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18日 星期四

王如玄特別費 凍結

馬英九政績370

〔摘要11.18.2010自由 施曉光〕「洋華光電」以商務研習名義引進數十名中國子公司勞工,「假研習、真工作」,最近東窗事發,不分藍、綠立委質疑馬政府開放大陸商務人士來台政策,變相引進陸勞

昨天立法院社福及衛環委員會審查勞委會一百年度預算案時,決議通過凍結勞委會主委王如玄、政務副主委潘世偉兩人的特別費預算。

劉建國與黃淑英質疑,洋華光電案證實中國勞工登堂入室來台,馬總統一再宣稱不開放中國勞工已經跳票;王如玄一再保證不引進中國勞工也跳票,勞委會主委、副主委原應捍衛勞工權益,卻放任中國人士來台從事勞動行為,嚴重衝擊本國勞工就業權益。

管控失效 中國觀光客脫團逃逸 〔摘要11.18.2010自由 羅添斌〕馬政府明年將試辦中國觀光客自由行,卻驚傳陸客再次發生集體脫逃事件!三名來自中國重慶的女性觀光客,上月29日在嘉義集體脫逃,至今音訊全無,政府單位進行協尋仍無所獲,研判已被不法集團接應從事非法打工或賣淫行為

這是今年以來人數最多的一起陸客脫逃事件,由於事態不單純。我方旅行社也遭到懲處,依每人十萬元計,共扣款三十萬元。

中國觀光客在台脫逃事件頻頻發生,政府各部門有多項安全管理機制,但都無法阻擋中國觀光客脫逃事件一再發生,顯示現有處罰程度及管控措施,仍有強化的必要。

據移民署統計,自九十七年開放第一類中國觀光客來台觀光以來,截至今年1115日止,脫團逾期停留人數為59人,已尋獲23人,尚未尋獲有36

參考資料:

權貴休閒75 法官還宅召妓 銷魂兼聊古董

中國賣春女 流竄全台

大陸女經理 考察變賣淫

 

倒退不止十三年?〔摘要11.18.2010自由〕阿扁二次金改一審判無罪,藍營要走上街頭訴求司法改革,但是阿扁的龍潭案、賣官案被判重刑定讞,藍營大爽,還是要走上街頭。

不過,要罵執政者,還是要小心一點,連九個月前對「空污費」這種公共政策的批判,現在都會被馬政府拿出來提告,看來站在在野監督角色,批評執政者,已經變成一件高風險的事,隨時可能要上法庭。

民主政治,保障言論與新聞自由,就是確保社會公眾或媒體對公共事務的監督與批評,能夠不受當權者的秋後算帳,方能使公部門的運作制度化、公平化與透明化。因此,公共政策都可受公評,即使批評者在事實的求證上有所疏漏,也該視其動機為善意,豈可動輒提出告訴,造成恐怖氛圍?

每個政治人物、媒體、名嘴都各有立場,一個ECFA,支持者把它當成台灣經濟大補丸,可開創黃金十年,但反對者也可批其造成台灣經濟失血,讓中國力量進入台灣,是賣台之錯誤政策,透過正反觀點的論辯,才能全方位觀照政策得失,免於陷入執迷的盲點

執政者如此氣急敗壞,對批判者提出告訴,動機何在?令人不解。阿扁執政時,可說被藍營照三頓加消夜,從早罵到晚,也沒聽說誰被告了。如今高舉司改大旗的執政者,卻對批評者提出司法訴訟,台灣民主比台灣勞工薪資更慘,倒退不止十三年。

台灣社會應該聲援 趙連海 〔中國時報2010.11.18摘要〕   20089月爆發的大陸三鹿毒奶粉事件當時震驚了兩岸三地。兩年多過去了,毒奶粉事件並未真正終結,三聚氰胺的陰影依舊糾纏著許多大陸食品。

    本月初民進黨立委才召開記者會表示,三聚氰胺事件發生至今,受害台灣廠商仍無法獲得賠償,而台灣食品大廠進口毒奶粉的源頭-山東都慶公司竟已破產。民進黨立委甚至質疑兩岸簽署的「食品安全協議」是一場騙局

    另一方面,至少百餘名大陸嬰幼兒在飲用中法合資、上海生產的知名品牌多美滋奶粉後出現腎結石、腎鈣化現象。但由於來自官方的相關訊息十分模糊。

    如果我們關注民眾的食品安全和台灣廠商的權益,那麼,我們更應該關心大陸「結石寶寶之父」、從08年以來積極從事受害者維權運動的趙連海,他因「尋釁滋事」剛被北京大興地方法院判刑兩年半

    趙連海的兒子,食用了2年多含三聚氰胺的大量有毒乳製品,被確診為腎結石病童。毒奶事件曝光後,趙連海聯繫病童家長,成立網站,希望挖掘三聚氰胺毒害的真相,讓病童得到完善的追蹤治療,同時讓受害者獲得合理的賠償。

在趙連海被捕後,大陸法院裁定三鹿集團破產,三鹿對普通債權的清償率為零,也就是說「結石寶寶」們無法從三鹿得到民事賠償,山東都慶公司也應是如此規避了對台灣廠商的賠償責任。

    大陸方面公布賠償辦法中,不但金額不足,受害者尚需簽署文件放棄其他賠償。如果毒害有持續性影響,病童的健康並無法獲得真正保障。同時,也有一些病童遭遇不被承認、檔案遺失等情形,無法得到賠償

    趙連海從事的工作,不過就是這20年來台灣社會相當熟悉的:透過民間組織爭取弱勢者權益,追求社會公義。    大陸法界人士已經指出,「尋釁滋事」罪名是從「流氓」罪演化而來,用此罪名對付趙連海,就是將維權者視為「流氓」。

這顯示如今的中國大陸,在面對民間維權運動時的思維,十分落伍陳舊。趙連海不是西方反華勢力的馬前卒,不是主張推翻當局的政治異端,他追求的不過是理性維權、問責、賠償、紀錄歷史,以及在全國推廣母乳,卻同樣在當局「維穩壓倒一切」的思維下獲判重罪。

參考資料:我還能相信誰?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