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15日 星期五

不該為廠商利益而修「環評法」

馬英九政績334

【摘要10.15.2010詹順貴 蘋果】吳育昇委員已提案修正《環評法》,欲使未來所有通過環評的開發案,即使事後遭法院判決撤銷,仍可基於公益及信賴保護原則,讓廠商可以繼續開發或營運。

吳育昇也不諱言是為中科三期環評爭議而量身訂制,並已排入本月15日一讀議程。此一脈絡,顯然承繼馬英九總統國慶談話。

將廠商的建廠成本或投資利益,直接與公共利益劃上等號的說法,非常值得商榷。早在200796日,最高行政法院針對雲林林內焚化爐案的環評爭議訴訟,就已做出96年判字第1601號判決。

簡而言之,最高行政法院認為廠商的「建廠成本」,並不能直接與公共利益劃上等號,必須與其他「社會成本」綜合衡量比較,以做為判斷基礎。至於廠商可否主張國賠,則是另一回事,不應混為一談,否則違法的行政處分,豈非皆可「就地合法」。

最高行政法院針對中科三期應命停工的爭議,今年92日做出99年度裁字第2032號裁定,駁回國科會抗告,其裁定理由有一段話:「廠商之建廠營運個別利益係屬私益,並非公益。」(裁定書第17頁),為何哈佛法學博士馬英九總統率領下的國民黨執政團隊,沒有任何反省檢討?

就中科三期而言,旭能、友達等廠商,於2008131日台北高等法院撤銷其環評審查結論時,均尚未實際動工建廠,他們無視於媒體斗大報導此事,甘冒投資風險,恐怕已非屬善意,而難以主張信賴保護原則。

即使廠商可以主張信賴保護,也是應否國賠的問題。正如最高行政法院所言,縱使國賠,也不應放任違法行政處分就地合法!當然,有了國賠,就該對公務員究責,必要時甚至應對公務員求償。

行政機關果真在乎廠商的投資,應該是謹慎詳實地走完「行政程序」,而非盲目不擇手段地趕完行政程序,導致嗣後被司法判決撤銷,徒然更增廠商投資的不確定風險。

民主的可貴在於法治,法治的精神在三權分立,彼此制衡,避免行政權的專擅、獨大。但現今行政權不斷擴權專擅,已令人憂心;若立法機關又甘願充當行政機關的應聲蟲,台灣的民主,恐將岌岌可危。

台灣與中國哪有什麼「對等、尊嚴、互惠」? 【摘要10.15.2010自由社論】民進黨籍立委管碧玲接獲檢舉指出,縱使在今年六月國共談判ECFA期間,國際組織「社會風險分析協會(SRA)」中國分會的總裁仍寫信給SRA總裁,抗議該組織官方網站將台灣列為國家組織,要求調整。

中國分會總裁還提出三個建議:1.由「中國台灣」代替「台灣」;2.SRA給中國SRA一個官方聲明,確認台灣分會是中國SRA的一部分;3.撤銷台灣的會籍。

另外,九月底、十月初舉行的「美洲熱帶鮪魚委員會」,中國亦要求大會不得讓台灣代表坐於其他國家之間,並禁止使用台灣的國歌、國徽、國旗。

中國從未間斷打壓台灣,馬政府當然不樂於讓人民知道,否則所謂「兩岸關係改善」的論調便站不住腳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