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23日 星期二

讓不讓劉曉波領獎?

〔中國時報 郭崇倫2010.11.23摘要〕    自從宣布劉曉波獲得諾貝爾和平獎之後,中國的外交政策就陷於混亂,提不出有效對策,國家形象越來越糟。

    如果劉曉波與其代理人無法出席十二月十日的頒獎儀式,諾貝爾和平獎委員會已表示不會頒發獎章與獎金,儀式卻仍然照常舉行,包括邀請過去歷屆得主,以及各國駐奧斯陸大使出席;劉曉波無法出席,反倒更是全球媒體矚目的焦點

    中國目前的對策,僅是由北京駐挪威大使發函各國大使,施壓要他們不出席,這是最笨的。共有卅六國大使願意出席,十六國要求展延考慮期限,但有六國明確表示不出席,這六國包括中國、俄羅斯、哈撒克、古巴、摩洛哥與伊拉克。

    對於這些難以決定的十六國,中國憑藉新獲得的影響力,強要他們放棄立國精神與價值,與自己站在一起,老實說,這是霸權主義的行徑。

    目前官方媒體鋪天蓋地的罵諾貝爾獎,更不聰明。中國的科學發展,不斷的以「培育本土的諾貝爾獎得主」為標準,現在把這個標準罵臭了,以後要懸出什麼目標?難不成仿效希特勒,另設德國國家藝術與科學獎,做為諾貝爾獎的替代品?

    還有半個月的時間,在因應劉曉波領獎的問題上,中國必須謹慎因應,稍有不慎,就會把自己與惡名昭彰的納粹德國與蘇維埃共列。

    納粹德國在1936年禁止和平主義者奧西埃斯基Carl von Ossietzky)出國領取諾貝爾和平獎,那正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前,歐洲其他國家都擔心德國正在重整軍備,作為媒體記者,奧西埃斯基為文揭露了德國正在秘密發展空軍。

    奧西埃斯基早已在1933年遭捕下獄,他獲得1935年諾貝爾和平獎消息傳來,希特勒不僅不准他出國,也同時頒布命令不准德國人接受諾貝爾獎,這使得後來有三位德國得主被迫婉拒諾貝爾獎。

    同樣的,1958年蘇聯詩人巴斯特納克以《齊瓦哥醫生》獲得諾貝爾文學獎,但在KGB要流放他的逼迫下,不得不放棄。「齊瓦哥醫生」是巴斯特納克花了八年完成,因為蘇俄當局不准在國內出版,直到1957年首版才得以意大利文在米蘭發行,隨即轟動西方文壇。

    由於諾貝爾文學獎得主依規定必須有母語著作,如果獲獎將產生莫大的宣傳效果,英國的反情報機構MI6與美國的CIA於是聯手籌畫,從一架迫降於馬爾他島的客機上,自巴斯特納克友人的公事包內偷出原著手稿,攝影後放回原處,嚴重的戳破了蘇聯革命的神話。

    中國現在最大的難題在於,讓不讓劉曉波或他的家人代表領獎?得獎者家屬代表領獎,曾有過三次先例,蘇聯物理學家沙卡洛夫、波蘭團結工聯領袖華勒沙、緬甸反對黨領袖翁山蘇姬,都有親人代替領獎,並發表獲獎者感言。

    但目前劉曉波妻子劉霞被軟禁,弟弟劉曉暄在接受外國媒體訪問時,表示願意代替哥哥領獎,後被有關單位警告;劉曉波的律師朋友臨上飛機被拉了下來,類似遭遇的劉曉波親友高達四十餘人,看起來中國是不準備讓他的親人代領。

    劉曉波得獎,顯示中國的民主發展已經走上了新一個階段,而中國如何處理,也會展現領導人成熟的程度,其實絕不能小看這個決定造成的後果,中國處理不當,會讓自己站在歷史錯誤的一邊。

全球腐敗指數排名 中國不及格〔摘要2010.11.23中央社〕澳洲經濟與和平研究所公佈今年度全球「和平指數排行榜」,腐敗問題仍是影響中國和平形象的關鍵因素,中國想要提升和平形象的首要任務就是要對付嚴重的腐敗問題。

    在全球100多個國家和平排名榜中,中國從2007年的第60位,逐年下跌到今年的第80位。中國在排行榜中繼續下跌跟中國國內、尤其是新疆地區安全狀況惡化有關。

    研究所理事麥康納基(Clyde McConaghy)對「美國之音」表示,腐敗問題影響到一個國家和平與否的驅動力。   健康和教育水平、政府的運作腐敗程度的高低,這些因素會決定和平環境的營造。」

    一共有23項定性和定量指標直接影響和平指數的高低,其中包括:國內兇殺案多少、囚犯的比例和人權遭踐踏的程度,以及軍費開支和對外武器輸出。

美國由於國內治安欠佳,及軍費開支龐大,在全球和平指數中竟然被排在中國甚至古巴之後。

    中國的腐敗問題近年來有愈加惡化的趨勢,促使社會矛盾不斷激化,威脅中國的內部安定與和平。中國總理溫家寶今年8坦承,在和平建設時期,執政黨的最大危險是腐敗。他還在今年初直言,貪污腐敗問題可以危及到社會的穩定。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