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11日 星期一

校園邊緣人 誰來伸援手

吳清基政績53

〔摘要10.11.2010 蘋果〕「都是台灣教育害了我。你知道我是很早就被老師放棄的一群人嗎?」這是犯下殺人案的18歲少年殺手廖國豪的心情剖白。

但他的國中訓導主任不以為然地回應「問題在於『廖國豪走偏了!』」不少人聽了都感心痛,「教育」不就是要把走偏的孩子拉回來嗎?但這就是國內的校園現況,類似廖國豪的校園邊緣人很多。

人本教育基金會中部辦公室主任張碧華說,她輔導過一個和廖國豪有著類似家庭背景的男孩,父母離異,爸爸販毒,哥哥也因案入獄。他國中入學時,智力檢測是全校第三高。

不料老師歧視他,拿著他考了70多分的考卷,當著全班同學的面對他說:「你不是智商全校第三嗎?也沒考得比別人好啊?」這個男孩被老師、同學排擠,於是開始放棄自己。

他開始做一些別人不敢做的事情,並且發現他因此在校園的「地位變高了」;在學校走廊,同學、老師碰到他,會趕快讓路。到國三時,校外的黑道組織向這個身材高大的男孩招手,要他穿西裝、戴墨鏡,跟著一起去討債,一天輕鬆就可以有2千元收入。

還有一個爸爸早逝、媽媽也不知去向的國二男孩,身世淒涼但他不肯示弱,自己在台中獨居。有一天他在學校午覺睡過頭,被老師叫醒時,臉色不好看,師生因此起衝突。

他後來慢慢被同學排擠,找不到繼續留在學校的理由,他獨自到南部到處流浪。「學校將這樣的孩子往外推,黑道拚命向這樣的孩子招手。」

另一個上月剛升小六、有過動症的男孩,今年6月時,因故被老師關在漆黑的工具室內,他氣得亂丟東西發洩。從工具間被放出來後,他拿了走廊的滅火器進教室噴灑,不少同學遭殃。

家長特別出席班親會向其他家長道歉,校方事後卻要求男孩轉學。張碧華氣憤地說,當男孩在教室噴灑滅火器時,「老師在哪裡?做了什麼?」

台灣少年權益與福利促進聯盟祕書長葉大華也說,台灣多數國中,只對智育成績優異學生、對父母俱在的中產家庭孩子友善;不少書唸不好、學習成就差的國中學生,提早被學校教育邊緣化、成為校園裡的「異鄉人」

這些孩子如果沒有學校或社區體系資源協助他們多元發展,經常會面臨在教育與黑社會間選邊站。

張碧華強調,國中小學是義務教育,目的是為幫助家庭背景不好、家庭結構不完整的孩子,讓他們透過教育機會出現人生轉機,但有些學校和老師,都忘了義務教育的基本目的與功能

全國教師會理事長劉欽旭則說,國際公認教育辦得很好的芬蘭,他們的教育理念是「我們沒有權利放棄任何一個孩子」;

但台灣在專業輔導這一塊,卻仍處於煮大鍋飯、甚至沒有人煮飯的階段,這是為什麼會出現少年殺手這樣令人遺憾個案的原因。

台灣大學社工系教授林萬億表示,國內校園、特別是孩子成長轉型的國中,現行教師、輔導老師除無力處理許多校園事件外,對家庭暴力、性侵、幫派、毒品等問題,更是無力兼顧,應配置專業社工進駐校園協助;瑞典及鄰近的香港校園,平均1千名學生就有1名社工員,成效卓著。

全教會理事長劉欽旭呼應,校園亟須配備社工師來串連社會資源、提供學生必要的協助。

人本基金會執行長馮喬蘭則表示,許多教育體系師資沒有正確的兒少權益認知,校園甚至還有違法暴力體罰情況,但社政單位卻認為這是教育管理問題不便介入,顯示校園需站在兒少權益為主體立場的專業社工協助,學校體系對社工需求的不容忽視。

台灣少年權益與福利促進聯盟祕書長葉大華另指出,教育部每年只以2億元經費進行中輟生的中介教育;官方統計的中輟生人數雖減少,但這是少子化及狹隘的中輟定義造成的假象。

未來推動12年國教,龐大的高中職中輟數據,恐會讓人更「輟」手不及,到時更多校園內的「異鄉人」要如何處理?

李鈞震:

1.      只要執政的權貴階級,有「以大欺小、恃強凌弱」的生活習慣,社會大眾馬上就會感覺得到,全國的老師與校長也馬上就會模仿,因此,校長與老師對中輟生漠不關心,就變成理所當然。

2.      為什麼馬英九總統不要求全國各級學校,教導「世界人權宣言」的內容?因為「尊重人權、注重受教權」,絕對不是馬團隊最關心的事情。

3.      馬英九可以當總統,最主要的口號是「全民拚經濟!」,這就是標準的「拜金主義、笑貧不笑娼」的思維。

4.      凡是投票給馬英九的人都習慣於「拜金主義、笑貧不笑娼」。不分藍綠的共識都認為,馬英九希望跟中國水乳交融,中國的權貴階級的主流文化就是「恃強凌弱、拜金主義、笑貧不笑娼」。

5.      因此全台灣多數的老師都學會「恃強凌弱、拜金主義、笑貧不笑娼」。劉憶如、史英一定不敢否認!

6.      中輟生不應該放棄自己,應該自立自強,立志將來當教育部長,然後調查清楚全國放棄中輟生的老師與校長,把他們送進司法審判,進行「轉型正義」,告他們違憲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