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10日 星期日

迴避觀望一天 馬鬆口籲中釋放劉曉波

馬英九政績331

〔摘要10.10.2010自由〕中國政治異議人士劉曉波,獲諾貝爾和平獎,國際間包括美國及歐盟紛紛在第一時間呼籲中國釋放仍遭羈押的劉曉波。

反倒是總統府前晚第一時間發布的新聞稿,只見祝賀劉獲獎,全然未提及釋放劉曉波的相關內容,僅呼籲中國「以更寬宏的氣度,對待異議人士」。

昨天上午馬總統出席「國家祈禱早餐會」時,有媒體高聲詢問他是否會呼籲釋放劉曉波?馬也未答話,僅點頭跟媒體致意,快步離開會場。

馬英九總統則在拖了一天之後,昨天傍晚終於在僑委會舉辦的國慶「四海同心聯歡大會」上正式表態,「希望中國當局讓劉曉波早日出獄、重獲自由」。

但馬總統也推崇中國領導人,最近在很多地方都強調要推動政治體制改革,令他與許多朋友都感到非常振奮。

立法院民進黨團幹事長管碧玲痛批,馬英九永遠不敢堅持是非,當全世界都在譴責中國的同時,馬不得不呼籲中國放人,卻還要夾帶對中國的肯定,這種「以中為尊」的態度,連跟世界各國平起平坐的勇氣都沒有,缺乏領袖格局

對於馬政府跟進表態,前總統李登輝昨諷刺馬英九,是「看天氣」決策。全世界的人對劉得獎都高興,為什麼我們台灣「還有一個人」不高興?

民進黨主席蔡英文也對馬政府,未在第一時間要求釋放劉曉波表達失望,她認為,中國的政治改革、中國的人權、自由及民主進步是兩岸和平的最佳保證,如果沒有這些,兩岸和平根本不可能持久。

馬英九對呼籲中國放人採取迴避、觀望態度,直到昨天傍晚才改變。他在出席四海同心聯歡大會致詞時表示,「希望中國當局讓劉曉波早日出獄、重獲自由」。

對中國嚴格管制言論,中媒「獨漏」劉曉波獲獎的訊息,民進黨台北市長參選人蘇貞昌表示,人權、民主、自由是普世價值,中國卻沒有這份認同,中國的人民獲得諾貝爾和平獎是崇高的榮譽,但中國卻害怕劉曉波的主張,不願意讓人民知道,而進行封鎖

「我們不願意被中國統一,就是因為這種價值差異」,希望中國尊重長期爭取人權的民主運動者,趕快釋放劉曉波。

李登輝昨在出席群策會的ECFA種子講師訓練營研習課程時表示,中國一直停滯在皇帝統治的社會制度,沒有傾聽百姓的聲音,也完全不把自由與民主放在眼裡;現在這個時代還在一黨專政,不符合世界潮流

參考資料:

殺戮戰場184 兩岸文化臍帶不可分

殺戮戰場167 和平能成為民進黨的路線嗎?

台灣人權報告書88 陳文成案

劉曉波獲和平獎 馬與中國同樣難堪〔摘要10.10.2010自由鄒景雯〕中國「零八憲章」的起草人劉曉波,獲選為今年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造成中國當局的難堪不在話下,居然仿效「北韓模式」對內封鎖消息因應。

同樣尷尬的何只一者?台灣的馬政府同樣五味雜陳,馬英九想爭取諾貝爾獎?確實有一些幫閒,積極奔走希望至少能獲提名,結果當然事與願違。

馬比不上劉曉波,這並不是重點,更令人深切思考的是,和平獎委員會決定頒獎給一位中國民運人士,其所彰顯的價值,事實上是對馬政府這兩年多的中國政策,提供了強烈的對照組,這是馬政府必然尷尬的關鍵。

對於劉曉波,其遭中國逮捕,早在前年十二月,在這將近兩年的期間,台灣不乏聲援的行動,在野的民進黨也由蔡英文做過正式表態,然而獨缺馬英九的角色。獲獎前與獲獎後的劉曉波有沒有什麼不同?

為什麼馬英九只在劉曉波獲獎之後才呼籲中國釋放?外界難免因而產生「搭順風車」、「錦上添花」的喟嘆。

同樣獲得諾貝爾獎的達賴喇嘛,入境台灣竟有時機宜不宜的待遇;另一位更慘,熱比婭女士甚至被影射為恐怖份子,至今不得其門而入。

顯然,馬英九的人權觀不是普世的,他是有選擇性的,有人、得了諾貝爾獎,可以開始講人權;有人、不管得不得獎,則不配有人權。

挪威諾貝爾委員會給獎的理由,描述了劉曉波推動中國民主的努力,這才是「和平」的定義;反觀馬政府這兩年多來形塑的「和平」,避談民主、人權降格、政治妥協、經濟至上。這不正是對馬英九對中路線的徹底否定?這點恐怕尤其是尷尬中的尷尬。

李鈞震:

1.      和平,必定先講究人權,先有充分的言論自由、新聞自由。這就是「堅守民主陣容」的蔣經國,無法得諾貝爾和平獎的主因,因為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蔣經國「說一套、做一套」。

2.      兩個踐踏人權、限制言論自由的領導人,互相簽「和平條約」,這樣也絕對不可能得諾貝爾和平獎。所以,馬英九走錯路了。

3.      如果馬英九能學阿扁總統,讓台灣的「言論自由、法治民主」超越日本;學阿扁市長,將行政效率超越新加坡;讓台北市與交通部的公務員與全台警察,清廉度超越香港。不必與中國簽和平條約就有可能得諾貝爾奬。

4.      但是,台灣的行政院行政效率龜速;言論自由NCC、新聞局、總統府打壓;非常落伍的羈押法、公投法、法官法、廢死刑、集會遊行法、公務人員財產來源不明法、諸多環保法案…」。縱使與中國簽和平條約,也絕對不可能得諾貝爾奬。

5.      李登輝是國際公認的民主先生,但是執政時沒有把超過六千億新台幣的「黨產」交還給國家,也沒有要求各級學校宣傳「世界人權宣言」的內容,國民黨秘書長仍然充分控制新聞媒體,所以沒有資格得諾貝爾奬。

6.      陳水扁政府雖然行政效率超過李登輝、蔣經國,但是沒有超過李光耀;言論自由雖然跟日本一樣,但不是世界唯一的第一;沒有沒收國民黨的「黨產」,製造了政黨競爭不公平;沒有學德國的「轉型正義」,把蔣經國時期的每一個軍公教移送法辦。因此也沒有資格得獎。

7.      胡錦濤想要的和平獎,其實很容易,只要公開宣稱準備以武力攻擊日本、南韓、台灣、菲律賓……,然後半路後悔,嚴守「不守信用」的原則,中途放棄武力攻擊,一定馬上得獎。

8.      馬英九出生到現在,沒有參加過國際上的人權組織,沒有參加過台灣的民主運動,也沒有參加過環保組織,崇拜獨裁者蔣經國,養成了生活習慣,因此嘴巴上說「維護人權…」實際上內心卻很難受,要不停說出違心之論

9.      中國要民主化,重點不是台灣的民主程度,也不是劉曉波得獎,這都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中國的1.國民平均教育水準提升2.新聞自由

10.  1國民有「知識」才會有理性,知道如何選擇;2有「言論自由」才有討論的空間,才能激發獨立思考能力。如果這兩個基本條件沒有具備,有憲法、有民主制度仍然是權貴階級壓榨弱勢者的世界。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