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15日 星期五

流域管理綜合治水 不可流於空談

吳敦義政績226

【工商時報 社論2010.10.15摘要】隨著全球氣候變遷的加劇,一向飽受風災之苦的台灣地區,近年來各地所遭受到暴雨淹水災情更是屢見不鮮。面對氣候變遷導致的天然災害,唯一的對策就是透過人為的努力與經費的投注

針對河川的防洪整治,行政部門的分工除了將河川區分為中央管河川與地方管河川之外,屬於中央管的主要河川,則又區分為上、中、下游,分由不同機關管理。這樣的分工體系,實際上則是各自為政,難以發揮綜合治水之效。

    歷經多次水患的慘痛教訓後,行政當局兩年前成立跨單位的「流域管理委員會」。但很遺憾的是,成立兩年來竟然只開過一次委員會議,從此以後就再無下文。行政院長吳敦義只能驚訝的直說「深感意外」。

    凡關心此一議題的社會大眾,相信豈止是感到驚訝,而應該是要感到痛心。去年發生的八八水災,以及上個月才發生的凡那比水災,該委員會竟然像局外人一樣全無任何作為

    依現行體制,中央管的河川上、中、下游分屬農委會林務局、水土保持局、內政部營建署和經濟部水利署管理,另外原住民委員會在河川上游原住民保留地的管理上要軋一腳,環保署則對河川的污染與水質也有角色要扮演。

這些單位各有法定職權,也分別掌握可觀預算資源,唯獨「流域管理委員會」既非法定機關,只能算是任務編組,在人、權、錢俱缺的情況下,無所作為其實也就不足為奇。

    因此,比較值得檢討的,反而是要追究行政當局的心態。兩年前行政院面對卡玫基颱風所帶來的重大傷害,痛定思痛地召集學者專家研議亡羊補牢對策,最後決定成立「流域管理委員會」,以統一事權。

但兩年的實踐檢驗,顯示行政當局所謂的設立「流域管理委員會」,根本就是一種敷衍、騙局。「防洪治水」如果真是政府重要的施政項目,豈可因為閣揆的更迭就任其人亡政息?

流域治理,直接關係人民的生命安全,和國家社會的可持續發展,即使是政黨輪替,也不應出現昨是而今非的變局。更何況這兩年半來,可都是在馬政府的治理期內,出現這種現象,反映出目前執政當局的敷衍與怠惰,並沒有把「流域治理」當回事。

    行政部門何以對河川的流域管理,未能比照先進國家所採循的治理模式,而只是把她貶抑為雞肋而已?

關鍵在於相關主事者的慣性思維,寧可每年花大筆經費,編列治水特別預算案,也不願弭患於未萌,從綜合治水、全流域管理的角度,制訂規範,限制不當的開發,以及加強對河川環境生態體系的管理、維護與查核。

這些宣導、管理的工作,相對於花大筆錢築堤疏濬,可以說是吃力又不討好,行政執行部門自然是要捨難就易,柿子撿軟的吃

    李鈞震:

1.      政府治水,沒有長期規劃的思維,主因是沒有長期規劃的能力。

2.      總統府、行政院的各高官權貴,沒有水利專家;縱使有顧問,也沒有實權。導致馬總統與吳敦義對「治水」理盲、昏庸無能、沒有專業知識

3.      知識,就會產生力量;無知,一定會導致理盲、昏庸無能、決策錯亂、政策殺人、圖利財團…。這是鐵律。羅智強、趙心屏,一定沒有能力否認!

4.      花博、新生高,為什麼都不是郝龍斌親自決策?因為郝龍斌沒有土木工程方面的專業知識,所以對市政府的大大小小工程「理盲」、決策錯亂、圖利財團…。那郝龍斌有沒有能力選真正的人才來做事?

5.      因為郝龍斌沒有土木工程方面的專業知識,物以類聚,郝龍斌選的都市建設人才,也都是「理盲」一族。郝龍斌唯一選對的人才是:衛生局長,其他都是C咖或D咖。因此市政無法通過國際ISO認證。

6.      大學校長如果是C咖,學校的教授就絕對不可能出現A咖級人物,因此國際學術排名就不可能進入前90名。最後導致,畢業生都是B咖以下;因此國內產業無法升級,文化創意輸給其他國家。

7.      台灣的水利工程方面的學者,絕大多數沒有國際學術地位,也沒有豐富的工程實務經驗,因此台灣最頂尖的水利專家也只能算B咖。學藝不精,加上口才不佳,導致社會大眾與高官權貴都不信任,因此馬政府對於「治水」也就只能選擇「敷衍了事、口水戰」一途。

政務官別兼當名嘴 【聯合晚報社論】有政務官(盛治仁)上電視政論節目談花博,被立委質疑是替國民黨候選人助選,違反行政中立。閣揆吳敦義辯稱那是「個人行為」,當事人自己則說並未利用上班時間錄影。

這件事不必又用藍綠對立來解釋,輿論譏諷「主委變名嘴」,確實值得檢討一下是非。

政務官免不了政黨立場,但民主時代不好意思堂皇為之,總是用「利用下班時間」、「個人身分」為理由。但這種說法還是有問題。如果只是沒有用上班時間去錄影,那就應該被視為「個人活動」,理所當然可以有「個人意見」嗎?

當事人受邀為來賓,怎麼可能沒有因應他的政務官身分而來的考量?一個「下班」的政務官,就單純變成「個人」,他的意見就沒有了政治立場嗎?誰能畫得出這樣的界線呢?

「政務官名嘴」不可取。「政務官名嘴化」必定傷害政務官的專業形象,尤其當發生在選舉情境中,容易再次造成「黨政不分」、「政媒不分」的後果。台灣民主化的過程裡,好不容易才稍稍建立起黨政分際和政媒分際。

過去國民黨一黨獨大時代,政務官往往理所當然在上班時間赴國民黨開中常會,結果被當時的「黨外人士」在廣播節目裡公開打電話「查勤」,引起輿論批評,結束「黨務就是政務」的混淆氣氛。事到如今,台灣已經歷兩次政黨輪替,任何黨政不分的情事,絕不會得到選民諒解。

同理,民主時代若還見「政媒不分」,也不是件好事。媒體不是不能表達立場,但政治人和媒體人的角色之間應有嚴肅界限

過去有立委身分者主持政論節目,被新聞學者批判得很厲害。今天卻不僅「立委名嘴」(邱毅、趙少康、王鴻薇、陳彥伯…)毫無避諱,如果連「政務官名嘴」也無所謂,絕非可喜的發展!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