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16日 星期二

社會住宅能成台灣奇蹟?

〔陳怡伶 中國時報2010.11.16摘要〕   內政部昨公布五處社會住宅地點,並預計明年動工,完成後將有1661戶。此舉為興建社會住宅邁出第一步,然而實際成效仍有待後續做法來檢驗。

    其實早在民國53年平均地權條例公布後,當時蔣中正總統說:「都市平均地權政策之推行,其目的非為增加稅收,乃在以地利為社會共享,亦即以社會財富,創建社會福利事業。」

    和三民主義一樣,平價住宅的政策從來就沒有被認真執行過,光是第一棟安置五百戶貧民的福德平宅,就花了四年才得以興建完成。之後因為種種原因延遲,15年才完成五處平宅,總共安置兩千戶,遠低於原本政策目標的八千戶。等候平宅的低收入戶大排長龍,這個(2千)數目卻再也沒有增加過。

    便宜的住宅,不僅可以保障工人穩定的生活,並且可以降低工人的生活消費,因此,國宅間接促成一群穩定與相對便宜的勞工,對於經濟的競爭力有莫大的貢獻。    韓國的所得,已超過台灣,新加坡和香港一直都遠遠超過我們

豪宅是土地投機下的產物,都市土地價格過高,會阻礙真正生產性的活動進駐。在經濟遲緩中出現大量豪宅,以及靠房地產投機而晉身世界富豪的新富,更是泡沫經濟的表現,靠這些空殼子經濟來支撐成長的數字,根本就是打腫臉充胖子。

    「平價住宅」對經濟還有一個重要貢獻,就是增加文化的包容度。一個城市的發展需要3T:技術Technology)、人才Talent)和文化包容度Tolerance)。

創意的形成,需要很多點子的來源,城市若有多樣的人與多樣的文化,會刺激新的想法不斷地出現。創意需要與眾不同,如果這個社會只有一種主流文化,對於另類文化接納度極低,創意就會胎死腹中。

    孫中山在撰寫三民主義時,荷蘭就已開始建立社會住宅制度,他們的社會福利是建立在「一個都不能少」精神上,保障人民基本住宅與生活需求。荷蘭最有名的還有高度的社會包容度

社會住宅和一般住宅混在一起,重點是他們對各樣文化接受度很高,包括移民、貧窮者和同志,所以,貧富雜居根本不是問題。社會容忍度是經濟可以不停創新發展的重要基礎,因此阿姆斯特丹總是在世界創意城市排行榜上有名。

    我們看到芬蘭和荷蘭的「社會住宅」,看到的是進步的社會。社會住宅是社會的驕傲,因為這表示我們真的是住在大同與安康的社會之中。就讓社會住宅制度變成台灣的另一個奇蹟吧。(作者為東華大學自然資源與環境學系助理教授)

李鈞震:

1.      大都會地區需要30萬戶社會住宅,這需要魄力與長期規劃,需要立法支持,需要財政政策,不是一時的政策買票

2.      但是大都會區,還有許多空屋,要配合社會住宅,需要政府以市價先收購空屋來出租,才不會導致房價暴跌,形成經濟泡沫破裂。

3.      都會地區以外,房價其實不高,台灣還需要完善的國土規劃,「遷都、生態保護、綠化工作、城鄉景觀計畫…」來避免城鄉差距過大,以避免貧富差距無法改善,社會階級流動停頓。

4.      比「社會住宅」更重要的,是擴大教育投資,各級學校增加大量的藝術、運動、音樂課程與老師,讓貧民小孩可以接受「五育均衡」的教育,以提高台灣的人力素質、降低失業率、降低犯罪率,還可以擴大運動、文化、教育產業,同時擴大內需經濟

5.      對內有效的投資,才有足夠的財力支撐長久的「社會住宅」政策。再配合「居家照護」…政策,台灣才有較完善的社會福利。

6.      沒有健全、多元的教育,社會就不可能出現容忍度。獨裁體制的教育下,社會大眾的包容力必定很小,這是鐵律;「一綱一本」的教育,就是獨裁教育;沒有五育均衡,著重為特定工業服務的教育,就是獨裁教育。

7.      台灣的國力落後給新加坡、香港、南韓,最主要原因就是教育投資不足、教育部官員與大學校長尸位素餐,導致學術水準低落,大學生也無法成為國際一流人才,科技專利能力輸荷蘭,心胸、眼光與創意也因此狹窄。

8.      台灣絕大多數各級學校的校長與老師,從小就沒有「五育均衡並重」,違反最基本的教育原則,上樑不正下樑歪,所以權貴階級習慣長期忽略教育、社會住宅、貧富差距,而特別重視「作秀、裝模作樣」的能力。

9.      台灣多數的中研院院士與職員,從小就沒有「五育均衡並重」,違反最基本的教育原則,上樑不正下樑歪,所以它們刻意忽視國民黨貪污數千億當成「黨產」,用贓款當作黨工的薪水,用贓款打選戰,顯然非常沒有社會正義感,所以這些院士權貴階級也就忽視了「社會住宅」政策。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