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27日 星期一

害死服刑病患 北監還扯謊

吳敦義政績215

曾勇夫政績【摘要9.27.2010 蘋果 吳家翔、吳詠平】月前才發生糖尿病患受刑人陳錦一,指控台北監獄未提供必要醫療照護,讓他「單腳入監,無腳出獄」。

現又有家屬控訴北監「罔顧人命」,糖尿病患受刑人許義生,到北監服刑,獄方未按時施打胰島素,造成許義生多重器官衰竭與敗血性休克,入監九天死亡。監察院獲陳情,決定調查。

北監原推說,受刑人未告知病情並要施打胰島素,但當他們出席協調會,看到北監提供的七月六日「新收受刑人疾病管制統計表」,明白記錄許義生為胰島素注射者,質疑獄方未按時施打,也質疑十一日凌晨就醫,醫生為何沒給胰島素後,北監衛生科才坦承疏失

許義生胞妹許靜怡痛批:「北監不斷推托,很不負責,北監的管理也有嚴重疏失!」許家曾求助立委余天,多次與法務部交涉北監才提書面報告,報告卻推說因獄中醫生診斷沒有要給予胰島素,還說死因「與糖尿病應沒有很直接關係」。

許靜怡說,許義生過世,北監一通慰問電話都沒有,令人心寒。監院日前決定派監委錢林慧君與洪德旋調查,錢林說,她一看就覺得有問題。

南監黑牌雜役充斥 〔摘要9.27.2010自由 吳俊鋒〕徐長慶當年被判刑12年,三年前移監台南監獄,昨天上午獲假釋,一出大門馬上爆料。

他指出,依「監獄行刑法」有關「雜役」的遴選規定,獄內工場最多只能有九個雜役,但南監工場竟常多達卅至五十個雜役,除了正規編制的九人外,其他全是「黑牌雜役」,讓曾當過監所管理員的他,都覺得不可思議。

徐長慶指出,「雜役」等於工場的幹部,不必作業,工作較輕鬆,更是收容人與管理員之間的聯繫角色,因許多「疑難雜症」都賴雜役居間幫忙,故收容人常巴結雜役,更積極爭取當雜役,就算是「黑牌」的,也享有「發號施令」的特權

徐長慶曾目睹,一名被判廿年、剛到南監服刑的收容人,竟然也當上雜役;也有收容人通知家人匯錢來,理由是為了要「交朋友」。

徐長慶提到,「黑牌雜役」宛如「地下司令」,收容人有問題,須先向雜役報告,否則會被刁難修理;黑牌雜役享有特權,看淫穢書刊被發現,沒收就沒事;與人吵架,雜役照樣回一般舍房,對方卻送違規舍房。

徐長慶曾買十二顆新電池,獄方透過雜役分發,其中四顆卻已拆封,測試之下電力已耗盡,他向雜役反映,雜役卻硬拗「反正請購的都已發給你了!」還惱羞成怒地回說「不然你找老闆(指管理員)去講!」有些收容人買到的水果,比外面貴,品質也不好,向雜役反映,也是無解,只能敢怒不敢言。

徐長慶表示,工場管理員巧立名目,擴編雜役,以「清掃雜役」來說,竟然還有助理、副助理;監所高層主管巡查時,黑牌雜役就全部「歸建」,跟著收容人作業虛應,等主管一走,又作威作福,欺下瞞上;此外,合作社的整體盈餘,竟成為管理人員的紅利,很不公平。

 

我很不爽【摘要9.27.2010 蘋果】*北市 吳同學 學校過度優待陸生。世新大學有大陸學生所組成的校際系,選課時陸生似乎享有特權,很多本地生反而選不到課,很不公平。

*桃縣 蔡小姐 桃園郵局前的停車格不便民。桃園郵局前的停車格,是給民眾臨時辦事停放,還是郵局的專屬機車停車格?民眾要去辦理文件都沒地方停車。

*北市 beau 大湖公園造型路燈多浪費錢。內湖大湖公園人行道裝設過多造型路燈,向市府單位詢問,依規定路燈間距為何,卻未獲確切回答,令人質疑亂花錢。

北市 孟小姐 宿舍無柵欄學生危險。北市建國南路上的科技大學,校舍高樓層陽台無柵欄,學生安全恐有危險。

*北市 王先生 政鐵快遞紅線停車、佔據騎樓。位在敦煌路的政鐵快遞,時常會在交通尖峰時間在附近下貨,造成路人不便,同時也會在紅線停車和在騎樓堆放貨物,打給1999卻沒有改善。

*北縣 宋先生 史上最牛路燈不修事件。新店市翠峰路6020號的路燈已經損壞許久,向新店市公所養護工程課反映,卻說無法處理。

*北縣 包先生 不滿綠燈通行時間過短。台北縣行政街跟北興路一段的交通號誌,綠燈通行秒數只有28秒,導致老人家無法順利通過。多次向新店市公所反映,都沒改善。

*北縣 葉先生 拖吊場淪為廢棄車輛保管場。新莊市大漢橋下的拖吊場,已成廢棄車輛保管場,無法再停拖吊車輛,現場傳出惡臭,新莊民眾違規被拖吊只好跑到泰山鄉領車,真不便民。

 

警察貪績效 唆使慣竊藏機車 王卓鈞政績【摘要9.27.2010聯合報何祥裕/台北縣】三重分局慈福所員警梁振航賴柏瑞,去年教唆慣竊黃有慶「偷」機車藏起來,讓他們獲得查贓績效。直到黃行竊被捕,供出案情要求放他一馬,全案才曝光;因此輕判兩人兩年及三月徒刑。

警察拉車抓違規 騎士摔倒還遭踹【摘要9.27.2010聯合報張祐齊/台北縣】永和市民代表黃錫麟表示,昨天上午十一時許,北縣新店市民蘇文彬騎機車行經永和市得和路時,未依規定兩段式左轉中正路,遭永和警分局警員許長基、許書豪一前一後將機車拉住,害蘇連人帶車摔倒受傷

黃錫麟說,在機車後方體重達百公斤的警員許書豪,還用腳踹了地上的蘇文彬一腳,並壓制蘇達近三分鐘,最後開了一張六百元罰單離去,實在相當離譜。

警辦案卸責【摘要9.27.2010 蘋果 王勇超】 高市一名鐵工六月底駕駛貨車,前往高縣仁武鄉訪友時,停在路邊的貨車連同車上價值近二十萬元的作業工具都被偷走,他前往高縣仁武分局澄觀派出所報案。

警方卻要他自行去調閱監視器畫面,又嫌畫面中歹徒的車牌不清楚,到現在都沒抓到竊賊,他指控警方辦案不積極,「害我花十多萬元去買貨車及工具!」

被害人林先生向《蘋果》投訴,六月二十九日中午二時許,他的小貨車在仁武鄉一家釣蝦場旁遭竊。報案時警方雖有受理,但當他要求調閱監視器時,警員卻推說監視器壞掉

後來林男發現釣蝦場有監視器,自行調出歹徒作案影像交給警方,警方當時承諾很快就能破案,但至今仍未抓到歹徒。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