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14日 星期日

為什麼國共餘毒肅不清

〔摘要11.14.2010自由 曹長青〕我在美國各地的台灣人社團演講的時候,多次被問到這樣的問題:為什麼那麼多中國人來到海外後,仍然親共?為什麼他們不好好學習西方的自由民主精神?有三個主要原因導致上面這些問題。

第一,我們在獨裁制度下生活的時候,頭腦被政府「強迫」灌輸一些觀念和概念,也就是所謂「被洗腦」。人的頭腦是必定要接受信息的,而且任何信息、觀念被灌輸久了,就會自然相信、接受;而在童年、青年時代最早進入頭腦的觀念則具有最強的影響力。

這裡要特別提出的是:人們被強行洗腦的時間是長期的、幾十年的,具有滲入骨髓之力度。所以任何在獨裁國家生活過的人,腦子裡都有相當的先入之見

而來到西方自由國家之後,沒有人「強迫」地塞給你什麼信息,沒有人「硬性要求」你接受什麼概念、觀點;你願意接受什麼,就接受什麼,隨你便。也就是說,沒有人給你「反洗腦」。

而一個人隨意地、在沒有任何壓力下所接受的信息和觀念,無論從強度和力度來說,都完全無法和在獨裁國家「被洗腦」時所接受的相比。

而且人有一個巨大的先天缺陷,對「好處」的感受很快習慣成自然,不再強烈地感覺什麼;反而對自由世界的「壞處」,因身在其中,而感覺強烈;於是產生對母國的懷戀;同時也由於遠離母國,對其「劣」也淡漠了。

在這種情形下,對獨裁政權曾給自己洗腦灌輸進去的東西也就更察覺不到,更無意識去清洗。所以無數人雖然來到西方,頭腦還是充斥被獨裁政權所灌進去的細菌;無論在西方多少年,頭腦仍是共產病毒的嚴重帶菌者。

第二,在獨裁國家,媒體是單一的、政府控制的一種聲音,你沒有接受其他信息和觀念的選擇。所以只能讓單一的信息和思想觀念佔據你的頭腦,而且接受單一的信息和觀念非常容易,因為不需要你自己去辨別、分析、選擇,接受就是。

而在西方,媒體是多元的,信息和觀念自然也是多元的。這就導致你被各種觀點衝擊。那麼,接受什麼,就成為一個選擇;而在有選擇的情況下,人們接受的東西也就自然不同——反共只能是一部分人的選擇。

但按說反共親共,自然選擇的話,也該一半一半才對啊,可為什麼在經歷了共產悲劇的中國人中,親共的人數反而超過反共呢?這就引出第三個原因。

第三,海外華文媒體多親共、親統。對於被共產黨嚴重洗腦的中國人來說,並不是很多人意識到需要自我「消毒」,並真的努力去做。而僅有的那些渴望瞭解自由世界信息和觀念的人,首先一定是去看中文媒體。

一是因為學英文、看英文太花時間,二是英文媒體直接探討中國問題的很有限,要想透過英文媒體在自己的頭腦中,建立起一套自由民主架構的思維,是一個慢工。

來到海外的華人,絕大多數還是在吃中文媒體的速食,而從那些親共親統的媒體速食中,得到的仍是和國共兩黨的觀點沒有太多區別的意識形態。能起到的「消毒」作用相當有限。

而在有限的評論中,很多是在宣揚民族主義,而民族主義是一切專制的基石之一。所以,由於這三個主要原因,多數中國人即使到了海外,也沒有學到多少民主自由的思想,他們在延續被洗腦狀態下的思維。

台灣,雖然台灣從開放黨禁、報禁,到成為一個民主國家,已經二十多年了,但無數台灣人(所謂外省人和本地人都包括)仍在持續國民黨時代的思維。其原因基本上也是我上面指出的那三點。

只是第三點的表現形式略有不同:由於國民黨長期壟斷媒體,佔據主要媒體資源,導致台灣人的「消毒」過程也非常緩慢和困難

首先媒體投資需要龐大資金,少有人能做到。其次,由於國民黨時代,台灣人進入上層建築領域不易,所以多數選擇了學理工科;而新聞從業人員的培養是一個慢工夫。另外,共產黨對台灣媒體從財力和人力的滲透是不可低估的。

但是,今天有了電腦網路,多元的聲音起碼有了更多的傳播管道;無論人們被洗腦的餘毒多深,只要有「多元的聲音」,中文世界被國共兩黨獨裁思維瀰漫的狀態就會改變

李鈞震:

1.      國共兩黨共同的特色是:建立對國家領袖與政黨的神話崇拜「信仰」;從信仰的過程中得到好處的人,他的信仰會愈來愈堅定,因此軍、公、教這些黨國既得利益者,對黨國的信仰就很難改變。乩童愈靈,香火就愈鼎盛。

2.      獨裁統治下,許多知識份子他們過去讀書很順利,因此充滿自信,自然而然就對國家領袖與政黨充滿好感,所以對過去的威權不問是非有偏好

3.      一個在社會競爭上稍有成績的人,自然對過去惡意虐待他的老師、家長或故鄉,也充滿感激,因此對過去的威權不問是非或有偏好。

4.      不論是哪一個領域,必須要建立新的「信仰」對比過去自己所接受的教育或洗腦,經過邏輯思考,思想上的自由競爭,產生「信仰」的優勝劣敗,才能除去過去的「被洗腦」。

5.      世界上任何一個人,只要對孔子、愛因斯坦、耶穌、或任何一個學術大師的理論建立「信仰」,並能實踐,就都能摧毀國共的黨國洗腦。

6.      國共的教育內容,其實就是一種古老的「獨裁統治奴才」的意識型態,滿足生物慾望黨國教育,就是訓練一大批奴才的教育,奴才當久了,就會以當奴才自得其樂、自我滿足、自我感覺良好。

7.      奴才,也是一種小獨裁者;大太監對小太監而言,也是一種皇帝。小太監對於某些人(或家人),也是充滿獨裁心態。

8.      習進平現在在胡錦濤前面,就是標準的奴才,但是私底下,他又是許多人的獨裁者。馬英九過去在蔣經國、李登輝前,根本就是奴才,但是現在就是獨裁者作風。

9.      不論是獨裁者或是奴才,共同的特徵是:不好學、沒志氣、搞派系、虛有其表、好大喜功、喜好漁色、拜金主義,這幾乎是所有獨裁者與奴才的共同嗜好,很少例外。中今中外的獨裁者,幾乎都沒有學問,個個是白癡、殘暴不仁,這是鐵律。

10.  台灣、中國的政客或政務官退休之後,幾乎沒有人往學術界發展,立志成為一代學術大師。這證明了他們本來學藝不精、虛有其表、接受酬庸、不好學、沒志氣已經證明他們過去是標準的奴才,現在習慣成自然

11.  不喜好多元學習的人,98%都會變成奴才或獨裁者。獨派大老們,只要有人沒有養成「終身多元學習」的生活習慣,一定會慢慢變成藍骨,而反射出獨裁者心態,這是鐵律。

12.  統派大老們,只要養成「終身多元學習」的生活習慣,一定會慢慢產生獨立自主的精神意志,並且不屈服於獨裁政權,這也是鐵律。

13.  沒有終身學習生活習慣的人,一定愈老愈沒有價值,一定逐漸失去社會競爭力,最後被社會所淘汰,成為寄生蟲,這也是鐵律。多數退休的軍公教,都是社會寄生蟲;權貴三代,幾乎都是社會寄生蟲。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