法定刑為三到十年,但此罪之成立,必須能證明首長擅離職守外,而目前關於擅離職守與否的證據,僅是根據告發人的片面之詞,而此告發人又為候選人,此種藉由捕風捉影的傳聞而告發,其動機可想而知。

退一步言,即便有擅離之事實,但仍必須此擅離與災害間有因果關係,才足成立本罪,唯此因果關係實難證明,也因此之故,台灣雖然年年風災而造成重大損害,唯即便首長擅離,也因無法證明此因果,而鮮少以此罪被起訴者。

因此,若擅離的事實尚屬傳聞,檢方即如此積極偵查,則在去年造成重大傷亡的八八風災,中央行政官員個個出走吃飯、理髮之事已明,是否更該被偵查起訴?

相對於此,台北市的新生高弊案爆發已近三個月,而市府的相關人員也遭訊問與搜索,事已至此,卻從未見有檢方要對市長郝龍斌為傳喚,台北地檢署動作之遲緩,相對於高雄地檢署的進度神速,顯然形成對比。

要說是因案件不同,而有差別,顯然不通,因新生高所涉及的是更為嚴重的貪污罪,法定刑動輒十年以上,豈有重罪消極、輕罪積極之理?

若說是因檢察官不同,而造成偵辦速度的差別,不就表示在檢察權極大下,偵辦速度的快慢與輕重緩急,完全委由其個人意志,檢方即便無政治考量,也難逃差別對待之口實。 (作者為真理大學財經法律系助理教授)

蘇建和案大事記〔摘要 2010-11-12 賴又嘉〕被控於民國80年間殺害汐止吳銘漢夫婦的蘇建和、劉秉郎、莊林勳,曾多次遭法院判決死刑。台灣高等法院今天於全案再更二審,判決3人無罪,全案可上訴。以下是相關大事記:

民國80324日,吳銘漢夫婦遭人發現身中多刀,陳屍北縣汐止家中。

808月,當時現役軍人王文孝涉案被捕,並咬出蘇建和、劉秉郎、莊林勳共同犯案。

811月,王文孝被依軍法審判槍決。

842月,最高法院判決蘇建和、劉秉郎、莊林勳3死刑定讞

845月,時任法務部長的馬英九,認為蘇案有疑點,沒有批准執行槍決。

895月,歷經多次非常上訴失敗,蘇案律師蘇友辰聲請再審,獲台灣高等法院裁准。

921月,高院再審判決蘇建和、劉秉郎、莊林勳3人無罪,並停押釋放3人。3人首度在官司中獲判無罪

966月,高院再更一審,又改判蘇、劉、莊3人死刑

988月,被告律師團公布李昌鈺鑑定報告,李昌鈺在報告認為,經重建勘驗後,極可能是王文孝1人犯案。(李昌鈺沒有明確判斷)

991112日,台灣高等法院再更二審,宣判蘇建和等3人無罪,仍可上訴

吳銘漢夫婦命案纏訟近20,當年19歲的被告蘇建和、劉秉郎、莊林勳3人,也即將步入不惑之年。蘇建和在停押獲釋後,投身人權團體一路至今;劉秉郎則返校進修,去年順利拿到大學學士學位。

去年剛從開南大學觀光餐旅系畢業的劉秉郎,工作仍無著落,他感慨表示,曾獲3家公司錄用,但都在上班前12天,被公司臨時告知不用報到,第2家公司更直接挑明說,因為官司問題不方便錄用,「但我覺得,不應該是這樣的」。

已任職於台灣人權基金會的蘇建和說,獲釋後花了1年的時間學電腦和英文,但找工作仍只能應徵零工,是後來才投身最瞭解、也最支持他的公益團體圈,藉著在公益性質的基金會中參與關於人際關係的課程,讓他適應重返社會

罹患憂鬱症的莊林勳,則仍幾乎待在家中,足不出戶。他說,他的母親有糖尿病、高血壓,他有段時間曾幫弟弟做水電,其餘時間都待在家,把自己封閉起來,「我已經和社會脫節了」

劉秉郎說,案件發生時是19歲,是人生剛要開始的時候,但轉眼案子已纏訟近20年,一生的黃金歲月都沒了,「今天就算案子平反,失落了一大段的人生也銜接不起來,問我對人生還有沒有期望?老實說,沒有」。

莊林勳說,每個時代都有某些悲劇,「我可能是其中一個」。他說,若真相能還原,他們能得到補償嗎?這個案子對他們非常不公,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參考資料:死刑存廢 民意站哪邊?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