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12日 星期二

天天大夜10小時建教生月領7千9

吳清基政績54

【摘要10.12.2010聯合報╱吳佩玲、游文寶、楊德宜、藍凱誠】「兒子每天上大夜班,工作十小時,換算時薪只領五十元,比外籍勞工還不如!」

高雄縣陳姓鄉民抱怨連連。六月底,陳的兒子透過高雄縣新光高中安排建教合作,在中壢市某連鎖鐵板燒實習,整月上大夜班,沒有加班費,只領到七千九百十元。

每天晚間八時工作至翌日清晨六時,六至八月工作兩個多月,七月薪水只有一萬2910元,雇主還說要預扣五千元給學校,孩子實拿7910元。

桃園縣勞動處長湯蕙禎表示,新光高中建教合作案未經教育部核准,業者也未向縣府報備,未幫學生投保勞保,明顯違法;勞基法規定,勞工兩星期工作時數不得超過84小時,陳姓學生工時88小時,雇主未給加班費,明顯觸法,縣府已開兩張至少各六千元罰單。

桃園縣某高職建教合作班畢業的鄭姓校友,談到建教合作工廠經驗,滿腹辛酸。他說由於父母失業,才讀建教合作班,一家四口靠他在工廠的薪水養家,工廠會要求假日加班,而且管很嚴,「同學都不敢抱怨,如果被釘上,可能就沒工作」。

他說,「辛苦勞力看很多,矮人一截」,他因而立志拚科大脫貧,現在是大一生。

近來一些高職打著建教合作名義招生,新生還未註冊進校門,就被「仲介」到企業實習學校還涉嫌抽成,引起家長大罵「學校」成為另類人力派遣機構

建教合作衍生的亂象愈來愈多,號稱建教合作的學校,根本未經教育部報備。家長投訴因學校打出「實習三年,學雜費全免」號召,決定讓兒子就讀餐飲科,學校老師遊說暑假先實習,就由老師陪同進入餐廳工作,一天工作十小時,累得要命薪水還被東扣西扣。

湯蕙禎還發現南部十所學校,一千多名學生才完成註冊,就被集體載到北部工廠實習,大夜班薪水兩萬多元,請假、遲到三次,就扣光整月薪水。勞動處查證屬實後,以這家工廠雇童工(不滿16歲孩子)上夜班,將負責人移送法辦與重罰。

高職教師為保住飯碗,無所不用其極地招建教生,學生被推入血汗工廠,教育變質了;教育部應該管一管了。

教育部規定建教合作要報准,並補助建教生每人每學期兩萬多元的學費,學生一入校,至少一個月基礎訓練,才能送到企業實習,輪調班三個月實習,三個月回校上課,校方不能扣抵學生薪水。

 

校舍老舊專業不足 校園處處危機 【摘要10.12.2010自由 鍾麗華、胡清暉、洪臣宏、徐夏蓮、林曉雲、楊久瑩】玻璃娃娃、肌肉萎縮症等罕病孩童,行動不便,往往需要學校提供無障礙環境,及教師助理員的協助。

怎奈老舊校舍不能加裝電梯;學校沒錢,只能靠勞委會救失業計畫聘請助理員,但部分學校的助理員不務正業,成了學校幫差的工讀生,軟硬體都不健全,罕病童求學路得自求多福。

先天性成骨不全症關懷協會理事長蔡淑惠表示,老校舍沒有電梯,入學前只能拜託學校把教室安排在一樓,否則家長也只能抱著孩子上下樓。此外,上廁所、音樂課動線不順暢、輪椅迴轉空間不足,都是問題

台北市中山國小有七個身障班,校長李柏佳說,老校舍不能加裝電梯,只好集中在一樓上課,校方在走廊加裝扶杆,教室儘量不更動;學校儘可能體貼,也讓身障班擠破頭

家有罕病兒的尼曼匹克症病友聯誼會會長巫錦輝舉例,部分學校體貼需要,但也有學校連主動告知罕病兒應有的補助、輔具都沒有,甚至發生補助被冒領的離譜狀況。

殘障聯盟秘書長王幼玲質疑,今年教育部編列2.3億元改善校園無障礙,錢究竟有沒有花在刀口上?

「不該讓小朋友協助身障學童,解決大人的問題!」殘障聯盟秘書長王幼玲說,即使學校儘量做到無障礙,但該請助理員就得請,不該濫用學童的愛心。因為沒有教師助理員協助,罕病兒的安全就有隱憂,行動仍處處受限

肌肉萎縮症病友協會秘書長戴安琦說,「特教法」規定,學校應聘請教師助理員協助孩子生活,但除北高兩市,多數縣市經費不足,大都以約聘任用,或是用勞委會救失業的名額,也造成助理員流動率高,品質令人憂心。更擔心計畫停止後,孩子怎麼辦?

教育部特教小組執秘林坤燦表示,依規定特教班每十五個身心障礙學生,配置一個教師助理員,若助理員不足夠,還可以採鐘點聘請,中央會督導未符規定的縣市做出改善。

十年前,台北市景文高中「玻璃娃娃事件」,因同學協助卻不慎摔傷不治;今年四月,桃園同安國小肌肉萎縮男童,也因同學推輪椅不當、跌倒重傷,「助人變傷人」的焦慮,引發廣泛討論。

全教會特殊教育委員會執行秘書謝曼莉批評,各縣市教育局的「鑑安輔會」在進行校園評估、學生安置後,並沒有給師生輔導。各縣市應派專業人員到班上,清楚說明師生該如何幫助病童?協助師生因應。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