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23日 星期四

浮濫開發 各地工業區逐漸泡沫化

國民黨政績133

【中國時報 社論2010.09.23摘要】中科三、四期開發,以及苗栗大埔徵地引發農民抗爭事件,讓工業區開發浮濫、多頭馬車的問題再次浮上檯面。

審計部統計,全國各類工業園區閒置土地逾二千公頃,近年工業局已停止開發新工業區,但地方政府為了政績,還不斷徵收農地競相開發新的工業區。在缺乏整體管控之下,導致台灣的工業區逐漸泡沫化,將造成難以估計的浪費與破壞。

    中南部工業區閒置狀況,比官方統計數字嚴重。主要原因是,有些廠商在開發之初買下土地,並未真正投資設廠;有些廠商租下土地,由於租金超低廉,廠房放著養蚊子,根本沒有真正開工營運。

    以全國最大的彰濱工業區為例,開發迄今30年,大半土地仍閒置,許多長滿雜草的空地與廢墟般的廠房,背後隱藏某些人謀不臧的故事。雲林離島工業區,除了台塑麥寮之外,其餘三區均停擺,而一千多公頃的新興區,已投下百億元經費填海造陸,目前被迫暫停開發。

    民國85年,工業局在台南開發科技工業區,後來國科會也在台南開發科學工業園區,兩個單位打對台,結果招商成果不如預期,這正是中央部會各行其是的最佳寫照。

更荒謬的是,台南地價比台北便宜許多,由於開發單位長期融資且出售情形不佳,墊高開發成本,台南科技工業區每坪高達七萬元,成為全國最貴工業區,即使今年降價後每坪四萬元,還是高於其他工業區。

    中央到地方,從經濟部工業局到國科會、農委會、環保署,一窩蜂投入工業區的開發,共同吹起工業區的泡沫;此外,各縣市政府在財政困窘下,圈地開發的動作越來越積極。

    進一步分析,各縣市政府爭相投入工業區的開發,背後牽涉龐大政商利益。表面上,工業區可以促進經濟發展,但更重要的是透過區段徵收手段,將農地變工業區、住宅區或商業區,帶來龐大開發利益

消息靈通事先卡位的財團、建商往往獲取最大利潤,地方政府取得重劃土地出售後又可挹注地方財政,如此一石多鳥的政策,何樂不為?

    不過,並非每個人都從這個圈地開發的遊戲中獲利。民國75年,嘉義縣政府規畫設置「中洋子工業區」,當時還在戒嚴時期,多位抗爭的農民被依妨害公務罪移送法辦,有八位地主堅持要討回祖先土地而未領取補償費,後來因提存法院超過十年而被沒收。這樣的悲慘故事,凸顯出政府(國民黨)徵地開發工業區的過程,有許多值得檢討的地方。

    首先,徵收土地的正當性,在於是否完全符合公共利益。如果仍有大批閒置土地,政府還能以開發新的工業區為名義徵收農地,要求農民遠離百年來賴以為生的家園嗎?

    其次,徵收價格以公告現值計,遠低於市價對於被徵收者相對不公平。政府辦理區段徵收,以公告現值徵收便宜農地,變更為工業區、商業區或住宅區之後,土地價格暴漲數倍,但農民即使換回建地,可能只夠蓋一間廁所或小套房,這樣的徵收制度合理嗎?

    第三,多頭馬車的工業區開發體系,已在全國各地吹起工業區泡沫,造成許多閒置與浪費,其中,科學園區作業基金累積負債高達一千二百億元,最後勢必由全民埋單。放任各縣市政府不斷開發新工業區,這是負責任的做法嗎?

    台灣的土地與水資源非常有限,在全球邁向知識經濟的時代,台灣還要如此無限制地開發工業區嗎?誰該為這些開發過度而造成的浪費與破壞負起責任呢?

李鈞震:

1.      各個閒置工業區,絕大部分是國民黨執政時期的產物。用來圖利國民黨籍的政客、立委、黨中常委。歷屆的國民黨黨主席與黨秘書長,當然要負責任,

2.      立法院負有審核預算與監督的職責,工業區開發不當,並且土地徵收不公平,國會60年來一直是最大黨的國民黨的立委,當然要負很大的責任

3.      立法院院長王金平,擔任立委與議長超過30,對於國民黨的爛攤子,沒有及早設法補救,當然是嚴重失職。

4.      號稱「準備好了」的馬英九團隊,應該早已經準備解決工業區浮濫的問題,但是行政效率超級遲緩,當然失職。如果沒有準備好這一部分的問題,當然就屬於詐騙集團的言行。

5.      民進黨一直是最大的在野黨,沒有阻止國民黨政客浮濫開發各地工業區,放任逐漸泡沫化,當然歷屆黨主席也要負責任。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