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29日 星期一

政黨競爭是人才戰 別迷信基本盤

五都選舉42

〔中國時報社論-2010.11.29摘要〕    這次的五都選舉,是民進黨第二次在全國性選舉贏得過半選票,經過這次選舉,就如蔡英文所說,民進黨終於可以與國民黨分庭抗禮。

只是國民黨即使在北部有較大的基本盤,卻呈現鬆動的跡象;相反的,綠營在南部的基本盤則愈發穩固。事實上,這樣的氣氛選前諸多民調都已顯現,讓民進黨軍心大定,國民黨則充滿危機意識。

    國民黨自選戰開打就處於挨打的處境,一直到選戰末期才告急,最後更因連勝文遭槍擊而激發出藍營投票熱情,才不至於選得太難看。

    民進黨這次主打中間路線,成績不惡,應該會持續拉攏中間選民的戰略;接下來的總統大選,如何在實質政策內容上走中間路線,才是民進黨最大的挑戰。

    總統大選就必須討論國家政策,更須討論民進黨的罩門兩岸政策    經過這兩年來的三通及兩岸經濟互動,兩岸問題不再只能簡化為意識形態或統獨議題,而是落實到讓兩岸共利的具體政策,屆時民進黨能不能相應提出可行政策,而又不刺激深綠陣營?才真正的考驗民進黨的中間路線。

    相反的,國民黨還有那麼大的基本盤嗎?或是,國民黨的基層如綠營一樣,是死忠一族嗎?    國民黨別無選擇,不要迷信遊離的基本盤,「培養人才」才是當前要務。事在人為,未來的政黨競爭,還是人才戰。

    經過這次選舉,過去一心於經濟發展的國民黨,應該也注意到不分藍綠,民心對貧富差距的不滿,如何對症下藥並提出周延的政策,也攸關國民黨未來,畢竟,不論有沒有所謂的中間選民,在政策上,只有好或不好的政策!

李鈞震:

1.      任何組織的領導者,如果自己不是頂尖的專業人士,一定無法分辨誰是人才。謝依旻的天分,除了林海峰以外,幾乎沒有一個政客可以看出她是天才。

2.      王貞治一看到棒球選手的動作,就知道他屬於業餘的,還是職業的,或是世界頂級的?沒有專長的人,一定沒有辦法分辨人才。具備雙專長的人,才有可能分辨二種類型的人才。

3.      愈是博學多聞、學有專精的人,他才知道誰是人才;自己是頂級的大師,才有能力訓練人才。

4.      如果自己沒有「一技之長」、考不上證照,人才的分辨能力就純粹依據生物的喜好來決定,一定不客觀,所用的人多是庸才。

5.      有生化科技方面知識的人,一定瞭解翁啟惠的深度,一見到面就會腿軟,這才是正常的。哈佛法學博士當然對生化科技一竅不通,他當然不會腿軟,因為他有一種匹夫之勇

6.      台大法律系畢業的學生,經過三十年還考不上律師執照,一定沒有辦法真正分辨誰是法律方面的專才;但是碰到法學方面能力比他強的人,確實他也會腿軟。

7.      有權力又「無知」的人,碰到大師級的人物只有一種生物反應,就是很厭惡他,趕快找個地方把他冰凍起來,這就是為什麼中研院院士朱敬一有志難伸的主因。

8.      李登輝的台聯黨重視白米炸彈客,卻不太重視崑濱伯,這就顯示出李登輝的知識水準。陳水扁忽略了自己的兒子陳致中沒有國際學術地位,不是第一流的律師,這也顯現出阿扁自己的知識程度。

9.      李澤藩是畫家,可以教出4個中研院的院士,這絕對是教育方面的大師;李遠哲是李澤藩的兒子,自己的兒子在美國當記者,李遠哲有沒有能力去分辨誰有繪畫天分?誰將來會得普立茲獎得主?如果沒有辦法,那李遠哲就不可能是大師。

10.  對自己生活周遭的人,大師一定有強烈的「好奇心」去瞭解沒有好奇心的人,一定不好學,絕對不可能是大師。阿扁如果對牙齒知識不好奇,絕對不可能是大師級人物。

11.  是不是人才,一定要從德智體群美五個角度一起來衡量;真正的人才一定清楚自己各方面的優、缺點,而且花非常多的時間在彌補自己的弱點

12.  庸才,就是發現自己的優點,卻逃避自己的缺點,然後拚命地發揮那一點點不算天才的優點。蠢才,就是沒有「一技之長」的人

13.  各政黨的支持者有所謂的基本盤,就是長期跟他們相處的百姓。如果政黨的領導團隊,學識水準與能力不斷地提升擴大,因此政績很多,那麼,他的支持群眾就會愈來愈多。

14.  基本盤會流失,就代表那個組織的領導團隊,學識不高、不夠多元、行政能力持續下降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