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22日 星期一

平反外省籍白色恐怖 孫立人紀念館昨揭牌

台灣人權報告書106

〔陳界良/中國時報2010.11.22摘要〕     孫立人將軍紀念館在110歲冥誕前夕揭幕,部屬希望能將孫立人安奉進忠烈祠。

媒體人陳文茜表示,孫立人對國家貢獻卓越,被軟禁的時間比翁山蘇姬還長一倍多,總統馬英九,也應處理外省籍所遭遇的白色恐怖問題。

    戰功彪炳的孫立人將軍,被軟禁長達33,陳文茜演講說,她與孫的女兒是同學,小學時她只知道同學的父親是將軍,被政府軟禁,家裡內外都有特務監視,有次去孫家,看到孫立人蹲在花園裡種玫瑰。

    孫立人從1955年被軟禁到1988年,他是整個中國在二次大戰唯一打贏日軍的將軍,最後抑鬱不得志,原本他跟胡適一樣,是用庚子賠款第一名出國的留學生,念了清華、美國普渡大學工程碩士後,已在美國的橋梁公司當工程師。

    孫立人知道國家正在患難中,選擇去念維吉尼亞軍校,不要美國人的身分,回來做一個最苦難的中國人,被軟禁的時間竟比翁山蘇姬還要長達一倍多,整整卅三年,美國的資料顯示,軟禁期間連廚子都是特務,身上有一把槍。

    孫立人無法入祀忠烈祠,陳文茜表示,現在還是黃埔軍系的人掌權,馬英九該承認這個錯誤,重視二二八是正確的,但為什麼不重視對國家貢獻這麼大、被軟禁卅三年,死後也進不了忠烈祠的人?政府忽略了這些省籍上屬外省人當年的白色恐怖受害者。

【摘要2010/11/21 聯合晚報】官員說,儘管監察院已還給孫立人清白,但國軍至今仍無法對孫立人被以叛亂為由軟禁的案件表達立場,因為此案由當年的元首蔣中正主導,國軍若按現況發表立場,都將對軍中解讀蔣中正歷史定位產生錯亂,政府對此也缺乏政策指導。

孫立人是在1955820日被控「縱容」部屬武裝叛亂、「窩藏共匪」、「密謀犯上」等罪名,遭革除總統府參軍長職務,在前總統蔣中正下令調查後,被陸軍軍事法庭判處「長期拘禁」,親信部屬全被調離軍職查辦,據稱前後有300多人被牽連入獄。

19885月國防部才獲令解除對孫立人長達33年的拘禁,孫立人1990年過世後,監察院調查後於2001年還其清白,但政府或軍方至今未對孫的冤案表態道歉

李鈞震:

1.      主張長期軟禁孫立人,最主要因素是出黃埔軍校的軍官,都「嫉妒」孫立人是美國軍校出身,所以惡意栽贓抹黑。

2.      當時的蔣中正、何應欽、郝柏村都是黃埔軍系,也都是陰謀設計軟禁孫立人的共犯

3.      栽贓抹黑的技術,可能來自於蔣經國的策劃,因為他當時掌控媒體、情報、間諜與抹黑技術。蔣經國執政,繼續執行他的父親蔣中正的軟禁策略,顯然他確實是主謀之一。

4.      沒有知識與能力的權貴階級,特別喜歡嫉妒有才華的人,這是鐵律。

5.      馬英九這一生最崇拜的人,官方記錄是:蔣經國、胡錦濤。所以馬英九也應該很像蔣經國,非常厭惡孫立人那種學有專精、有功績的人。

6.      馬英九應該也非常的厭惡呂秀蓮,老是頂著「台灣人權民主前輩」的光環,在街上走來走去;此外馬英九也非常厭惡達賴、熱比婭、王丹、劉曉波…這一類的人。

7.      其實,對台灣的民主貢獻而言,李敖、陳文茜都遠遠大於馬英九、蘇永欽、蕭萬長、郝龍斌、朱立倫、胡志強。誰敢否認!所以李敖、陳文茜應該也令馬英九非常討厭!

白色恐怖下的倖存者 〔張家林/夏沛然、王渝 中國時報2010.11.22摘要〕圍牆很高,圍牆上還有至少1公尺高的鐵絲網,衛兵都是荷槍實彈的。車子進入大門走了大約50公尺,又看到一道圍牆,    這就是台灣省保安司令部軍法處看守所。

圍牆裡面的房子,分成好幾區,我被分在第一區。第一區像個大倉庫,我被分在第5房。房裡光線黯淡,門很矮很小,我一鑽進去,首先看到的便是馬桶。房裡有78個人,擠在一堆,躺下來則必需腳對腳地一個緊挨著一個。我的心直往下沉,我想:這輩子完了。

    關進來沒幾天,我就見到有人被拉了出去。「到馬場町報到去了。」一個難友跟我說。我聽了更加沮喪,一點希望也看不到了。

「既來之,則安之。來了這裡就不要急躁了。」一位老難友好心地勸我。這位老難友姓張,湖南人,據說以前當過縣長、專員和游擊隊隊長。他喜歡唱文昭關二簧倒板,還教我唱。我直到現在還喜歡哼兩句。不久他離開5號房,我從此再也沒聽到他的消息。

    沒有幾天我收到了裁定書,起訴罪名是《懲治叛亂條例》第二條一項,意圖顛覆政府已著手實行者,就一定是死刑。第二條三項是意圖顛覆政府而未著手實行者,不是死刑。

       我那時思想很幼稚,根本不知道什麼是左傾,什麼是思想問題。現在回想起來,青島東路關的難友,在我看來,他們大多是國民黨製造出來的左傾人士。國民黨製造冤案關人,也就同時製造了左傾人士。

    在那裡的難友,絕大多數是外省人,很少台灣人。同我一起關在5號房的劉水龍是台灣人,是我終生難忘的一位難友。他是台南工學院的學生,因為我們年齡相近,於是成了好朋友。他因為參加了「新民主主義哲學研究會」的活動,竟然被槍斃了。

    劉水龍的同案是吳逸明,吳逸明是吳三連的兒子。也許因為父親的關係,他沒遭到跟劉水龍一樣的命運,判了15年徒刑外加管訓。他們涉及的這件案子的主要人物是祝英傑,海軍官校39年班的。

祝英傑在新店軍人監獄時,托外役買到雷震所辦的《自由中國》雜誌,裡面有一篇論文,毛澤東〈新民主主義論〉。

    祝英傑根據這篇文章就組織了新民主主義哲學研究會。劉水龍和吳逸明都參加了他的這個組織。後來他們被監牢裡的臥底分子出賣,一網打盡,起訴書中牽連了幾十人,幾乎通通被槍斃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