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23日 星期四

救災政治 不可過度操作

凡那比橫掃廣東 2930人失蹤 【摘要2010.09.23中廣新聞】    颱風凡那比登陸大陸之後,雖然威力減弱,但大暴雨依然為廣東省帶來重大災害,共有29人死亡,30人失蹤

    凡那比颱風威力減低後變成熱帶性低壓,但依然為廣東部分地區帶來200年一遇的特大暴雨,造成嚴重的山洪災害。     據統計,受災人口多達517千人,倒塌房屋454

八成怪中央 地方呢【摘要9.23.2010聯合報張忠本】凡那比颱風水淹高雄市,陳菊市長說,八成中央要負責。水利署回應,高市沒有中央管理的河川,不是中央的權責。 

去年的莫拉克風災與今年的凡那比風災,都是空前暴雨量造成,天災擋不住,但各級政府都有責任防患未然。

而今陳菊既未檢討高雄市府過去幾年,對防洪排水功能疏失的責任,颱風前又輕忽防災,災後更將責任八成歸中央。一切都是中央,那地方政府是幹甚麼的?

【摘要9.23.2010蘋論】南台灣水災,牽引出對陳菊的究責問題,陳菊反駁稱中央也有責任。這項爭議連結到五都大選,就像花博一樣,單純的問題被政治化、選舉化之後,其本質反而隱諱不明。

花博和新生高,主要的問題在於購買的物材很多貴得離譜,超過市面價格的數倍到數十倍,因而受到合理懷疑有官員涉貪,圖利他人。這其中,當然含有在野黨為選舉而操作的政治動機。

但這正是民主設計的要害處,就是要在野黨的嚴厲監督,有時寧願過度,才能使政治權利不致濫用,以保證政府的透明與守護公民的權益

如果花博有弊市長有責,高雄縣市的水災,其縣市長也有責任,不同的是花博乃人謀不臧,可能有人涉嫌貪瀆;高雄主要是天災。其實那樣的雨量下到哪裡都是災難,包括台北市。

由於生態破壞,全球各地連最先進的歐美國家,都慘遭水患之苦。地方官員的責任只在平時多做治水工作,水災來時減少民眾受災的程度和人數而已,此外就是指揮救災的表現了。

治水,從來就是中國歷代政府最主要的任務之一,雖然再怎麼治水都枉然,但好過完全不理睬。台灣治水規模和難度極大,花費很高,不是地方可以掌握,歷來都是中央政府為主,地方政府為輔

地方政府可做的是下水道的疏濬、河流局部截彎取直、市內堤防的興建、對中央大面積治水政策的配合度、抽水站的設置及機具的準備等。若從這部分究責陳菊,應該比較合情合理。

由此次水災可以發現台灣可貴之處不少:陳菊、楊秋興痛心疾首自願負責、中央馬總統以下第一時間主動投入救災、國軍有效地動員、藍營官員落井下石的不多,都主張救災第一、媒體盡到報導之責有利於對災情的了解。政治操作減少是正確的,否則易引起反感,導致反效果。

此外,台灣出現災害,民眾和輿論都究責政府疏於防範;和中國災難時,輿論全都卯足勁肉麻地歌頌黨中央和解放軍大異其趣。由這些可以看出民主的可貴。

治水預算蓋辦公大樓 借屍還魂 【陳文信、鄭閔聲/中國時報2010.09.23 摘要】    為治理長年水患,「中央政府易淹水地區水患治理計畫」分八年編列1160億元特別預算。水利署第二期特別預算編列2.9億蓋「水情中心」,實際卻要蓋辦公大樓,遭立委抨擊並刪除。

    「特別預算」是根據《預算法》第83條的規定,政府為因應國防緊急設施或戰爭、國家經濟重大變故、重大災變、或不定期或數年一次之重大政事等緊急重大情事,得於總預算外提出之預算,與一般年度預算的用途有顯著區別。

    然而,在第二期治水特別預算中,經濟部水利署在「縣市管區域排水治理」項目裡,編列了一項高達2.9億元的「建置水情中心」建案。該建案其實是水利署轄下第一、二、六河川局的辦公房舍大樓興建案

    立院預算中心的評估報告強調,治水特別預算所有經費均應用在水患治理上,不得移為他用。水利署不從年度公務預算中編列預算,興建河川局的辦公房舍,反而卻利用特別預算,假「建置水情中心」之名,趁機偷渡所需經費,至為不當

監察院的調查報告也曾指出,水利署在治水計畫中不當流用分項計畫經費,導致排擠原定規畫執行項目,影響整體治水成效。

    即便立法、監察兩院的質疑不斷,水利署仍在第三期的特別預算案中,編列了1.5億要建置「區域防洪指揮中心」

花博廁所 缺很大 【單厚之/台北 中國時報2010.09.23摘要】花博總體檢顧問團顧問賴士葆昨表示,根據專家評估,花博展場的廁所無論是數量和密度都不夠,部分展區甚至只有最大需求的一半

    賴士葆表示,花博總天數是171天,預估會有八百萬人參觀,主辦單位參考日本愛知博覽會,以每日143人使用一間廁間,來估算廁所的需求量。占地48公頃的大佳展區,更只有五處、154個廁間,無論是密度和數量都嚴重不足。

 

沒有留言: