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14日 星期日

人民幣10年縮水一半

〔摘要11.14.2010 蘋果〕中國10消費者物價指數(CPI飆升4.4%,這個數字對小老百姓來說,或許沒太大感覺,但10年前大米1公斤約9.2元台幣,現約18.4元台幣,鈔票越來越不值錢,小老百姓荷包嚴重縮水,一張百元人民幣(約460元台幣),究竟可買到什麼?

中國一個年輕白領,薪水平均2000元人民幣(約9200元台幣),但食衣住行什麼東西都在漲!回想10年前,100元人民幣可買50盒香菸,如今最便宜的菸也要6元人民幣,只能買16盒。

10年前,100元人民幣能買83罐啤酒,現在只能買40罐;10年前,100元人民幣可讓2人到外面餐廳打兩次牙祭,現在只夠去中檔餐廳吃一頓;10年前100元人民幣可買50公斤白米,現在只能買25公斤 。

而本月初連泡麵都開始漲價,網友不禁哇哇叫,稱原本「加量不加價」是泡麵行業的廣告詞,從本月初開始,各大超市的泡麵演的是「減量又加價」的好戲。「這…………不讓人活了啊,讓我們這些窮人吃什麼?」

誰有空理會杜拜、愛爾蘭? 〔摘要11.14.2010自由 蘇多〕曾以平均10%的高經濟成長率,由歐洲貧困、動亂小國,一躍成為凱爾特之虎的愛爾蘭,最近因投資人憂心債務違約,再度成為歐洲債信危機的「黑天鵝」,引爆一連串「歐豬國家」的財政破產。

經常被藍營拿來當成對照組的兩個國家,就是愛爾蘭與杜拜。愛爾蘭杜拜崛起,在台灣幾乎被塑造為一種新的國家發展典範,主要動機很明顯,就是用來批判綠色執政的鎖國,導致台灣成長遲滯,內鬥虛耗,被這些後起國家遙遙拋在後面。

那時的「綠色執政」被徹底污名化,所謂對外搞鎖國,對內搞民粹,統治的基礎則是低學歷、低收入、低就業的「三低階級」,又被貼上貪腐的標籤,簡直是萬惡的淵藪。

很多藍營學者名嘴皆可侃侃而談杜拜如何在沙漠中打造夢幻天堂,愛爾蘭如何拋棄狹隘的島國意識與內部族群對立,走向繁榮、進步,這兩個國家的論述頓時成為顯學。

股神巴菲特曾說,海水退潮後,才知道誰在裸泳。在全球化形成網絡後,部分國家亮麗的經濟表現,其實是在全球資金大浪下,運用極高倍數的財務槓桿所堆砌出來,欠缺真材實料的紮實基礎,完全像是空中樓閣。

因此,當「次貸風暴」引發全球金融海嘯,資金的流動性急凍,不少債務比例偏高的國家,甭說借不到便宜資金,即使以高利也吸引不了投資人,無法借新債還舊債,終於爆發主權債信危機

杜拜與愛爾蘭在金融海嘯中被打回原形,成為現代金融寓言中新版「國王的新衣」,根本就是沒有穿衣服在裸泳。當然,杜拜、愛爾蘭神話的破滅,藍營學者絕不會擔心,因為他們正忙著打造史上最大的中國神話,早已沒有時間理會杜拜、愛爾蘭了。

走了舊皇室 換來了「新皇室」 〔鄭漢良 中國時報2010.11.14摘要〕香港最高行政諮詢機關的行政會議,當中有一個成員,在政府即將宣布打壓炒樓活動措施之前,「碰巧」先行與兒子大舉在地產市場掃貨,事後遭到傳媒踢爆後,竟然還怒責傳媒多事。

與他一起在行政會議共事的同僚,則紛紛為他抱打不平,為他諸多解釋,甚至連行政長官曾蔭權也相信他,只是漏報利益而已。他的行為涉嫌利益衝突,但為何法律卻對他獲得網開一面?原來這位出身自新界的鄉紳,是新界的大地主,好歹也是個王,獲得皇室豁免權的資格!

又例如剛回歸不久,有個報老闆串同下屬虛造銷量數字,同被廉署逮捕,事後兩個下屬被判坐牢,報老闆則免遭起訴。當時的律政司梁愛詩說,如果報老闆有罪坐牢,公司逾千個員工將面臨失業云云。

    至於太子黨,則更是名正言順的受到皇室豁免權的保護。例如有太子黨做主席的香港上市公司,沒有按照上市公司條例及時申報炒賣外匯期權,導致一百多億元港幣的損失,事後警方煞有介事的敲鑼敲鼓的大舉搜索太子黨公司總部,到了今天,案件卻像泥牛入海。

又例如最近有個前全國人大副委員長的侄子做董事長的香港上市公司,他與妻子(也是個太子黨)涉嫌欺詐股東逾千萬元港幣,以虛假文件買賣樓宇,事發後遭到廉政公署逮捕,目前保釋在外,等候當局進一步的調查,至於所需的時間,可能是天荒地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